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梁振英自作孽


 

一如所料,梁振英主動為周浩鼎當槍手改文件的「浩鼎門」事件愈演愈烈。民建聯明白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一方面與周浩鼎割蓆,聲言事前並不知情,不知這位新丁私下同特首「打龍通」,把人家的意見提交專責委員會;另一方面也不理「一男子」,要周浩鼎在上周五親自宣佈退出調查UGL事件的專責委員會。

民建聯的做法是盡快平息政治風暴,止蝕就是了。周浩鼎身為立法會民選議員,又是專責委員會的副主席,表現實在令選民失望,嚴重影響立法會的形象。泛民議員當然不會就此輕輕放過,接著還是會動議嚴厲譴責。

事件曝光之日全城嘩然,連小學生也知道犯了大錯。不過,事件的主角行政長官卻反其道而行,像事不關己,你愈想平息,他就繼續點新火頭。5天內竟然4次在官方網頁發表網誌,力數另一位委員梁繼昌議員的不是,指他對UGL事件有既定立場及偏見等等似是而非的論據,不應留在專責委員會。這回行政長官的手真的伸得太長了,怎可連立法會的組成和人選也想干預?今天的立法會不是港督當主席的立法局,不聽話的議員就會被踢走。

整件事情如果不是梁振英主動打電話給周浩鼎,就不會發生證據確鑿的政治慘劇,現在最先犧牲的是立法會第一大黨民建聯,周浩鼎將來怎有顏面見江東父老?而梁振英卻好像若無其事 , 把話題一轉,先提出要捉洩密者,然後又把矛頭指向梁繼昌。這種360度鯉魚翻身之術, 真令人歎為觀止。

有人說,時日無多(只剩下38天任期)的梁振英真討厭,臨走還要港人天天聽他說「大道理」,指點立法會怎樣工作,真是「播其惡於眾也」。姑且分析他的歪理和語言偽術:

「被調查者有需要和權利表達自己看法。」

對, 但要通過光明正大的渠道, 不是偷偷摸摸和一個新丁議員通電話及電郵, 然後親自修改調查自己的範圍。

「立法會應該調查誰人違反保密協議。」

對,但在公眾利益和知情權 的大前題前,誰會有興趣去捉鬼?市民都慶幸香港仍有一些有正義感的議員和職員 (立法會秘書處),否則事件怎會被揭發及公諸於世。其實主席謝偉俊也打算向公眾報告此醜事。

「梁繼昌有身份衝突, 因為是誹謗案中的被告。」

如果梁繼昌因為是被告有角色衝突, 梁振英身為被調查對象,又私下接觸副主席,不是有更大的衝突? 加上梁振英是特首,身份更特殊,事前既不避嫌,事後不肯認錯,為何總是自己就大條道理, 別人就嚴重犯規?

 「周浩鼎要辭職, 梁繼昌也要辭。」

專責委員會主席謝偉俊清楚表明兩件事不可相提並論, 而且是否留任是委員決定,主席也無權過問。作為特區政府之首及當事人,怎可以天天叫人辭職?又說要用怎麼民事及刑事手段遏止,真是愈聽愈得人驚。

梁振英是個強人,無得頂,也好難頂。 但他也應該有智囊和軍師,告訴他這樣大吵大鬧下去不是辦法,也不成體統,影衰國家領導人的形象。梁振英想保護自己,反而只會自暴其醜。梁繼昌表明會繼續留任委員會,盡心盡力在陽光 下完成工作,你奈何嗎?

泛民最後動用尚方寶劍了。28位議員希望趕及在6月7日大會提出彈劾特首的動議,指他嚴重違法及瀆職,包括藐視立法會,不恰當地介入專責委員會的事務,罔顧《基本法》。根據基本法73條(九), 「如果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四分之一聯合動議,指控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而不辭職,經立法會通過進行調查,立法會可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委員會, 並擔任主席。…」

有關動議能否通過,又是否有足夠時間調查這個只有六個星期壽命的政府,看來機會不高,但留下這個污點,對身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永遠不光彩,但事件由他而起,自作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