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肥佬黎在監裡(五)樹倒猢猻撐


年初寫尊敬的黎智英先生以殉道者精神坦然面對強權迫害[1] ,不僅對牢獄之苦處之泰然,還趁機在獄中研讀《七重山(The Seven Storey Mountain)》,也就是已故天主教修士梅頓(Thomas Merton)膾炙人口的名著。對於像他這種把生死置諸度外的人,命都幾乎可以不要了,凍結甚至充公他的資產,[2] 大概也不是想迫他悔改認錯吧?要他悔改也是可以的,但對象只可以是天主,而不是強權,而他若真的有甚麼要向天主讖悔,也絕對無關國家安全。

好了,肥佬既然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近來殺殺氣騰騰的恫嚇,是否為了把他的員工嚇得心膽俱裂,紛紛棄船逃生?《蘋果》上下雖然硬淨,但已捲進急灣,又撞上冰山,形勢無可否認是非常凶險,甚至有點朝不保夕的氣氛,但如果有人以為肥佬遭殃,他手下的人就一定會倉惶四散,那大概是開心得太早了。《蘋果》上下由高層到普通員工,面對如此風高浪急的情景,卻出奇的淡定,行政總裁強調事件「不影響集團資金及運作」,副社長從容的回應說報紙會照常出版,工會說會繼續謹守崗位,一位員工的話最是畫龍點睛:「一直都話取締,由上年國安法到現在,都話要收我哋皮,要驚就唔係今時今日去驚啦,要走亦唔係今時今日……做傳媒除咗為份人工,就係為讀者,堅守傳媒要堅守嘅真相。」[3]  留意這位員工的話,他並非說沒有恐懼,而是「要驚就唔係今時今日去驚啦」,亦即是說,不是沒有恐懼,而是已學懂了不被恐懼控制,因為自去年惡法訂立後,恐懼已成為日常,值得恐懼、應該恐懼的事太多了,而且全都是有計劃、有組織地針對肥佬、《蘋果》和整體新聞及言論自由而來。看來《蘋果》內部有種氛圍,即使四面楚歌,也決意背水一戰。既然決定留下奮戰到底,就索性跟恐懼做朋友,情形就像在電影《1917》裡所描寫的,士兵時刻面對死亡威脅,恐懼必然有,但他們卻學曉了與恐懼共存,拒絕被恐懼俘虜,以致能繼續生活和完成使命,士兵們甚至能在戰壕中讀書。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Facebook。

一個很自然的問題是,強權勢力這樣強大,大樹看來快被拉倒了,樹倒猢猻散又豈能避免?但現在卻是樹倒猢猻撐,這種堅持對事情有幫助嗎?苦撐的意義何在?是的,強權專政機器已大致組裝完成,手下宣傳機器全開,炮火連天,《蘋果》能撐多久實在只有天曉得。當然,若安慰自己說哀兵必勝,這又未免跟嚴酷的現實相距太遠,但堅持報導真相到最後,對香港仍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在現今三權合作的環境下,強權唯一仍有一點點顧忌的就是強大的輿論壓力,而這正是它無論如何要拔去這顆眼中釘的原因。《蘋果》和一眾堅守傳媒天職的新聞機構能多守一天,香港暗無天日子就會遲一點到來。世事難料,誰能斷然說在堅守過程中一定不會有出人意外的轉機?這是堅持下去的第一重意義。
 
而更重要的是,即使最終真的連《蘋果》也倒下了,言論自由空間真的壓縮至叫人窒息的程度,在倒下前若能堅持奮戰,氣節就得以保存,在時勢轉變時就有浴火重生的希望。強權要摧毀的絕不只是外在的東西,它要摧毀的是內在的精神價值,只要人心不死,強權就仍未取得真正勝利,任何能鼓舞人心對抗不義的精神力量都是強權所憎惡的,而這亦是它痛恨肥佬的原因。想想一個本可安享晚年的富豪,竟為了追求公義而甘受迫害下獄,資產也被凍結甚至充公,而他竟然無怨無悔,還有寧定的心在獄中追求靈性生活,這樣的一個人所帶來的感召,將會埋藏在多少人心裡?這些感召的種子若散播開去(事實上迫害越大,散播就必然更深更廣),強權又怎能安寢?事實上肥佬的受苦絕非徒然,他的感召也不用等到將來才見效果,《蘋果》員工不僅沒有四散,凝聚力和士氣反倒更旺盛了,無數被肥佬感動的人,也正在前赴後繼參與這場精神價值之戰。

黃之鋒早前在法庭上高喊:「我哋改變唔到世界,但可以唔畀世界改變自己!」[4] ,這句話令人聯想起電影《惡與他們的距離(There Is No Evil)》導演拉素羅夫(Mohammad Rasoulof) 。跟之鋒一樣,這位伊朗導演因堅持揭露當地獨裁政權的惡行,終身被禁拍戲,被沒收旅行證件,但他認同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信念:「無能者的能力在於拒絕(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 is to say no)」,每個身在極權制度中的人都有責任守護自己的靈魂,都有責任拒絕成為幫兇,拒絕成為邪惡制度的一部份。[5] 對於不服從的代價,他的回應很有意思:

其實在很多情況下,拒絕屈從的代價並不總是那麼駭人。(在抗拒權力操控的過程中)失去一些東西,卻會得著更寶貴的,例如自我價值(I think that in many cases the cost of saying no is not as destructive as some people fear. If you lose one thing, then you also gain more important things like self-worth.)

對於這番話,相信肥佬會百份百認同,因為他與惡的距離也曾是那麼接近。早前有作家分享一段有關肥佬的往事,指極權早年也曾託肥佬友人於台灣向他招安,只要他願意屈從,旗下報業立刻可進入強國經營,只要內容不涉政治,他的身家會以幾何級數暴漲。據說肥佬的反應很誇張,竟立刻叫保安把友人趕出門外,只因他深知那種誘惑有多大,而只差那麼一點點,他也會成為「平庸之惡」的一份子。但他畢竟是守住了,而且直守到今天,而縱使身外之物都一點一滴給奪去了,他卻始終能保存人生裡更有價值的東西,也就是對公義和良知的執著,而相信也是因這種執著所產生的感召,才有樹倒猢猻撐這樣的景象吧!

附註:
[1] 肥佬黎在監裡(四)——黑暗中的美善力量(眾新聞、2021.1.3)
[2] 保安局引《國安法》凍結黎智英私人股份及資產 壹傳媒指不影響運作 壹工會︰謹守崗位繼續報道(眾新聞,2021.5.14)
[3] 【凍黎智英資產】開完A1會 《蘋果》副社長︰報紙照常出街 前線記者:為讀者堅守真相(立場新聞,2021.5.14)
[4] 【六四集會案】4認罪被告全被還柙候判 梁凱晴首被囚 黃之鋒欄內喊:唔好俾世界改變自己(眾新聞,2021.4.30)
[5] 【旅行反思】伊朗不是「邪惡軸心」嗎? 旅行時為何看不見「邪惡」?(立場新聞,2021.5.2);Interview: Mohammad Rasoulof(FILM COMMENT、2020.4.3)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