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凌杰死因研訊】家人前年離港前錄口供 形容「晴天霹靂、十分傷心」 五次去信警方均獲覆調查中


梁凌杰死因研訊第二天。前年6月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的「黑警冷血 林鄭殺港」黃色雨衣背影,是與家人相處融洽、放假會幫忙「攞位飲茶」、孝順且富正義感的兒子。他墮下離世的消息,牽動梁爸媽和妹妹的情緒,梁媽媽形容當刻的她「晴天霹靂、十分傷心」。以他們所知,梁凌杰並沒情緒或欠債問題,妹妹事前也沒聽過他有任何尋死念頭,認為死亡原因要在死因庭有判決後才能知道。

梁爸媽和妹妹在梁凌杰離世後兩個多月離境,至今沒再回港。由梁凌杰離世後兩天起計的一年間,梁家透過律師五次去信中區警署查詢案件詳情,警方每次均只回覆仍在調查中。

庭上另展示梁凌杰部份遺物相片,包括他的A6黑色筆記簿裡,其中一頁無間線的白紙上,寫下 ——「我對呢個香港 已心灰意冷」,「呢幾個月不斷沉思 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證物中另有一份已填妥的綠色殯葬表格,研訊稍後階段將傳召證人解說各項證物。

梁媽媽:鮮有提及時事

據入境處的出入境紀錄,梁父、梁母及妹妹在前年8月29日早上,一同經香港國際機場離境,至今沒再回港。因家人缺席聆訊,他們離港前兩天在警署的口供由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代為讀出。

梁媽媽的口供提到,兒子在廣州一所大學讀書期間退學後,第一份工作是在馬會當兼職,之後轉往其他公司當文職,再之後便從事金融相關工作。

梁媽媽說,哥哥與她、爸爸、姐姐和妹妹一直相處融洽,經常與他們溝通,但鮮有提及時事,多談生活瑣事和吃喝玩樂的東西,一家人也不時一起旅行。她記得,兒子在工餘時間會做義工探望老人家,也會陪她和婆婆回鄉探親。

前年6月15日,梁媽媽在晚上約11時收到顏姓警員來電,說她兒子在醫院、情緒很不穩定,她隨即訝異地問:「我個仔有無事,係咪犯咗事?」警員回道:「你個仔而家情緒好激動,方唔方便嚟醫院?」梁媽媽於是立即與丈夫聯絡,一起乘坐過海巴士由元朗出發至灣仔律敦治醫院,同時將消息告訴孻女。

乘車途中,孻女來電著爸媽盡快到院,又說要請的士司機駛至醫院後門,不要從正門進入。梁爸媽於是在上環轉乘的士,在凌晨約1時到達醫院急症室。約10分鐘後,醫生告訴他們梁凌杰在晚上大概9時,從太古廣場4樓「跌咗落嚟」,身上有多處傷勢,心臟停頓,經急救後曾有輕微心跳,但最終仍然不治。

突然得悉兒子從高處墮下離世,梁媽媽形容當刻的自己「晴天霹靂、十分傷心」,之後記憶有點模糊,只知他們一家等了一會兒便去看兒子遺體,情緒稍為平復後離開,至清晨4、5時回到家。

就梁媽媽口供提及的姐姐,研訊現時沒有任何關於她的資訊,研訊主任表示若梁凌杰真的有位家姐,也很希望她能聯絡死因庭。

前年7月11日,梁凌杰治喪委員會在香港殯儀館外設公眾弔唁區。美聯社照片

梁爸爸:放假會主動去「攞位飲茶」

梁爸爸與兒子一直維持良好關係,兒子讀甚麼中學、何時轉往夜校重讀中五,何年在大學退學,他都清楚知道。 父子倆有時雖因工作未能面對面溝通,但仍不時以電話聯絡,放假時一起飲茶。在爸爸眼裡,這個35歲的兒子「十分孝順,不計較,富正義感」,常叫家人放假就要多點休息,又會主動去「攞位飲茶」,與家人一起掃墓。

前年的6月15日,是梁爸爸與兒子別離的日子。他本來在家休息,晚上約11時收到太太來電,知道兒子入了醫院、情緒不穩,遂與太太乘坐過海巴士趕往醫院。到凌晨12時至12時半,仍在路上的夫婦倆收到孻女電話,叫他們盡快前往醫院,他們才轉乘的士,在凌晨約1時到達急症室。

梁爸爸記得,太太當時十分緊張地問孻女發生何事,但孻女只說「等醫生再講」。再過約10分鐘,他們就從醫生口裡聽到為人父母最不願知道的消息。梁爸爸激動不適,要在醫院進行簡單檢查,再之後,梁爸爸說他太過震驚和傷心,記憶模糊,也忘了確實的時間。

梁凌杰離世一周年時,有市民在太古廣場外設悼念祭壇。資料圖片

妹妹:沒聽說他生活不愉快或有尋死的念頭

梁凌杰妹妹與哥哥年紀相差8年,但兄妹倆一直相處融洽,一家人每年最少旅行一次。妹妹的口供提到,哥哥與他的童軍朋友有燒烤、露營、團拜等聚會時,都會邀請她參與;在哥哥離世前,沒有聽說他生活不愉快或任何尋死念頭,也沒有情緒或欠債問題。

前年6月15日晚上,妹妹原在港島出席飲宴,至約11時收到媽媽電話,指哥哥「宜家情緒好唔穩定」,著她前往醫院。妹妹比梁爸媽更早到達急症室,最初也不知發生何事,只知有穿「牧師衫」的人問她是否家屬。及後有名顏姓警員致電醫院找家屬,妺妹接聽後,警員說她哥哥「喺金鐘跌咗落嚟」,她遂追問「(哥哥)仲喺唔喺到?」警員回道,「已經唔喺喇」,又說找到梁凌杰的遺書及身後事意向書。

妹妹當時思緒混亂,與在場社工一起等候爸媽到達。及後因為父母十分傷心、情緒激動,主要由她回答警員問題,包括梁凌杰有沒有兒女、有否買保險、父母職業等,但因她當時也情緒波動和憂傷,只大概記得有說過哥哥與父母同住、沒有小朋友等。

市民在便條寫上悼念字句。資料圖片

家屬五次去信警方 只獲回覆調查中

以梁爸媽和妹妹所知,梁凌杰離世前沒有異常行為、情緒或欠債問題;沒有留意梁凌杰當時與誰交往。以他們所知,梁凌杰沒有訂下遺囑或監護令,他們事後是警員透露才知道他有買人壽保險,並認為要在死因庭出判決後才知道死亡原因,以及會否有任何醫療投訴。

中區警署雜項調查小隊警員曾志安的書面供詞顯示,由梁凌杰離世後兩天起計的一年間,家屬透過律師五次去信中區警署查詢案件詳情,警方每次均只表示仍在調查中。

曾志安所屬小隊在前年6月17日及19日,收到梁父、梁母及妹妹透過律師發信,分別要求交代案件詳情,以及警方現場檢取之所有屬於梁凌杰的財物;小隊在約一周後回信指案件仍在調查中。一個多月後,小隊再收到家屬代表律師來信,文件附有三人與律師完成的口供;小隊遂回信請家屬到警署落口供,並在8月27日(家屬離港前兩天)於他們的律師見證下錄取口供。

自家屬離港至梁凌杰離世一周年當天,他們的代表律師兩度去信查詢案件進度,中區警署均回覆指仍在調查中;到今年2月初,警方就召開死因研訊及研前檢討的詳情聯絡律師行。但在研前檢討前一天,死因庭收到代表家屬代表律師通知,沒有收到指示在研訊代表他們。

中區警署雜項調查小隊另一警員關俊傑的供詞指,家屬在8月27日錄取口供時,未有提及任何將會離境的事宜。

雙方溝通時序如下:

 2019年
6月17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要求警方交代案件詳情
6月19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要求警方交代現場檢取之所有屬於梁凌杰的財物
6月27日 — 警方回信律師行指案件仍在調查中
8月9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文件附有三人與律師完成的口供
8月21日 — 警方去信律師行,請家屬到警署落口供
8月27日— 家屬到警署落口供
(家屬於8月29日離港)
12月9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查詢案件進度
12月18日— 警方電話聯絡律師行指案件仍在調查中

2020年
6月15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查詢案件進度
6月19日 — 警方回信律師行指案件仍在調查中

2021年
2月2日 — 警方就召開死因研訊及研前檢討的詳情聯絡律師行
2月25日(研前檢討前一天) — 死因庭收到代表家屬律師行通知,沒有收到指示在研訊代表梁家。

庭上展示梁凌杰部份遺物相片,包括他的A6黑色筆記簿。(設計圖片,非呈堂證物)

遺物筆記簿: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

庭上展示梁凌杰部份遺物相片,包括他的A6黑色筆記簿裡,其中一頁無間線的白紙上,寫下 ——

我對呢個香港
已心灰意冷

呢幾個月不斷沉思
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

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

另外亦有一份已填妥的綠色殯葬表格。研訊稍後階段將傳召證人,就各項證物再作解說。

昨日因有陪審員中途表示不理解廣東話研訊,死因庭今早重新抽出三女兩男擔任,昨日已作供的證人需重新作供。研訊明早繼續,預計傳召當天首位發現梁凌杰走出工作平台的保安員、警方談判人員等。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