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浙江義烏商戶被指涉詐騙 銀行戶口遭凍結 消息指凍結金額達至10億元


「因為你的卡涉嫌電信詐騙了,我們(查到)涉案賬戶的錢進你的賬戶了,你要麼把錢拿過來,不然我們把你賬戶給凍了。」浙江義烏商貿城不少商戶,他們的銀行賬戶在去年起突然不能使用,銀行告知他們賬戶遭各地公安局凍結。

做燈籠批發的張女士是其中一名受影響的商戶,公安跟她說賬戶內一筆10萬元金額涉嫌洗黑錢得來,她堅稱自己無辜,款項是來自越南客人的匯款。同樣在商貿城做圍巾出口生意的林女士,她持有的6張銀行卡於去年年中陸續被凍結,涉及金額超過50萬元。她抱怨資金凍結加上疫情,導致貿易生意雪上加霜:「這樣子把我們資金凍結,我們肯定是要做生意的錢要流動,肯定(資金)很緊張,加上去年疫情對吧,本來(生意)就不好。」

事件起因源於內地去年10月為打擊電信詐騙而展開「斷卡行動」,調查銀行賬戶的可疑款項。不少商貿城的東南亞及中東客戶,都會選擇地下錢莊匯款,成為犯罪集團洗黑錢的漏洞,因此亦受斷卡行動波及。內地媒體報道,單是去年,義烏市被查封過的銀行賬戶數目就超過1萬戶,被凍結的資金超過10億元,比2019年至少翻了一倍。隨著當局的斷卡行動,商戶銀行賬戶被凍結情況愈揭愈多,凡是做外貿生意都幾乎無一倖免,包括浙江寧波、溫州、廣州等地的商戶。

商戶:援助中心作用不大

面對商戶叫苦連天,浙江義烏去年11月成立銀行凍結援助中心,林女士說自己已經到中心求助,可惜作用不大:「就是叫我們遞交資料而已,(中心)他說等案子調查清楚,銀行打電話給我們解凍。」

浙江義烏去年成立的銀行凍結援助中心。新京報

對於網上流傳三種解凍方法,除了等待調查結果,或者讓法院判決在銀行卡扣除涉案金額外,大部分商戶都選擇第三種,直接退款給「受害人」以縮短解凍時間,林女士說不會跟從:「我們這個錢是合法的收益,憑甚麼退呀,我的是國外合法匯款給我呀,就是貨款,又不是甚麼(黑)錢。」為了減少損失,她說現在唯有要求客人,不要再透過地下錢莊匯款。


我很需要這筆錢,全部身當都在裡面。逃過了疫情,卻沒逃過這個凍卡。

由於不少商戶都是被異地公安下令凍結,有人選擇親赴當地了解情況,但過程並不順利。做電子零件批發生意7年的李小姐,銀行賬戶去年12月被河南洛陽公安局凍結,身處南京的她決定親赴當地公安局求助,不過得不到更多資料:「只告訴我這筆錢涉嫌電信詐騙,被凍結,都是口頭轉述給我的,沒有告訴我是哪一個案件,是哪個受害人被騙呀,我覺得這個好像是他們一面之詞,具體情況是怎麼樣子我並不知道。」

各地公安處理手法各異

她又憶述公安說法前後不一,自己出發前獲通知是兩筆資金涉嫌電信詐騙,分別是12.1萬元及7.9萬元的。當她到埗後,公安則通知她只有一筆7.9萬元的款項涉案:「我覺得很奇怪,當然聽到只有7.9萬的時候,還是放鬆了很多。」令她更感奇怪的是,部分商戶甚至出現同時被幾個地方的公安多重凍結:「有些未到半年(凍結期),發現又被其他地方凍結了,或者說又被原來的那間公安繼續凍結。我們都想不通,為甚麼一筆錢能夠被幾個地方凍結。」

在離開洛陽後,李小姐部分資金獲解凍,她形容自己是少數:「我真的是算裡面很幸運的啦,像我加的幾個群裡面,應該有1000多個人,像我這樣能解凍一部分的,大概只有1至2個吧,我是其中之一。能不能部分解凍,真的就看辦案警官的態度,大部分遇到的都是不太好溝通的,有些是明裡暗裡跟你要錢。」

亦有商戶說收到公安提供賬戶要求匯款:「(江西公安)他跟我說,讓我打(款)到指定的賬戶上。我為甚麼當時沒有去,當時真的很缺錢,就是疫情的時候嘛,我問過另外那個熟悉的警官,就是我們本地的,他說這個不可信,你也不知道他們提供的賬號,是不是他們派出所的,公安的賬戶,他說有一點冒險,萬一你打過去賬戶還是沒有解凍。」

即使奔走於信訪局、銀行凍結援助中心、各地公安局,他們的賬戶仍然未獲解凍,無計可施之下,商戶目前只能等待當局調查。有商戶透露他們在群組內都會慎言,曾經有到場採訪的記者被當局發現並且帶走。

上月中網上流傳一份義烏公安局給全國公安機關的信件,說義烏商戶對收取貨款渠道沒有主導權,但就因失去流動資金而瀕臨破產,為了促進義烏發展,呼籲各機關不要強制要求商戶退錢,在支持打擊非法洗黑錢的同時,都要留意過度執法的情況。

學者倡建第三方的金融結算平台

對於公安被質疑是過度執法,經濟學者石述思認為公安部門當務之急,是要提高執法及解凍效率:「執法最簡單的方式,不是給你全部凍掉嗎,是最簡單的,但是對具體商戶來說,他們(財產)都是身家性命,具體操作、在執法過程中,我覺得我們人民公安人民愛,應該本著從保護中小企業的角度,多做一些在執法過程中的制度考量,畢竟現在殃及無辜的數量比較多了。」

他認為長遠要有第三方的金融結算平台來提供服務:「我們金融服務,海關也好,銀行也好,在結算過程中它的重點服務對象都是大中型客戶,中小企業誰提供這樣金融(服務),尤其是結算上的金融服務,也是存在缺失了。但是如果我們有了第三方服務機制,它有義務對對方提出要求。在金融結算的領域。商戶他哪有那麼大的能力,再加上商戶本身是唯利是圖的嘛,沒有能力要對方依法依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