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凌杰死因研訊】曾要求見梁凌杰被拒 鄺俊宇成新增證人 談判專家:審慎處理會見要求


梁凌杰死因研訊第4天,原本不在研訊證人列表上、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將出庭作供。鄺俊宇回應指:「這是我可以為凌杰做的最後一件事,我會出庭協助作證。」據了解,警方一直沒有聯絡鄺俊宇,直至本周三(12日)下午3、4時才突然聯絡並請他到警署錄口供。

前年6月15日在太古廣場平台維持秩序的總督察提到,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畢慧芬曾要求游說梁凌杰,但因他們沒有受訓、談判工作進行中而拒絕。在研訊主任追問下,總督察同意不排除見面可促成良好發展,但因梁凌杰曾手持亮出刀鋒的𠝹刀,警方也要考慮會見人士的安全。

研訊另傳召首名到場的談判組人員、主管黃廣興作供。以他所見,梁凌杰大部分時間保持沉默,估計他危站是為「爭取理想俾人知道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他曾否向梁凌杰表示條例當天下午已暫緩、「其實你嘅訴求達到咗?」黃廣興說沒有,因擔心會刺激其情緒。而在3個多小時的談判裡,梁凌杰甚少回應,談判專家連他姓甚名誰也不知道,警方是在他墮下以後、檢查遺物時才知悉其身份。

時任中區警區總督察聶凱鵾當晚約6時半到場,由前日作供的指揮官梁宇熙匯報情況,當時已有談判專家接手處理,地盤兩個出入口亦圍上活動板阻隔公眾與梁凌杰視線,聶凱鵾則留在地盤圍封範圍外管理人流。

至傍晚時分,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畢慧芬要求面見,希望協助游說梁凌杰返回安全位置。聶凱鵾考慮到談判進行中、二人不認識事主、事主曾手持亮出刀鋒的𠝹刀,認為會見或令談判工作複雜化,警方亦需確保會見人士的安全,故拒絕他們的要求。聶凱鵾續指,二人及後沒再堅持,印象中曾向談判組同事轉達,他們亦沒表示可以會見。

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問,若安排見面會否令事情有良好發展,聶凱鵾同意不能排除相關可能,但當時難以評估事態轉好或轉壞,重要是避免刺激事主。

聶凱鵾未有與梁凌杰直接接觸,以他在活動圍板空隙和花槽旁空間觀察,梁凌杰情緒偏向平靜,沒有大呼大叫,除政治訴求外沒其他要求。他當時相信可能是「企圖自殺」的案件,但亦補充「事主心入面諗乜,我哋永遠都唔知」,不到最後也不知事態發展。

至於在場消防的角色,聶凱鵾重申雙方非「從屬關係」,不評論消防當時是否已開展營救計劃,亦相信消防就安全氣墊位置、行動時機等事項有其專業判斷。

時任中區警區總督察聶凱鵾。資料圖片

對見面要求保持審慎態度

死因庭傳召警方談判組主管、秀茂坪警區總警司黃廣興,他在事發當天休假,收到行動部訊息後出動,在傍晚近6時到達太古廣場4樓平台,為第一名到場的談判人員。

黃廣興向現場指揮官作初步了解後,在地盤範圍後看到梁凌杰坐在靠近金鐘道的工作平台,面向街外,用黃衣雨衣「包住自己」。黃廣興上前主動交談時,梁凌杰曾搖動手上亮出刀鋒的𠝹刀,揮手叫他「行開啲、走開啲」,黃因此留在距離較遠位置,沒有走上工作平台。到傍晚約6時15至20分,當天休班、剛好在附近的談判組第一隊領袖王振業到場協助,當值的第二隊人員則在約6時45分到達並接管事件。

黃廣興形容,在他與接觸梁凌杰的20分鐘,梁大部份時間「保持沉默」,並沒提出任何要求或回應問題,也沒透露其身份、為何站在平台等,不時望向手上的手機。以他觀察,梁凌杰情緒平穩,從黃色雨衣上有關反修例事件的字句估計,他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爭取理想俾人知道 」。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黃廣興當時有否針對梁凌杰對反修例事件的訴求,告知他事態發展,即特首林鄭月娥已「宣布撤回條例」,「你有無同佢講,其實你嘅訴求達到咗?」黃廣興表示沒有,因談判策略上是先與事主建立信任,惟當時連基本溝通也無法建立,「所以未到深層次溝通」,也擔心直接提起相關話題會刺激其情緒。翻查資料,林鄭在事發當日下午3時的記者會,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高偉雄又問,談判組一般怎樣處理外來人士接觸事主的要求,黃廣興解釋一般不會接受相關要求,即使是與事主相熟的人,談判組都要審慎考慮會否刺激事主情緒、會見人士的自身安全、會否令談判工作複雜化或造成阻礙等。他以家暴事件作例,即使雙方為夫婦關係,也未必會安排在談判期間會見;以往經驗有不少區議員、牧師、街坊等要求會見,談判組均會保持審慎態度。

黃廣興又補充,由警方進行危機談判為國際做法,在一連串的「營救行動」裡,理想做法是由受訓、具相關知識的警員處理,故當時並沒考慮尋找心理學家等人士協助;談判組的訓練階梯分為基本、高級及高階,每名談判員最少須接受兩星期、150小時危機談判訓練。

警方談判組主管、秀茂坪警區總警司黃廣興。資料圖片

沒察覺表現特別傷心

警方談判組第一隊隊長、時任水警總區刑事部總督察王振業作供,提到他當天休假,原本在傍晚約6時到金鐘JW萬豪酒店與家人吃自助餐, 偶然發現太古廣場有「企跳」事件,在主管同意下到場協助。

晚上約6時10至15分,王振業進入地盤範圍進行游說,看到梁凌杰穿著黃雨衣、頭蓋雨衣的帽子,在工作平台不時轉換姿勢,但沒回應任何問題。王振業表示,首次游說由他「單向溝通咗大約10分鐘」,過程看不到梁凌杰有明顯不開心或焦慮情緒。向主管匯報情況後,王振業再作第二次游說,因得悉黃雨衣寫上與反修例相關字眼,就以了解其家人狀況及訴求為主,直至當值談判人員到場接手。

王振業形容,梁凌杰過程中表現平靜,「無話一講呢啲(反修例)就焫著咗」,雖不排除他有自殺傾向,但現場未見他特別傷心。惟王振業也重申,他與事主交流不深,未必作出準確評估。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警方談判組第一隊隊長、時任水警總區刑事部總督察王振業。資料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