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們是幾等公民?


看到新聞,無民主派議員的抗衡,立法會僅在2票反對下大比數通過入境修訂條例,賦予入境處長可限制任何人出入境香港的權力。與朋友電話聊到此事,不禁悲嘆,香港人的自由又喪失了一項!

恰好此時有消息報導說,今年香港出現新一波移民潮,最多將有一萬五千個家庭移民英國。而此消息還未提到移民美加、澳洲、新西蘭和台灣的人數。2月份政府統計處發表的人口統計數字稱,去年已有近5萬人移民海外,香港人口比前年減少0.6%。按香港目前政局的發展,移民人數還會繼續增加。

自抗日戰爭勝利,香港光復以來,香港人口一直節節上升,並出現多次中國大陸同胞南來香港的大規模移民和逃港潮。香港人口直到80年代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前都是只進不出,只增不減。但因中英聯合聲明簽署,香港主權97移交大局已定後,香港人對前途感到畏懼才引發了首次移民潮。

香港這兩波移民潮都是源於政治因素,是政治移民,而非經濟移民,但兩波移民潮還是有一些不同。97之前的第一波移民年齡偏大,由於對97後的未知前景感到畏懼而忍痛離鄉別井。而第二波移民則以年輕人為主,是97之後長大,甚至出生的年輕一代。如果說第一波移民是出於一種對自由可能喪失的想像中的恐懼,而現在的第二波則是出自當下失去自由的切身痛苦感受。

台灣作家柏楊曾說,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祖國。香港這新一波的移民潮,就是香港年輕人奔向自由的用腳投票,是香港人演出的新版出埃及記。

港澳辦和中聯辦針對這第二波移民潮發表聲明,譏諷移民英國的港人是去當「二等公民」。對「二等公民」之說,我一直很不以為然。移居異鄉,生活從頭開始,當然會困難重重,但只要這個國家是民主自由國家,即或是新移民,一樣享有國人同樣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不怕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入籍後成為國民,即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政治權利。只要是公民,所有公民享有的權利都一樣,所謂「二等」,從何說起?

人的際遇可能不同,但現代民主國家,在法治面前人人平等。會將公民權利分成等級,恐怕只能出自習慣於將政治權利分為三六九等,人死後都要按級別下葬的極權社會既得利益者自已的陰暗心理,是以極權國家小人之心來度講人權的君子國之腹。

所謂公民,維基百科上的解釋說,是在一個國家或政治實體中,享有憲法和其他法律規定的權利並履行義務的人。能享有權利並履行義務者,就是公民,但如果在某國,某地,人民無法擁有憲法或基本法賦予的權利,則無所謂公民。

比如當下的香港,170萬人的和平集會,為首的參加者會判重刑一年半,人民集會遊行權利受到威脅;民主國家選舉通行的一種民主程序初選會被上綱上線為「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組織和參加初選者被一網打盡,關入鐵牢;記者調查公共事件,會被判罪罰款,新聞自由受到打壓;發表政治言論會隨時觸犯國安法而惹禍;更甚者是越俎代庖制定香港選舉制度修訂條例,把港人本來就有限的民主選舉成份完全淘汰一空,變成完全受控的選舉,港人的參選權被剝奪,選舉權則名存實亡。港人原本享有的自由和權利正在一項接一項的喪失。

美國總統羅斯福論述的「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和免於恐懼的自由。網絡照片

第二次世界大戰,法西斯極權主義威脅全球之時,美國總統羅斯福發表了四大自由演講,宣稱全世界人民都應該享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和免於恐懼的自由。這四大自由,香港現在還所剩多少?

我不知此時,香港人到底是否還算是公民?或是第幾等公民?或只不過是傳統皇權制度下的臣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