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社會福利規劃的「失蹤」


【撰文:資深社工黃國基】

社會未必留意,甚至在社福界工作的同工也不一定很關注,由2011年開始,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會福利署每年合辦「福利議題及優次會議」,廣邀界內人士,就訂定隨後一年的福利政策規劃重點和優次,收集建議;今年會議安排在5月14日於網上舉行。 

香港社會在過去20多年來急促發展及變化,同時也衍生了不少極待解決的社會議題:貧富懸殊加劇下的貧窮問題、家庭結構改變下的兒童及青少年成長需要、老齡化下的長者照顧需要、人口流動下的新來港人士/少數族裔的融入與服務、房屋供應不足下對居於不適切居所市民的支援……這張名單,已存在良久,且還可以列得更多。但多年來,我們卻見不到政府有長遠的服務規劃;充其量,也只是一些有時限性的服務計劃、關愛基金的短期支援、以至透過如「社區投資共享基金」撥款予不同機構進行二至三年的服務。

極待解決的社會議題例如貧富懸殊、長者照顧。

短期支援 難以持續

但這些短期服務/支援,縱能舒困於一時,卻往往因零碎及時限,效能難以持續;對問題所需的長遠福利政策及服務設計,政府往往拒絕與社福界,以至整個社會認真討論。文首提及的「福利議題及優次會議」,不少人覺得只是一個政府與業界各說各話的場合,可能有「交流」,但政府卻大多不會有積極回應。 

其實,在被視為香港社會福利服務發展黃金時期的八、九十年代,香港曾經有過讓業界至今緬懷的政府與業界「夥伴關係」,及社會福利規劃制度。 

黃金時期政府與業界是「夥伴關係」

簡單來說,那個時候,不少機構會發揮我們稱之為「先鋒角色」,針對一些社會上出現的服務需要,進行試驗計劃,政府及公益金也往往給予支持,而當這些「試驗計劃」被證明有效時,政府也會納為「正規服務」之中(如今天的外展社工服務,便是先有機構以「離散工作」、「康樂輔導」等之名,在球場等地方接觸青少年開始。) 

另一方面,那時政府也會透過發表社會福利綠皮書、白皮書,廣泛與社會討論,並總結出不同服務具體目標,及後亦會透過每年與業界召開「五年服務計劃」會議(FIVE YEAR PLAN REVIEW),監察各項福利服務政策目標的達標情況,這往往可提早知悉服務的不足,及因應社會需要,作出推行上的改善。

八、九十年代政府透過綠皮書、白皮書引發社會討論。

不過,這行之有效的規劃機制,在千禧年後,卻被推倒。 

整筆過撥款令服務缺乏長遠規劃

九七金融風暴以後,政府在公共財政管理上,着眼於避免「長遠承擔」;2001年推行的整筆過撥款,雖非即時削減福利開支,理論上也與服務規劃無關,卻是限制了福利開支的增長;「服務競投」制度,美其名是引入創意、實際更重要的是讓機構在「競爭」下運用「自主及彈性」去滿足社會需要,使共同促使政府按社區需要調整服務規劃的力量難以組織(也同時因而做成這20年來,社福界的合約制盛行及同工不同酬導致士氣受挫、管理層與員工關係緊張;不過這是另一議題),令福利服務日益缺乏長遠規劃。

社福界多次請願要求檢討整筆過撥款制度。

事實上,過去20年來,業界不斷要求重建推倒了的福利規劃制度,但政府一直嚴拒,當然,表面上政府仍在振振有辭的說,規劃討論仍在,只是改了形式;如服務上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殘疾人及香港康復計劃方案」;和業界的討論,也有地區上由地區福利專員主持的「地區服務規劃會議」;文首提及的「福利議題及優次會議」等。但不同的是,這些「方案」與會議,都變成全由政府主導,或是委託學術機構,根據政府前設進行研究,或是有「交流」卻缺乏討論空間的會議,是否執行,只憑政府取決;當然,更重要的是政府「不認同」的服務(如社區發展服務),更連提上議程也不會。 

或許社福規劃真的仍在,只是沒有了市民及業界的真正參與,而只有政府思維下的主導。 

作者簡介:黃國基,八十年代入職社工,前線工作外,亦在大專兼任導師/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