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行人篇(二):衙門太多管控失效


旺角行人專區因為管理不善,對商鋪和居民做成嚴重滋擾,最終被關閉。

行人的規劃和管理相當頭痛,2018年8月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關閉,爭議很大。這行人區把平日人車爭路的購物街畀曬行人,玩個飽。2000年開始,小販、街頭賣藝賣唱的人、政治人、各式其式,叫賣、唱歌、跳舞、演講、雜耍、西洋菜街變成一個大樂園,散發無比活力,人聲鼎沸加上時有爭位擺檔,沿街店鋪及樓上住戶不勝其煩其擾,投訴議員及官府。2014年,在議員和官府合力下,行人專用區開放時間收窄至星期六和假日一段短時間,2018年,最終還是逃不過封閉的命運。旺角行人街造就了街頭文化和街頭藝人,如「旺角羅文」、「旺角John Lennon」、「香港狼人」、Wally、Pedro等等,有本土、也有鬼佬。這些「巨星」,各有「粉絲」,失去了旺巿的聚腳點,感到無比失落和唏噓。旺角行人專區的失敗窒息了行人專區的發展,叫停了釋放道路做公共空間的勢頭。倡議街道文化的民間組織紛紛要求當局檢討,只要加強管理,可重設行人專用區。民間智囊組織「思匯」在2021年4月26日發表了一份《動感街道管理:香港街頭表演政策》的報告(下圖),建議訂立街頭活動表演條例,規管街頭表演活動,並讓非牟利團體參與管理,制定自願守則。

行人規劃和管理失效導致行人區挫敗,民眾損失了發揮創意的空間,損失了生氣勃勃及可培育表演文化的註點,破損了官府聲稱致力建立的活力香港。民眾著急,籌謀獻計,管控行人區的瑕疵,防治惡霸,減低聲浪。官府則是我行我素,你急我唔急,反正群眾聚集是當前官府的禁忌。不過,港府最終要權衡如何建設自己聲稱的「活力香港」「可持續發展都會」「宜居城巿」

 
行人規劃和管理失效根本原因是官府追不上形勢,無劃一政策,無統籌部門。現時負責的衙門太多,各自為政,各自謀求自己的衡功量值,不願為民眾福祉而多行一步。規劃署或運輸署負責規劃行人設施,食物環境衛生署、警務處、環保署負責管理,情況就如「三個和尚冇水食」,不是你推我讓,就是我做我的,你做你的,毫無協調,最終事事做不好,搞不成。規劃署是理想主義者,她的使命是「使香港成為更美好的安居樂業的地方」,她負責制訂可持續發展策略和計劃,當然為民眾提供越多活動空間越好,鼓吹宜居城市,鼓勵街頭文化,但無權無責落實概念,往往止於圖像美景。運輸署的使命是促進車流人流,不會容許街道阻礙人流車流的活動,甚至不會容忍阻礙視線的街頭擺置。所謂街頭藝術,只會令司機分神,增加交通意外!2017年特首施政報告交給運輸署的任務是打造「行得醒」、「行得通」、「行得爽」、「行得妥」的行人友善環境。運輸署的目標是要行人流動,提供快而準的資訊,有瓦遮頭而無障阻的走廊。運輸署自從2000年推動行人專用區計劃,包括銅鑼灣、中環、灣仔、旺角、尖沙咀、佐敦、深水埗、赤柱及石湖墟。實施行人專用區的大前題是:不得造成嚴重交通問題。運輸署比規劃署的權大一些,不會止於圖像,可以落設定路標路牌,規範人流車流,人或車不跟指示會犯法。但犯法不一定被捉到,被檢控。運輸署也和規劃署一樣,無權無責去執法。執法就得勞駕警方、食環署和環保署的官員。這些衙門會樂意調動自己的人手為他人作嫁衣裳嗎?民眾的感覺不到有人執法,遑論協調行人專用區內的空間使用和活動。最有權有責協調民眾活動的當然是每區的民政專員,不過在專員的衡功量值表上,好像沒有給這項工作打分。作為地區管理委員會主席的民政專員們,不見在銅鑼灣、中環、灣仔、旺角、尖沙咀、佐敦、深水埗、赤柱及石湖墟的行人專用區有任何角色。那麼,負責協調各衙門工作的最終話事人就是政務司長,政務司長當然認為這些是芝麻小事,他不會像前特首認為民生無小事,對旺角行人專用區封閉也好,開放也好,從來不聞不問,民眾就是沒有見過他的影踪。
 
行人規劃和管理要能大幅改善,官府要能說到做到,不要讓民眾失落官府承諾了的活力、宜居及可持續發展都會,港府必需改弦易轍,想民眾所想,急民眾所急,把眾多衙門收歸為一,提供一條龍服務,把行人規劃和管理一以貫之。香港不是完全沒有成功的例子,半山行人電梯就是由規劃到維修管理一個套餐,運作三十多年,從沒有發生不愉快事件。或許半行行人電梯並不是人們樂見的例子,因為管得太死,除了行,甚麼都不准。不過,從開始規劃行人專用區或行人設施,就要一籃子考慮營運時的管控維修,就是成功不可或缺的原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