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盤點2021年歷史科試卷


2021年DSE歷史科昨天(5月6日)開考。教協張往老師表示有關試卷「倒退到20、30年前嘅問法」。筆者同意此說,惟「開歷史倒車」只屬表象,問題嚴重性遠不止於此。遂撰此文,略作分析,為這份「指標性試卷」留一歷史紀錄。這裡談兩點。
首先,該試卷違反考評局自己訂下的基本考評要求。

DSE課程需要照顧本來的中學會考和高考兩個程度考生的能力,這點多數人都知道。較少人注意的是,DSE採取「水平參照模式成績匯報」,第一級至第五級成績均有「能力描述」,第五級成績的描述如下:「達到本等級考生的典型表現如下:對課程內容有廣泛的認識和透徹的理解,能把概念和技巧有效地應用到多元和複雜的不熟悉情境,並顯示深入的見解。」

自2012年第一屆DSE伊始,我和我的團隊均有意識設計「多元和複雜的不熟悉情境」,讓能力較高的考生得以臨場發揮以獲佳績,而非死記硬背;每年題目屢有創新,甚感欣慰。然而,縱觀今年的試卷,這方面可謂完全欠奉,審題委員會恍惚不知道「能力描述」的存在。不少歷史資料和題目都是似曾相識甚至翻炒:卷一亞洲史兩題c題都沒有分析、比較元素,直問直答;更有甚者,資料A永安廣告與2014年的先施廣告有八、九成相似。卷一世界史兩題c題,形式上符合分析題的要求,惟有關命題過於「大路」,未符「多元、複雜、不熟悉」的要求;威爾遜「十四項建議」屬「阿媽係女人」,一望標題已能估到問題和答案。卷二論述題大部分都是大路中的大路,第三、四、七題應有八、九成考生作答。第三題有關軍國主義國內問題與對外擴張動力的比較、第四題國際失敗的原因,表面上屬分析題,惟實際上絕大部分準備充足的考生於試前已操練過一模一樣的題目,實際上是背書題。

另一相關觀察是,試卷不單沒有「多元和複雜的不熟悉情境」,題目更淺到一個點。除上一段例子外,另一明顯案例是卷一1a、2a、2b、4b題的提問用語基本相同(特徵、主要特色、特色)。由於今年卷一四題選答三題,三題共答12分題。換言之,若考生在卷一選答第一、二、四題,12分題便有四題即三分之一用相同的能力便可獲分。多次重覆使用類似的提問用語,目的何在?而且考評局曾在研討會與教師們交待過,「特徵」(characteristics)意即「主要特色」(main feature),所以本科只會採用「特徵」,以減省誤會。現在「三箭齊發」,三者各有要求還是僅僅同語反覆?審題委員會是否想不到更好的點子,惟有重覆問法,湊夠題數?

「想不到更好點子」的例子還有卷一1c題。「多大用處」題的答法是羅列資料的「用處」,並從個人所知默寫出「局限」,然後將兩者機械式拼湊在一起,DSE始伊考評局在研討會中已明確告訴教師們,這個提問用語在高考時經常使用乃出於擬題困難而課程不能修改(高考日子倒數中,準備讓位於DSE);它考核的並非高階能力,可以不用便不應該用。今年四題「特徵/特色」之餘,再加一題「多大用處」,所考核的能力有幾多元、幾高階,看官自有分曉。

DSE是公開試,不是校內試,任何原因都不足以隨便「整淺佢」。有教師朋友在 〈2021年歷史科文憑試試題評析〉 一文中指出題目雖淺但有「伏位」,惟必須指出有伏不代表就是「多元、複雜、不熟悉」。

綜合而論,本年試卷明顯欠缺「多元和複雜的不熟悉情境」,換言之試卷基於某些原因未能設計出有效的評核項目以考核考生的第五級能力;在沒有其他輔助評核工具(如校本評核)下,理論上本年不應該有考生能評上第五級或以上的成績。若最終有考生評上這個成績,局方應解釋評級的理據何在。「沒有第五級評核項目」的現象若持續,勢必影響本科的海外審查(external vetting)。

其次,考務人員明顯hea做。

首先講史實問題。資料B最少有三個史實錯誤。

第一,它說「華商在香港成立銀行,始於20世紀初。第一家是由美國歸僑於1912創立的廣東銀行」。然而,根據馮邦彥《香港金融業百年》,香港第一家華資銀行是創立於1891年的中華滙理銀行(National Bank of China Limited),曾發行過面值5 元、10元的鈔票。

第二,它說「華商成立的銀行則較重視本地投資及存款放款業務」。然而,讀過DSE歷史科的學生都知道,香港那時已是聞名遐邇的轉口港,華資銀行的業務怎可能僅局限於香港這個蕞爾小島?上述馮邦彥一書申明,該等銀行的業務「多以匯兌、押匯、僑匯為主,以配合香港作為地區性商業中心和貿易轉口港的地位。」這麼明顯有誤的一句,「科目專家」們多番審閱稿件,哪有可能走漏眼?

第三,它說「1941年12月香港淪陷,香港電影生產隨即中斷。」此句只能解作「日治時期香港完全沒有電影生產」,惟事實上那些年有幾部電影生產、上映。於此不贅。
局方可能會解釋,資料原文如此,責不在我。然而,假設原文出現如「愛因斯坦是中國人」,審題委員會會否仍照錄不誤?事實上,資料標題中「取材自」(adapted from)一詞,表明審題委員會會將資料內容作適當修正、刪減,或按實際評核需要作出剪裁。除非保留錯處是為了設計高階提問(如「試從資料指出三個史實錯誤之處」),否則應作專業失責論。

卷一第二題資料C讓我震驚。該資料含兩張相片,一是1950年「天津市公私合營盛錫福帽廠」掛牌儀式,一是1991年「深圳證券交易所開業典禮」開業典禮。惟上句已將該兩相片的全部訊息囊括其中,相片已沒有其他訊息可供考生參考或分析。換言之,那兩張圖是廢圖。使用沒有「含金量」的資料,或將照片唯一含金之處用文字清楚指明,審題委員會可謂將大學入學考試視作兒戲。

資料D含過多考生不需知道的建築技術細節(如滑漠工藝;地上五十層、地下三層的國貿大廈,而頂層要能停直升機,等等);資料中對深圳的溢美之辭未能用作擬定高階題目(偏見、用語與論據等),是否想考生「照單全收」?

卷一第三題的漫畫,英文標題是「The Finishing Touch」,這是成語,意思是「a small change or addition that serves to complete something」,配上漫畫中協約國的大手,構成「一語雙關」。然而,中文卷譯作「最後一觸」,「最後(final)」與「finishing」意思有明顯差異,中文考生可能會吃虧。

總括而言,試卷是往後一連串考評工作如閱卷、評級的基礎和開端。這個開端若開得不好,之後相關的評核工作就會受到影響。若忘記考試初衷,犧牲甄別能力,五個等級的描述便會淪為空談,考評便無從談起。歷史科是「能力為本」的科目,若評核項目只集中於低、中能力,試卷的設計便不合格。那些年我的團隊,初稿也比這份考卷好。

上述羅列的種種,稍有經驗、稍有邏輯、稍有眼力者,亦不難找到一二。然而,稿件經科目經理、試卷主席、擬題員、審題員、教育局官員、校對員、審核員,竟然可以讓一大堆問題永續至最終稿。究竟這份試卷,是為了高質素的評核,還是有其他目的?所謂「質素保證」,是否已蕩然無存?

雖然我已離職,但我不介意回公司與我的繼任人進行交接,亦不介意為舊公司搞審題員和擬題員入門課程,讓經驗承傳,優質永續。不少人以為「mark而優則set」,即聘用表現良好的閱卷員為擬題員。其實這個觀念有斟酌之處。一般閱卷員的「技能」是執行指令,創新往往非其所長,審題員亦然,這班人若不經過特別訓練,便可能只懂不斷翻炒舊橋,考試要維持第五級要求便無從談起。

事關莘莘學子的利益,不能兒戲,有興趣可隨時聯絡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