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首案】高院裁定:控方須證明恐怖活動罪被告「造成/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


國安法首案,被告唐英傑自去年7月1日遭還柙至今。高等法院今早再提堂,處理控罪元素的問題,即日裁定控方需要就恐怖活動罪證明被告「造成/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不可以單憑被告曾作出條文所列載的恐怖活動就入罪。案件將於6月23日開審,審期預計為15日。 

律政司代表、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在庭上一度爭議,認為只要證明被告組織、策劃、實施、參與實施或者威脅實施條文所列載的恐怖活動,即可構成恐怖活動罪。法官陳嘉信舉例問到如果有人剪斷一單位的電線,是否就足夠入罪;法官彭寶琴亦說,如果蓄意嚴重傷人就構成恐怖活動罪,這恐怖活動罪的範圍也就太廣闊。周天行對於前述提問未能給予答案,陳官一再說明其斷電例子,甚至舉起右手「扮鉸剪」,示意剪斷電線,惟始終未能令周天行正面回應問題。

眾新聞製圖

案發時23歲的唐英傑,於去年7月1日國安法生效首日被捕,被指駕駛插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撞向三名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他今天穿黑色襯衣、深藍色西裝外套、沒有打呔,看來精神依然。

案件今早再度於高等法院提堂,由法官杜麗冰、彭寶琴及陳嘉信審理。今次提堂只處理控罪元素的問題:(一)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是否需要證明有「暴力(violence)」元素;(二)恐怖活動罪,是否需要證明被告有「造成/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

關於第一個爭議點,國安法第20條列明:「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之一的,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即屬犯罪……」。法庭只花了相當少的時間處理這個爭議,因為條文列明「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不過,控方周天行提出,即使涉案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文字本身不足以構成煽動分裂國家,可以從整體情況判斷被告是否有嘗試構成犯罪。彭官表示不能理解。

法庭最後裁定,控方毋需就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證明被告涉暴力元素。

眾新聞製圖

庭上花較多時間在周天行與三位法官就第二個爭議點的討論,即有關恐怖活動罪的控罪元素。周天行認為沒有需要證明「造成/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因為只要證明被告組織、策劃、實施、參與實施或者威脅實施條文所列載的5種活動之一,即等同「造成或者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陳官反問,如果只需證明其行為屬於條文所列載的活動,為何要寫出來?周天行表示,是為了指出恐怖活動的性質。

周天行的解釋顯然不為法官所接納,彭官舉例問,如果一個人蓄意嚴重傷人,符合條文列載的活動之一「針對人的嚴重暴力」,是否入罪。周天行稱要視乎其他控罪元素是否滿足,包括脅迫中央人民政府等。彭官認為周沒有回應提問,續道:「嚴重傷害他人如何入罪?如果成立,所有傷人者都觸犯國安法第24條。」

陳官亦都續指,第24(3)條沒有列明破壞的程度,因此應該要證明其破壞程度達到「嚴重社會危害」方能入罪,不明白控方為何認為毋需證明。陳官舉例說,如果周天行說法成立,拿走個燈泡、切斷一個單位的電源都是恐怖活動。周又重覆,要有脅迫中央人民政府等元素。

這連番對話,法官與周天行均須雙語並用,說到「造成或者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時用廣東話,前後則繼續用英語。但幾番往來之後,法官並未得到滿意答案,不諳廣東話的法官杜麗冰這時向周天行表示,法庭現在是想釐清國安法條文「合情理的含意」(sensible meaning)。

然而,周天行沒有帶出新論點,而是將問題重點轉移。譬如陳官使出「鉸剪手」帶出剪斷電線的例子,要求周天行說明這是否入罪。周則說,國安法要求「組織、策劃、實施、參與實施……」陳官隨即道:剪電線不就是「實施」麼?另一頭的彭官這時摘下眼鏡望向陳官,有點沒好氣。

最後,周天行搬出國安法大原則(general principle),即第一條所寫的「防範、制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以圖說服法庭恐怖活動罪毋須證明「造成或者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結果不為法庭所接納,三位法官退庭商議25分鐘後,裁定控方有需要證明。

討論過程中,法官與周天行還就「脅迫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或者國際組織或者威嚇公眾以圖實現政治主張」一句展開爭議。周天行經常強調要有脅迫中央政府、香港政府的元素,法官則提醒他不一定,「威嚇公眾」也可以,因為其連接詞為「或者」。周天行未有改口,說了好幾次都引來法官糾正,甚至其中一次周天行正說著,三個法官齊聲道:「OR!」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