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流亡加拿大領最低工資 生活非富自由則樂 創組織助港人搭救生艇


林鄭一句「所有離開的都是逃犯,我們不在乎」,道出了香港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在反送中運動後,尋求加拿大庇護的港人當中,有人擁有雙學位,也有人具備碩士學歷,本是一座城市的重要資本。

人在異鄉,原本的專業資格不獲承認,一對流亡夫婦坦言很多時只能拿最低工資由低做起,但他們相信,雖然生活非富足,但至少有餐安樂茶飯。他們與加國港僑最近創辦組織「灝玥社」,協助港人以救生艇計劃離開香港,並透過港僑人脈讓他們融入當地,呼吸自由的空氣。

根據加拿大移民及難民部公開的累計數據推測,當局在2019年只處理零星來自香港的庇護申請,但在2020年則收到30宗轉介、另完成處理21宗申請、還有22宗仍待處理,但未有提及批出、拒絕、放棄或撤回庇護的具體數字。

Peter說,香港很多茶餐廳師傅早年移居加拿大,變相在加拿大比香港食到更正宗的港式食物。受訪者提供圖片

帶妻出走

不似隻身而走的流亡青年,已經出來工作八、九年的Peter(化名)與妻子一同流亡到加拿大,目前已取得難民庇護資格。他們早在加拿大去年三月封關之前已抵達當地,算是反送中運動後,較早尋求外國庇護的流亡港人。他沒有透露自己牽涉的案件,但形容自己留港的話會被指控國安法。

文科出身的Peter在香港從事與文科有關的工作,但去到外地,原本的專業資格不獲承認,英文亦不及當地人北美英文的純正和地道,加上未有人脈,就業困難,令他決定重返校園,報讀第二個學位。生活並非一帆風順,跟不少移加港人一樣,捨棄原有的工作在外地求職都要「馬死落地行」。他的妻子雖在香港屬專業人士,但在當地亦只能由低做起,拿最低工資當工廠工人。

「一定會不捨香港的一切,掛念家人和朋友。」但他說,起碼現時毋須擔驚受怕,因犯國安法而被羈柙。想到這一點令他愧疚,因為他認為今天流亡港人獲外國包容庇護,是因為早在2016年「魚蛋」旺角衝突後,多名抗爭者相繼入獄和犧牲鋪出來的「血路」。人在遠方卻仍然記掛香港的社運新聞,他特別提到香港民族陣線成員盧溢燊涉管有爆炸品,上月被判監12年。他希望在海外的抗爭者可以繼續發揮力量,要為日後的戰友「鋪路」。

他認為加拿大的難民制度相對完善,即使自己名不經傳、不是甚麼政治人物,但只要證據充足、理由充分,最終也獲批庇護。他解釋,入境後可向移民局申請難民庇護,要提交證據和文件,證明留在香港會有風險,經過第一輪篩選確保起碼不是殺人犯等背景後,再輪候面試。整個申請過程大約需時一年半,但他和妻子約九個月就取得難民資格,反映加拿大當局同情當時香港峰煙四起的處境。

申請人可獲工作簽證,等候庇護結果期間的經濟壓力因而相對較少,如果經濟困難亦可申請救濟金和食物銀行。他建議,有需要的人可參考聯合國對難民的定義,再檢視自身的情況。聯合國列明,如有正當理由畏懼因種族、宗教、國籍、政治見解或某一特殊團體而遭迫害的人,都屬於難民。不過,Peter強調必須真正有證據顯示留在香港有風險,如果不清楚情況便貿然「闖關」,只怕日後會影響收緊庇護要求。他坦言申請過程必定會想「唔得咁點」,當然如今已經事過境遷。

庇護與外交

抵達加拿大之後,去年初當地疫情未算嚴重,未有進一步封城,Peter經新香港文化協會轉介下,會見國會議員兼保守黨黨魁奧圖爾(Erin O'Toole),對方希望進一步了解香港抗爭的實際情況,以及流亡港人在當地生活的處境。

他形容對方立場反共,是一位「鷹派」強硬應對中國議題的政治人物。他記得當武漢肺炎蔓延全球之後,當地有社論提出不應該主動協助香港的政治犯,以免觸怒中國,影響中國出口至當地的口罩供應,但奧圖爾反駁認定應幫則幫,不可能因為擔心口罩供應而影響當地原有的制度,並發文力陳國安法的影響,北京侵害香港的自由和自治。

事後Peter為奧圖爾助選競逐黨領袖,除了因為對方一直支持與極權周旋的抗爭者外,他更認為香港人若要別人幫忙,不應攤大手板。最終奧圖爾被形容以「爆冷」姿態,擊敗曾擔任內閣部長等另外三名對手,成為聯邦保守黨黨領袖。

在國際談判桌上,是一場交易。香港議題或許只是國際關係當中一枚棋子,但懂得掌握自身優勢,政治羅盤中或可發揮力量。

流亡港人彼此素未謀面、各自生活,但觸及香港的事情總令大家走在一起,希望親手令自由開花結果。受訪者提供圖片

不被代表

除了他會見奧圖爾外,新香港文化協會與另外五名流亡港人,最近一兩個月先後會見加中關係委員會副主席詹努斯(Garnett Genuis)、外交及國際發展委員會副主席莊文浩(Michael Chong)、委員莫還之(Marty Morantz)、前英聯邦國會加拿大委員斐雅樂(Arnold Viersen)、國際人權常務委員會副主席趙錦榮(Kenny Chiu)、公民及移民常務委員會主席沙希嘯麻(Salma zahid)、委員關慧貞(Jenny Kwan)、移民及難民影子部長賀蘭責撒(Jasraj Singh Hallan)等人。

據協會透露,會面包括游説加國政府制裁違反人權的中港政府官員,並希望當局盡力接收流亡抗爭港人。Peter進一步解釋,由於當地封關至今,令不少港人未能入境,因此希望加拿大設通道給予證據充足的港人入境申請難民。同時促請議員在救生艇政策上防範「間諜」滲入,以免木馬屠城,因為「我們不想違反人權的官員、香港警察入來,我們想救香港,但不想救香港的敵人。」他形容對方答允會注意防範,但種種政策尚待議會通過和落實。

他在加拿大認識的流亡港人遍及80、90和00後,有一位因流亡未能在港完成學位,其餘全部已經大學畢業,部分人更擁有雙學位或碩士學歷。雖然他們的英文未如當地人流利,但溝通上絕對無問題,可以自己代表自己,毋須社會賢達代勞。

人在異鄉,還是很在意「不被代表」這一點。Peter說,因為在香港多年來都被代表,「我們被捕要大嗌『我要驗傷』,即使『社會賢達』被捕,但他們沒有這個擔心……被催淚水炮擊中不可用水、要用生理鹽水沖洗……這些都是我們慢慢學會的集體經驗,屬於我們的冷知識。」

因此,他與流亡港人和加國港僑共同創辦組織「灝玥社」(Soteria),協助被政權逼害而流散海外的人定居加拿大,不只針對香港人,也包括維吾爾人、西藏人、蒙古人、緬甸等,例如會開設英文班、動用港僑人脈,協助他們融入當地,呼吸自由的空氣。部分流亡港人也開設「海外殘兵」Patreon平台,希望用文章換取酬勞,減輕一直支援流亡港人的「家長」負擔。

他指,現在生活非富足,很多流亡港人暫時只有最低工資,但至少有餐安樂茶飯。素未謀面的大家雖在外地各自生活,但觸及香港的事情總令大家走在一起,因為大家希望爭取的,不僅僅是一個夢,而是一個可以改變的現實,親手令自由開花結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