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人面全非的新聞團隊,有獎不要的時代荒謬


人權新聞獎得獎名單正式公布,請留意紀錄片與短片類(中文),六個獎項中有五個得獎單位,已經人面全非,甚或成為批鬥對象,節目朝不保夕,記者四散。

新聞獎項評選的季節,本人是人權新聞獎紀錄片、短片及電台組評審之一。今年的得獎名單,值得大家特別注意,因為,一切都在消逝中,我們不知道,明年還會否有這種作品、不知道各機構是否仍存在、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人權新聞獎。

看得獎名單,只想到《有線中國組》已經大換班,得獎的 〈疫症一周年〉 是「有線中國組」的告別作;得大獎的《鏗鏘集》〈7.21誰主真相〉 主力編導之一蔡玉玲,諷刺地成為7.21連串事件後第一個罪成的人,罪名就是她太努力去調查真相;利君雅這名字,在得獎名單出現兩次,香港電台新管理層就是不想見到專業認真的人,利君雅即將被逼離開香港電台。

明年的人權新聞獎會如何?只知道,很多優質新聞團隊已變了樣,其實,主辦人權新聞獎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香港記者協會、外國記者協會,明年還會存在嗎?

新聞就是歷史的初稿,看着香港記者們過去一年的努力,眼前的新聞精華,一個又一個故事,帶領觀眾穿梭時空,回到2019-2020的香港,都是不能磨滅的記憶。

一次過看完這些參加新聞獎項評選作品,片段中不絕的催淚煙、記憶從鼻尖回湧,濃密的催淚氣,良久,散不去;那些血淚、嚎號、槍聲,穿透時空,記憶的共同體,永恆不滅。按一下按鈕,另一堆故事,逃亡、出走、移民、無止無終的告別;留下的,有年輕的政治犯、有永不言敗的逆權者、有不屈不撓的平凡人。

另一批題材,有關香港大清算,一個又一個「拆」字,貼上了往日引以為傲的優越制度,他們要拆毀教育制度、要毀掉公平選舉、他們正搖撼司法體系、要摧毀監察權力的制度,官員狂傲、警察濫權、強力部門橫行,無人可以制衡。推土機已開到門前,中國式大清拆,一切推倒重來,現在開始。

還只是一年前,有冤情,仍有傳媒可投訴;弱者聲音,仍有傳媒代言。更重要是,這些艱難時刻不畏強權,敢觸碰敏感話題的專業報道,明年還會存在嗎?

這篇文章,想做一個小小的得獎作品導讀,請先看影片及聲音組別的得獎名單:

短片(中文)

大獎

港示威者中槍一年後﹕傷疤未癒 問責未果

江穎怡 — 德國之聲

優異獎

出版界的無形紅線

陳自穎 — 香港有線電視

《覺醒・在瘟疫蔓延時?》

呂樂、利君雅、曾憲威、黃子明、蔡珏浩、張亮華、尤翠茵 — 香港電台《視點31》

紀錄片(中文)

大獎

7.21誰主真相

李賢哲、蔡玉玲、鄭思思、楊月芬、陳琬蓉、黃耀靈 — 香港電台

優異獎

以公義之名

呂樂、利君雅、張潔茵、彭德章、黃雅文、尤翠茵、曾憲威、鄺高樂、黃子明 — 香港電台《視點31》

疫症一周年

曾海琪、翁維愷、黃慧茹 — 香港有線電視

電台廣播和錄音(中文)

大獎

梵中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系列

呂熙 — 自由亞洲電台

優異獎

生離:709未團聚家庭的心聲

陳妙玲 — 香港電台

内蒙漢語教育爭議

仇志榮 — 香港電台 

《鏗鏘集》的 〈7.21誰主真相〉 奪紀錄片大獎,評審團的評語是「追蹤最細微線索,無畏無懼,詰問強權。調查報道經典。」記者一年過後,仍然鍥而不捨,找到新線索;報道自然觸怒權貴,控告編導蔡玉玲車牌查冊「虛假文書罪」,是傳媒第一次;法庭判罪成,也是第一次。諷刺地,調查報道記者蔡玉玲亦成為7.21連串事件中,第一個被判有罪之人。

 〈7.21誰主真相〉 談過很多,我更想講,兩個紀錄片組優異獎,都屬極品佳作,但也是滄海遺珠,未必很多觀眾留意。

 

香港電台《視點31》中播放的 〈以公義之名〉,我認為屬「奇葩」類,一般大作,主打人物故事,或影像衝擊,但一輯五集的 〈以公義之名〉,分別探討「濫捕」、「濫告」、探討警員使用武力的原則、分析警察與媒體為何交惡、最後則分析警方指香港出現「本土恐怖主義」的講法。五集專題,分析具體案例,抽絲剝繭,直擊爭議焦點,包納不同立場觀點,論點有力,全面而詳實,公正又持平,是罕見論述清晰的影像故事。

我相信,很多朋友忽略了這一輯精采作品,請不要錯過。

《有線中國組》最後力作 〈疫症一周年〉 分四輯,在原班底告別有線前播出,記者重返武漢爆發點,其中〈未忘人〉 一集,記疫症亡者的家人,如何被當局監控,遭二次傷害;〈主旋律〉 記疫症中的輿論戰場,國家主旋律如何改造記憶;最後一集〈吹哨聲〉,回顧最初的吹哨聲,如何在這一年被滅聲,「李文亮醫生基本上是白死了。」當事實成為禁忌,每個訪問都是時代呼聲。這個專題,也是「有線中國組」原班底的最後大作,為一個禁言的時空,留下寶貴記錄。原班人馬已移師「眾新聞」繼續報道。

其他得獎作品,有線新聞的 〈出版界的無形紅線〉(短片組優異獎),探討港式文字獄無形審查。有線新聞離職潮中,負責這個報道的記者陳自穎已離職。

香港電台《視點31》團隊亦奪短片組優異獎,《覺醒・在瘟疫蔓延時?》於武漢封城間,遙距報道,過程不容易,敍事角度亦連結香港現狀。

香港電台的電台新聞亦奪兩「電台廣播及錄音組(中文)」組別的優異獎。記者陳妙玲報道的 〈生離:709未團聚家庭的心聲〉,於王全璋出獄、與家人高興團聚之際,竟然想起其他維權律師因各種原因,家人逃亡外國、異見者滯留內地骨肉分離的悲歌,份外感人。

電台部記者仇志榮的 〈内蒙漢語教育爭議〉 ,不懼敏感話題,以後還能否做,做了還是否會報名參展,已是一個大問號。

有些還敢言的傳媒,記者把每天工作當作是最後一天工作;好些曾經敢言的傳媒,過去一年人事更迭,已改為凡事奉迎、凡事唱好;香港電台現在奉行「總編輯自主」,一個人話事,抽起節目不解釋不回應,解聘稱職記者亦不解釋不回應,演活了一個劊子手的角色。

看著這些歷史初稿,我看見了記者們的不死勇氣,我看見了新聞專業的輝煌燦爛。

你今日 back up 咗未?

(此文部分文字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

你與惡的距離

新聞滅聲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