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將被消失】40年火炭大排檔 最遲2024年清拆 檔主望原區重置


火炭區工廠大廈林立,一群大排檔屹立在區內近40年。疫情前,這裡曾經晚晚燈火通明,越夜越旺。白天地盤工、街坊坐在電視下,吹著電風扇食碟頭飯;晚上區外熟客帶新鮮海鮮來加工開大餐,坐在户外喝杯透心涼啤酒。若遠處傳來叫囂聲,非山城的中大生莫屬,染了七彩髮色的年輕男女,成群結隊來吃宵夜,一邊食馳名乳鴿、雞粥,一邊呼喊迎新營口號,好不熱鬧。

這些光景,或止於2024。

食環署人員上周一(10日)與火炭大排檔主及兩位區議員會面,宣佈將於2024年前清拆東面及西面熟食市場。檔主可選擇一筆過每檔203,000元賠償金,或搬遷至其他街市的空置檔口。惟不少檔主希望可原區重置,先搬後拆,保留著那一口呷了40年的雞粥風味。

有40年歷史的火炭東熟食市場。黎卓欣攝

1982年啟用的火炭東熟食市場及火炭西熟食市場,均為政府用地,東面有32檔,佔地645平方米,分別由「津津/錦記」、「德記/舊泰源」及「岐記」經營;西面則有15檔,佔地544平方米,分別由「新泰源」、「石器時代」、「老香港」及「御膳廚房」經營。

隨著區內多個住宅項目相繼落成,居民對社區設施需求增加,政府上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預留火炭西熟食市場,及毗鄰的山尾街遊樂場及停車場用地,興建綜合大樓用途,預期會有體育館、圖書館等康體設施,但實際設計未定。

至於火炭東熟食市場則未有任何發展計劃,惟食環署今周一與區議員及檔主會面時,宣佈要求所有大排檔均須於2024年前清拆。

食環署人員在會議上提出兩個過往清拆街市時曾用過的賠償方案,方案A是結業,領取27個月租金賠償,或一筆過每檔203,000元賠償,上限為80萬元。擁有多檔的租戶,最多亦只獲賠80萬,並以價高者為最終賠償額。

方案B是搬遷,租户可獲安排搬至其他街市的空置檔口,並領取24個月租金賠償,或18萬特惠金,以價高者為最終賠償額。

當時,有租户曾提出希望能仿效大埔綜合大樓,預留一層作熟食市場,讓大排檔能原區安置,惟食環署人員僅表示意見已收悉,未有進一步回應或承諾。

檔主:望先搬後拆,保留乳鴿雞粥

穿著帶點污漬的汗衣、一頭灰白髮的陳伯伯,是火炭東熟食市場、泰源大排檔的負責人。檔口現時聘請了十多位員工,大部分都由40年前開業做到今日。

近60歲的泰源大排檔的負責人陳伯伯,仍希望繼續把檔口做下去。黎卓欣攝

方案A中政府每檔賠約20萬元,陳伯伯帶點勞氣直言,上限每租户80萬元是顯然不足:「有乜用啫?我哋做咗40年,過多3年都60歲,仲可以做啲乜啫?學政府咁講去再培訓呀?即係焗我哋退休,咁要我哋退休最簡單係咪要畀筆退休金我哋?」

成世人都擺哂喺到,你試吓做咗幾廿年吖!你問吓啲官、林鄭份退休金有幾多?做咗幾廿年,你話拆就拆, 真係要拆就好好補償,如果唔係就唔好拆!

由於東面大排檔仍未有清拆後藍圖,陳伯伯稱,大部分檔主都希望先等綜合大樓落成後,才搬遷到熟食街市:「希望個市政大樓有做飲食,起好後我哋再搬過去,唔好拆住先,又可以保留我哋嘅乳鴿、雞粥。如果無咗,就無㗎喇喎,無第度食到㗎喇喎!大排檔嘢食,應該要好好珍藏,唔好到時變咗嗰啲……乜嘢回憶!」陳伯伯眉頭一皺。

爭取原區重置 仍有後生想繼承

不滿政府方案的,還有位於火炭西熟食市場、開業15年的「御膳廚房」老闆周先生,他批評每檔20萬的賠償額過低:「佢話係跟返以前收其他街市嘅方案,但你十年前收係咁嘅價錢,依家收又係咁嘅價錢,比例上唔啱囉!」

檔主周先生直言一直安守本份經營,未料突然獲悉檔口被收回。黎卓欣攝

他說,以前一直有傳政府想清拆大排檔重建,但一日未證實,他仍舊安守本份、好好經營。直至前幾天食環召開大會,才獲悉自己檔口將被收回,事前未經任何諮詢。

他苦笑覺得有點「肉隨砧板上」:「佢哋係業主,我哋係租客,喺佢立場要收返塊地,就一定要收,至於賠償到幾多,佢可以話幾多都得。」

檔主們討論過後,明言亦不會接受此方案B,即搬到其他街市繼續營業,覺得是執「豬頭骨」,「嗰啲地方冇人要,一係人流唔得,一係偏僻」。因此大家早有共識,要爭取在綜合大樓設立熟食中心,原區安置。在大會後,周先生曾再個別與食環人員會面,對於檔主要求於綜合大樓設立熟食中心,他指食環的態度仍是不置可否,含糊其辭。

已屆退休之齡的周先生,擦擦鬢旁的汗水,笑說在疫情下生意受創,有想過索性退休,但亦想有人繼承,所以想爭取在熟食中心重開:「到咗呢個年紀,雖然我有我諗法,可能會選擇退休,但後生都想做,所以希望政府部門可以安置返佢哋。」

十幾年的生意,周生周太一人炒檔、一人收銀,在城門河旁看著火炭慢慢由淡變旺,突然說要清拆,哪能輕易放下? 他望望坐在身旁的太太說︰

我哋好開心同班街坊食客打成一片,佢哋可以電話落定order,想食咩都安排畀佢。我真係唔捨得架,如果你話真係冇得做.... 

身穿鮮黃色員工Polo衫的周太補充:「頭先啱啱先有客話,呢度就嚟拆,所以專登嚟食嘢。(仲有3年喎?)佢哋心態唔同咗嘛!如果拆咗,我哋就無得落樓面,無得再同班街坊吹水,無咗呢個地方,呢啲嘢就消失架喇!」

火炭大排檔是該區在夜晚和周末仍經營的食肆。黎卓欣攝

居民望增建設施 惟需交代收地用途

是否人人都想保留大排檔?公民黨沙田區議員麥梓健搖頭,坦言有些火炭居民並不喜歡大排檔。「因為覺得難食囉,尤其工廈依家選擇多咗,有比較就有競爭。」即使如此,他認為大排檔仍有保留的需要︰「其實工廈星期六日通常唔開門,亦收好早,大排檔係專俾啲夜晚收工想買嘢食,或者星期六日要開工食飯嘅人。」

公民黨沙田區議員麥梓健。黎卓欣攝

他補充:「居民各自有大家的著眼位,大部分人都覺得發展西面係應該嘅,因為真係有必要起多啲社區設施,但東面政府又無講收嚟做乜,咁點解要收呢?」

火炭交通擠塞情況嚴重,麥梓健形容政府近年規劃在外處「插針式起樓」,東一幢、西一幢,區內人口將大幅增加,但交通配套卻沒有改善。

由於只得一條行車道出市區,每日的上、下班時間常常擠得水洩不通,甚至有校巴拒絕駛進區內。他擔心若政府把收回來的土地作住宅用途,會令區內交通問題加劇,亦有不少居民反映「依家已經塞到爆」:「真係擔心會變下一個觀塘!」

另一位沙田區議員、民主黨周曉嵐亦坦言,火炭區社區設施確有不足,尤其新屋苑相繼落成,居民需求就更大。不過,《財政預算案》本來只寫明要清拆火炭西熟食街市及山尾街遊樂場,興建綜合大樓提供社區設施,但食環卻宣佈將東熟食市場一併清拆。

沙田區議員、民主黨周曉嵐。黎卓欣攝

周曉嵐又留意到,立法會早前討論有關工廈議題時,曾提及打算收回熟食街市旁的穗輝工業大廈作住宅用途,令他質疑政府「借啲意成塊地收哂攞嚟發展」。

他續指,會要求食環署將有關規劃放到區議會議程討論,希望政府能承諾設立熟食中心,清楚交代發展藍圖,並改善賠償方案。

畢業於中大社會學系的周曉嵐說,火炭大排檔對中大學生尤其重要,是承傳文化的關鍵:「中大嘅獨有文化,就係每年Ocamp(迎新營)或者成莊、Hall O (宿舍迎新營)之後,大家會去食宵,以前會見到幾廿歲嘅老鬼都專登返嚟,對每個中大生都係個好重要嘅經歷同回憶。尤其呢兩年因為各種原因無咗迎新營,若然連大排檔都無埋,成個文化真係會無咗。」

眾新聞向食環署查詢有關收地計劃的詳情,截稿前未有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