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文憑試雜思


考試前,讀著中文科的文言範文,心裡總有不安。念著的仁義禮智,忠信孝烈,恍如隔世理想,過時癡語怎能在試卷寫出;便是寫出來,也是自欺欺人,走出去,又如何與香港接洽。擬題者甚知我心,一篇赤壁懷古,一篇莊子逍遙遊,極少有地不問孔儒,恐怕也不願考生掙扎寫與不寫,而暗暗以老莊逍遙的思想勸慰——人人渺小,世事難料,香江黯淡也不妨闊達一點。真是煞有苦心,極堪玩味。

說來儒家理想向來高極,不易達到。曆朝士大夫以古聖賢王所行之仁政為標準,孜孜求治,但能貫徹始終的仁王賢相也是寥寥,禮崩樂壞而天下愁怨者終屬多數。仁政難至,或可說是其標準太高,但香港似乎又是另一種境況——為政者並不以仁政為榮,甚至倒逆而行,轉而求不仁之政,其政事可數,直可見出他們以不仁不義為榮的新時代新精神,我自愚鈍不能參透,但時代總要有進步革新,不能事事因循沿革,這種新的政道,大概總不是壞事。如此,仁政又不再是過高的理想,而是過時的毒藥,人人棄之。至於其餘儒道,自然也該一併丟棄,中文閱讀試卷不出孔儒,恐怕是大勢所趨。課程改革更是刻不容緩,那些與新政不合的孔子思想全該換掉——換成法家甚好;所謂捨生取義的歪理更有煽動之嫌,絕不能再荼毒學生。

通識科洋名Liberal Studies,直譯自由教育,今年的試卷卻見盡其不自由。電子競技、環境保護、港人運動、消費習慣......翻遍試卷,努力尋找中港政治的蹤影,竟無所獲。你甚至懷疑是否置身2021年的香港,何以整份試卷透露著上世紀的安逸閒適,字裡行間,竟有處身清平世界的錯覺。久有象牙塔之說,一直以為這是大學的專稱,但原來在嘗試進入大學白塔的比試裡,人早已飽嘗與世隔絕的超然。你終於明白為何殺科更名:本無自由。

所以到了中國歷史科考核,無文革等敏感話題再不意外,反是教育局網站上寫著的課程宗旨值得言說:「培育個人對社會、國家及民族的責任感」、「建立民族認同感」。亂世古人總愛寄情歷史,務求從不堪的現實政治抽身,在歷史書裡找尋、寄託家國之情,謂之尋根。教育局以此為宗旨,其所不知,這種藏在史書裡的家國情懷,便僅限於對中華古國的傾慕,畢竟人有今古之分,神遊追思之情,是斷斷帶不出來現實的。零八年北京奧運,國譽鼎盛,香港人的民族國家認同因而鼎盛,今日合上史書,北望九州,民族之思斷然流止,又能怪誰!真是哀哉,今日香港,如欲找尋國家與民族,又不願犯安全法,恐怕真要依教育局之議,翻開史書,像一個流離落難的古人那樣,尋找卑微虛幻的歷史情懷,以此充數。

宋末詩人、畫家鄭思肖的墨蘭圖。網絡照片

我們終究也算是流離落難的人,不過這種聊以自欺的家國,不要也罷。鄭思肖所畫墨蘭無土無根,近日多了閒情,竟真讓我發現路邊有棵無根樹,枝葉糾纏旁樹懸掛空中。這便是流離者的歸宿——根被斬斷,便努力在自己的正下方、在所立之土重長根部,亭亭傲立,並以此為家國。容我一廂情願地說,這便是所有漸失家國的香港人的歸宿。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