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牆內外的人系列二】政界有真朋友 情誼不因石牆分隔  劉頴匡與八兄弟


中國近代文學家魯迅曾經寫過「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但現時正被控違反國安法下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劉頴匡,卻足足有八位知己,這群人不僅是他的讀書時玩伴,也是他的戰友。去年6月19日,劉頴匡宣佈聯同8位沙田區議員李志宏、趙柱幫、黃學禮、陳運通、廖栢康、石威廉、盧德明、黃浩鋒組成「劉頴匡團隊合組名單」,出戰民主派舉辦的新界東初選,最終他們獲得26,216票,僅次於「新東票后」何桂藍400票。本來離議會之路只距一步,沒料1月6日清晨發生大搜捕,讓劉的議會夢粉碎,現時更被還柙超過60天。

訪問當日,8名劉頴匡的戰友中有7名出席,只欠廣康區議員廖柏康未能出席。他們已經很久未試過齊人相聚把酒聊天,特別在劉頴匡入獄後,以往通宵達旦吹水、飲酒、玩樂的片段也越來越少。

8名沙田區議員聚首一堂。後排左起:盧德明、曾杰、黃學禮、陳運通、趙柱幫、石威廉,前排左起;李志宏、黃浩鋒     周滿鏗攝

除了女友Emilia   還有他們。。。 

舉杯過後,黃學禮首先道出他與劉頴匡的「感情線」,他們認識的時間最久,因同是中大同學,2014年因理念相近走在一起,及後更共同推廣「中大本土學社」,「其實我同劉頴匡識咗差唔多七、八年。我對佢嘅第一印象就係,佢嘅思辯能力好高,轉數好快,智商明顯高過我,佢拔尖入中大㗎嘛。」

他指劉頴匡在大學時已對政治很有打算,甚至一早已規劃好進入立法會的路線圖,一直想當立法會議員。黃學禮指劉的頭腦非常清晰及聰明,「基本上你見佢很多時候接受訪問、上電視發表講話、即場演說,個個人都以為佢有準備稿,其實佢係無嘅,他可能只係演講前五分鐘,先諗吓之後講啲咩,就可以上台一講就講半個鐘頭,他嘅能力真係好強,天生就係一個政治人。」

趙柱幫接着表示自己是在雨傘運動後才認識劉頴匡,當時他們二人都是沙田區議員丘文俊的議員助理,也是當時新民主同盟的黨員。他慨嘆,當年原本打算由劉頴匡出選他現時的選區博康邨,但因為劉頴匡當時主張中大學生會退出學聯,故與時任新民主同盟的召集人范國威立場出現分歧,所以劉頴匡就被范國威踢出新同盟,趙柱幫因劉頴匡的離去,隨之成為了新同盟的社區主任,更接手了博康邨的選區,年尾成功當選。

「由落區短短兩年就成功當選,其實當中唔多唔少都係劉頴匡嘅功勞,因為佢之前已經係博康邨做咗一啲地區工作。所以係區議會嘅議席上,一直都覺得自己有負於佢,直到去年嘅初選,我諗都無諗就應承佢排隊助選,而我哋嘅團隊亦係初選中勝出,係新東排第二,我覺得自己對他嘅恩情,已經還咗俾他。」

劉頴匡團隊齊人擺街站,為民主派的新東初選拉票。    黃學禮Facebook圖片

趙柱幫指出,由2019年起,劉頴匡就不斷舉辦集會,不同的罪名開始加諸在他的身上,但劉一直堅持,要為政治理念和香港獻身,寧願失去自由,也不會選擇離開。趙苦笑道:「劉頴匡一直係從政路上嘅際遇真係比較差,呢樣並唔關乎佢能力,他係非常有能力,絕對可勝任立法會議員。

「但佢由2015年退出新民主同盟、參加補選被DQ、參加初選就因為排頭位而被控違反國安法還柙中,可以睇到佢嘅際遇有幾差啦。」趙柱幫指劉頴匡是他們的先行者,其實也是他們的縮影,因為他們並不能排除未來會否因為初選一事被國安拘捕,「一早有晒心理準備。」

李志宏則透露自己是經由黃學禮,在2015年的區選中認識劉頴匡,當時他們二人都協助黃學禮參選,他又笑說他們彼此之間的感情很好,更一起共過患難,「我哋曾經都一齊瞓過係大圍村,係一個爆過屎渠嘅地方休息過添,哈哈....」。他坦言從來都沒有想過香港的情況會去到如此惡劣,參加初選都會被控告,還要是「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他指劉當時已經被控告7.1立會暴動罪等罪名,但仍然選擇參選,「佢話過就算我而家被控告緊,但我仍然有呢個身位同能力去搞集會、搞遊行,所以就去做,呢一點我係非常佩服佢。」劉頴匡在過去兩年曾籌辦過G20各國領事館請願行動、籌辦九龍區遊行、籌辦遮打花園集會、籌辦香港加泰人權自由集會、籌辦觀塘區遊行以及「天下制裁」遮打集會等。

而黃浩鋒及石威廉同樣在黃學禮當選沙田區議員後,一同認識了劉頴匡,及後更協助劉頴匡籌備參與2018年的新東補選,填補梁仲恆被DQ的空缺,但最終被選舉主任裁定他的參選提名無效。石威廉透露他們三人曾與其他朋友一起在沙田第一城合租一單位,朝夕相對,「劉頴匡係我嘅上格床,我同佢就同房嘅,我哋除咗討論社會議題外,都好鍾意足球,一齊睇波、睇英超、睇歐聯、打Fifa。」

盧德明坦言自己與劉頴匡交情不算深,但因為在反送中運動時見到他作為民間集會團隊召集人,呈現出是一名很有承擔及有抱負的人,所以當劉頴匡希望得到他協助時,他亦一口答應了。

劉頴匡、黃學禮(左二)及黃浩鋒(左三)早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便認識。   黃學禮Facebook圖片

大家逐一發言後,眾人目光投向一臉靦腆的陳運通身上,他是在場唯一的政治素人,而且與劉頴匡相識的時間最短,但他們之間友情絕對不比其他人少,甚至在劉頴匡1月被國安拘捕前,幾乎天天相見,珍惜相聚每一刻。他憶述劉頴匡去年11月做了同區議員助理,放工就會一齊開檯玩桌遊,大半年來常常到他的議辦和一班街坊相聚,所以這區的街坊都很喜歡劉頴匡,而陳運通本身亦很欣賞他,「我同阿匡建立得最深嘅關係一定係建基於一齊玩Board Game,可能一玩就通宵達旦,所以我同劉頴匡已經唔係一夜情了,係經歷咗好多晚,一齊玩、一齊吹水、講吓政治、講吓佢嘅抱負,關係就如親人一樣。」。

陳運通亦同意盧德明所說,「承擔就肯定係佢最大優點,當時佢係2019年舉辦過咁多場集會,申請過咁多次不反對通知書,但當時搞集會其實係有風險嘅,佢都夠膽願意挺身而出。」陳運通不假思索地說。黃浩鋒亦舉例指,民間集會團隊什麼事情也舉辦,包括聲援加泰隆尼亞,當時有不少人潑冷水,指可能會得罪歐盟等問題,但是劉頴匡都繼續入紙申請,因為劉認為,兩地民眾同樣面對極權、暴政和警暴,而加泰隆尼亞人亦有聲援香港,因此港人亦有義務表態支持對方。

在旁的盧德明低着頭慨嘆地說:「之後應該好難有人可以做到佢以前做到嘅事,因為法例都夾到好實,連818都要坐監,個時勢唔同晒了,好難再做到類似嘅事情。」他直言現時香港的時勢在各方面也箝制了很多,不論在集會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故相信很難再有人如劉頴匡般願意挺身而出,他認為劉當時所做的事情是非常勇敢,相信往後的日子都會有人記得他做過的事。 

劉頴匡團隊在去年6月26日宣佈參與民主派新界東的初選。   劉頴匡Facebook圖片

友人眼中的劉頴匡

長橢圓形臉、整齊的斜瀏海、戴着黑框眼鏡、常身穿恤衫的劉頴匡,在公眾及傳媒鏡頭前總是一本正經、義正辭嚴地進行演說,在別人眼中好像是一個非常喜歡說話的人,但黃學禮則透露劉頴匡其實是一個非常安靜的人,「平常同佢相處,他都係比較安靜,其實佢好鍾意寫字,佢有時會拎出一張白紙,不斷寫、不斷寫,啲字體又寫得好靚,有時佢鬧緊某個人,亦會係紙上面不斷寫佢個名,好過癮!」,他又指中文系出身的劉頴匡寫得一手好字,他們各人的區議員辦事處都收藏了很多劉的墨寶,包括書法及揮春,又力讚「呢個時代有年輕人書法造詣咁高,真係比較罕見。」。

與劉頴匡在Board Game中「定情」的陳運通,則認為劉是一個極度認真、一絲不苛的人,「佢只要鍾意一件事,就會非常認真對待,並唔係純粹娛樂,而係會去鑽研。佢好鍾意玩Board Game,係因為佢好欣賞當中嘅機制、美術,佢認為Board Game係一種藝術。他會溫習規則書,然後成個故事背景讀一次俾我哋聽,因為每一次佢都係好認真,所以甚至有啲Board Game,可能講解都要成兩、三個鍾頭,他真係會通宵讀完嗰本規則書,然後返嚟教我哋。」他又笑指因為劉玩的時候非常投入,所以經常在玩的過程與大家發生爭執,更會鬧得面紅耳熱,但遊戲過後待此又不會生氣。

陳運通(右二)指是劉頴匡將他拉「入坑」,不知不覺地便一齊迷上了Board Game。資料圖片

 石威廉點頭表示同意,「我哋呢班人其實都經常講笑,但又唔會好小氣,大家講笑嗰陣係可以去到好盡。」他認為劉其實也是一個充滿幽默感的人,思維亦非常跳脫,而且有着不同的喜好,「佢鍾意天文,鍾意對天氣作出預測,好記得佢曾經講過,雖然佢係文科出身,但一樣對天文地理好有興趣,但就因為佢唔係讀理科,所以入唔到天文台做嘢;我哋平時都會一齊去踢波,但其實佢並唔擅長做運動,成日都覺得佢跑步嘅時候有少少手腳不協調,但佢踢中堅嗰陣又可以『標吓標吓』就截咗人哋個波,真係估佢唔到㗎喎!」。

雖然個個都對劉頴匡讚不絕口,其實也做過不少啼笑皆非的搞笑事,例如有一年劉頴匡曾意外弄到整間房間陷入水浸,又笑指劉是地獄廚神,煎餃子卻險弄至全屋著火,黃浩鋒邊笑邊說:「我覺得呢個一定要講!話說嗰陣我同李志宏、劉頴匡以及一名室友同住,我同室友正在玩Pubg(射擊遊戲),突然間聞到好大陣燶味,出去望一望,見到無啦啦好大煙,然後見到劉頴匡係廚房雞咁腳走出嚟,哈哈。原來佢想煎餃子,然後燒到個鍋好紅,紅到一倒油同啲餃子落去,啲火就即刻全部彈起,彈起嘅火甚至燒着咗啲嘢,佢自理能力其實係麻麻,哈哈!」。

劉頴匡非常窮困,銀行戶口結餘只有不足10元,更笑稱他現時在獄中還富有過在外面,石威廉則指他並不是因為平常很揮霍、不求上進,弄得自己身無分文,而是因為他對金錢完全沒有渴求,只要足夠他基本生活就可以了,「他曾經講過一段時間過完補選後,曾經諗過離開呢個圈子,反正都無嘢好做,佢都係搵份馬會電話投注員,負責英文嘅,但其實以佢嘅能力,就算要離開呢個圈子,佢都有能力去搵一份更好嘅工返囉。」。

黃浩鋒指劉頴匡雖然口講很多次希望離開政治的圈子,但他卻總是離不開,「佢已經講過好多次唔想再從政嘅,由黃學禮選區議會之前已經諗過唔做,因為當時佢被新同盟踢咗出嚟;後尾2016年參加補選,被DQ之後又諗過不做,因為覺得自己咩都做唔到;但之後佢個心都係囉囉攣咁,去到2019年場運動,佢就即刻覺得要返嚟喇,其實佢由始至終個心都係離唔開從政。」諷刺的是劉頴匡現實中從沒能夠晉身議會。2018年新東補選,劉頴匡被指支持港獨而被DQ;去年民主派初選他在新界東獲得26,216票,僅次「票后」何桂藍400票,現時卻因為參加初選而被控違反國安法下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身陷囹圄。

習慣每天向大家講早晨 獄中不忘安慰牆外人

劉頴匡被要求在2月28日到旺角警署提早報到時,到場送別的陳運通哭成淚人。   資料圖片

陳運通憶述當他知道劉頴匡需要提早報到,他已有不好的預感知道只剩下一兩日可相見,他和友人們就即刻找了一位日式師傅,為劉頴匡安排食他最愛的Omakase(廚所發辦),陪伴他吃喝玩樂,希望好珍惜和他相聚的最後時光。他亦眼泛淚光地表示,直到現時他們都是很想念劉頴匡,每一日都會提起他。

他又提到劉頴匡有一個習慣,就是在每一個早上都會在Whatsapp群組中,打一個「早」字,同大家講早晨。

我哋其實都問過他,點解要講早晨呢,咁乖仔,因為我哋都唔會咁樣做,而他嘅意思就係,佢希望自己仲有機會講早晨,因為唔知道幾時國安上門,佢就再無機會講。而佢呢個習慣亦影響到我哋,直到今日,我哋每一朝都會係群組入面同大家講早晨。

他們現時會根據Emilia定時發放的一個探訪名單,爭相報名探訪劉頴匡,因為現時劉頴匡還是還柙,可獲親友每天探訪1次,限時15分鐘,每次不得超過2名探訪者;但假若劉頴匡日後被正式定罪,親友探訪次數將被大幅縮減至每月2次,每次限時30分鐘,每次不得超過3名探訪者,家人可向懲教署申請額外每月2次探訪,但亦不及現時可每天見面,所以他們特別珍惜這段還柙期時間。

其實每一次我哋去探佢,都係睇住佢同Emilia耍花槍,或者聽吓佢講入面嘅生活,講吓佢係裡面嘅逸事,探訪完結時,我哋都會隔着兩個空間,隔空Give me five、隔空擁抱。

李志宏接着說,除了劉頴匡之外,被捕的47人當中有不少都是他的朋友,他們被捕初期,是他最難捱的一段時間,「身邊平時陪你食飯、飲酒,突然入咗去就出唔返嚟,嗰段時期真係好難捱,好難去渡過,以及嗰種空虛感同無力感非常重,亦突然覺得自己好似做唔到任何嘢。」

他相信這段時期很多人和他一樣,感到很灰、很絕望,反而是身陷囹圄的47人調過頭來鼓勵外面的人。他指劉頴匡在探訪會面時無直接安慰過他,但他知道劉透過其他兄弟,叫他們照顧他,「因為佢知道我嗰段時間情緒唔係太好,係比較低落,好多謝阿匡係裡面都吩咐班兄弟睇住我,俾咗我好大嘅鼓勵。」。

劉頴匡於去年已身負多宗案件,所以團隊成員早已珍惜與他相聚的每一次。趙柱幫Facebook圖片

不要把他遺忘

趙柱幫提到,劉頴匡現時很努力適應獄中生活,很樂觀、堅強地面對這種失去自由被壓迫的日子,作為同路人,趙說更加要去學習他的堅強,「其實我哋在座咁多位區議員,未來都要同樣面對,因為其實由1月6日初選嘅大抓捕開始,我哋作為排隊嘅候選人,都可能會面對被指違國安法、被國安上門拘捕等等,同47人面對同樣嘅命運,佢哋只不過係我哋嘅先行者。」他又憶述日前探訪劉時,被他揶揄道「遲啲唔使嚟探我啦,反正遲早都係入面見。」不過他仍然很珍惜探訪他的時間,因為劉總是很願意分享獄中的生活,例如他發現了懲教署有什麼問題,然後他便會指出來預告給他們這班「準囚友」知,未來大家要一起還柙的時候,有什麼需要適應,讓他們能提早預備。

趙亦特別提到,劉頴匡經常怕他的朋友及香港社會把他遺忘,「因為佢其實只係失去自由啫,但人仍然係香港,仍然係大家心目中一名搞過好多場集會嘅領袖,或者我哋呢個團隊嘅一個代表,所以香港人對佢持續嘅關心同關注,對佢嚟講係非常緊要。」黃學禮亦補充指,「香港人向來三分鐘熱度,雖然而家佢俾人拉咗,社會大眾仍然關心他,國安法究竟可以監禁佢係裡面幾耐呢?無人知道,甚至不能排除成世都會被留係裡面。過多三五七年,香港人仲可唔可能保持到而家嘅關注熱度呢?都係無人知道,只希望香港人真係唔好忘記咗佢,佢嘅犧牲真係好大。」。

黃學禮笑說,他不能預計香港人會否忘記劉頴匡,但他肯定懲教會忘記,因上次探訪時,發現劉頴匡囚衣上的名字仍然是寫錯,還柙超過60天,仍然將劉頴匡的「頴」寫錯成「穎」,他笑稱「所以我想講,劉頴匡根本就係冤枉,根本就唔係同一個人,簡直係全香港最大嘅冤獄!」 

政界沒有真朋友嗎?

碰杯聲不絕,喋喋不休的笑聲,久違的團隊聚會,彷彿沒有發生過事似的,只是聚會中沒有了劉頴匡的身影。

有人說過在政界中真朋友難求,他們可能就是政界中的少數。他們異口同聲地表示政界是可以有真朋友,只是非常罕有,因為好少政客會像他們一樣經常走在一起成為知己好友,石威廉隨後更突然說:「其實我哋係清泉。」在旁的趙柱幫立刻打斷他說:「清泉唔係自己讚自己㗎大佬」,所有人大笑然後默契地舉起檯面的玻璃杯齊齊碰杯。

促膝把酒傾通宵,便是這班年青區議員的最愛活動。曾港深攝

石威廉及後咳了兩聲,清清嗓子後認真地道:「我哋呢班人真係交個心出嚟,無咩政治計算,無人會爭上位,做人都比較真誠,直腸直肚;我哋性格唔會收收埋埋,個個都係咁,每個人都睇到對方係乜嘢人,大家嘅理念同信任就係咁先建立到,並唔係為咗一啲利益,或者要得到一啲嘢先同你做朋友;我哋全部人都好鍾意交流,而且我哋都有理想,有想做到嘅事,所以先聚埋一齊,我相信對比起某啲派別同政黨,可能會有啲分別囉。」黃浩鋒亦補充,當時不少區及政黨內部都有出現競爭出選的現象,但他們這個團隊從來都不會爭,反而是互相推對方出選。

劉頴匡團隊中,不少曾加入過傳統政黨,例如趙柱幫、盧德明及劉頴匡自己就曾經是新民主同盟的成員;李志宏及黃浩鋒則曾加入民主黨。後來他們走在一起,趙柱幫指全因政治理念相同,而不是有任何政治利益,彼此之間從來都沒有任何政治條件,亦毋須任何承諾,「大家一齊去打好呢場選戰,係出於真誠嘅友情及信任,因為我哋覺得要撇除金錢、利益,這樣的關係才會恆久,唔會因財失義。」

政治沒有為他們帶來豐厚利益,卻發展出一段深厚友誼。他們慨嘆現時香港的政治制度並不容許從政者有足夠話語權,加上現時政權對從政者的壓迫,根本做不到任何事,作為這一代新從政者他們共同呼籲下一代:

如果有志從政嘅人,就千祈唔好行呢條路,我哋就係一個人辦,回頭是岸啊!

七位劉頴匡團隊成員自拍留念。受訪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