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青春祭‧有種使命的輪迴


藍天白雲英雄樹

他們說
 
都只怪時不我與 1
那些年滄海橫流人間失格
委屈了「他們」代父從軍
也許是偉大時代神聖的抉擇
 
他們說
 
到了 最危險的時候
他們要改寫沉痛的歷史
於是差遣藍天白雲
號召「他們」讓天帝擲一趟骰子
 
他們說
 
他們是他們父親的接班人
也算「他們」的父執輩 2
銘感春風浩蕩送一程
見證「他們」不愧天真無悔

他們說
 
披甲上陣的時辰不可逆轉 3
畫了鬼腳就當死而無怨
且看「他們」誰衝 誰跑
誰更遠
 
「他們」說
 
「他們」都是英雄的族裔
有幸穿起禮服就卸下引號的稜角 4
頒贈新生代的接班人
讓「他們」好好消磨青春的寂寞 5
 
他們說
 
都只怪時不我與
那些年
 
他們說
 
他們都這樣說 

擲骰子
畫鬼腳

意象註釋:
 
五月四日,某個升旗典禮的感觸。(註6)
 
木棉籽隨風飄散,典禮由童軍、少年軍及學校的「紀律部隊」主持。
 
想起那首代父從軍的童話詩。〈木蘭辭〉 有許多值得細心閱讀的句子──「可汗大點兵」,木蘭「從此替爺征」,「將軍百戰死」之後,她有幸「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邊塞的「可汗」,竟然搖身一變,成為廟堂上的「天子」! (註7)

還有,送別木蘭之際,「旦辭爺孃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出現了兩次的「不聞」是怎樣的心情狀態?相比杜甫的〈兵車行〉:「爺孃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更耐人尋味。(註8)

傳說中的「木蘭」,會不會是「雷鋒」的戰友?(註9)

那個「同行十二年」的伙伴,也是甘於替「阿爺」打江山的精忠粉絲吧?

1. 時不我與:條件不許可,無能為力,非戰之罪也。

2. 父執輩:泛指年齡相當於父親那一輩的人。

3. 披甲:穿上制服,加入了部隊。

4. 有幸穿起禮服就卸下引號的稜角:那些沒穿禮服的,是天子腳下的群眾,或者典禮中永遠永遠懷念的對象。「卸下引號的稜角」,由披甲上陣的「他們」回復他們本來的狀態。

5. 消磨青春的寂寞:青春真的寂寞嗎?縱使寂寞,就該讓「他們」代父從軍?

6. 某個升旗典禮:例如2021年5月4日的「世紀長征」五四升旗禮

7.  〈木蘭辭〉

8.  〈兵車行〉

9. 雷鋒:《百度・百科》標示為

「共产主义战士、最美奋斗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