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當政治的短期利益凌駕規劃時⋯


港府在2021年5月10日在立法會提交新界北發展的文件(立法會CB(1)855/20-21(03)號文件),目的是要求撥款進行規劃及工程可行性研究。議員十分雀躍,紛紛表態支持與深圳以至大灣區融合,敦促政府增加過境交通基建,通過了「以口岸經濟帶動新界北發展」的無約束力議案。議員認為香港有七個口岸,應以口岸經濟帶動邊境開發,並認為應與深圳及大灣區的其他城巿合作,協助新界北轉型。近年融入大灣區發展高唱入雲,無論東大嶼山、新界東北、新界西北、以至九龍東或西的規劃發展,官員和許多「識時務」者都會提出雄圖大計,建設科技創新、物流、金融、法律調解、醫療、文藝、旅遊⋯中心,總之,提出者都有明顯的政治訴求。當政治凌駕規劃時會有何後果?極有可能嚴重衝擊規劃的科學性和可預測性,進入了一場發展的豪賭,後果可以是災難性的。

「政治是眾人的事」,這是孫中山的名言,解說準確,世人無法逃避政治,你不理它,它天天也會找上門。政治就是受當權者操控,而當權者都有陽壽,政治生命也比陽壽短;在其短短的政治生命中,又首先考慮自身的名和利。為人民服務的當權者,歷史上是否存在?是個爭論不休的疑團。當權者以短期利益為重的判斷,就算不完全準確,也距離事實不遠。當坊間提及事情不應受政治干擾時,所講的政治,應為政治人物或團體的短期利益,凌駕一切。當政治凌駕規劃,就如同一個汪洋大盜拿著「架撐」衝入一間古董塘瓷舖,任意打攔價值連城的古董塘瓷,要脅店主拿出現金,飛奔逃遁。
 
規劃當然有短、中、長期的考量。重中之重是規劃未來,亦即有長遠的視野,估量和籌謀,政權的更替不會是考慮因素。規劃固然反映當權者的雄才大略,但當權者絕不可能綁著現在和未來所有持份者,按其規劃意願實現規劃藍圖。因此規劃程序都會諮詢持份者,儘量將持份者的意欲納入規劃藍圖,換言之,一份規劃藍圖應反映不單是當權者的意圖,亦同時反映民眾的意願,而最終能否落實,還是要看民眾的意願。

香港在六、七十年代曾規劃自給自足的沙田、屯門、元朗、大埔等新巿鎮,住宅旁有工業邨,預期居民可以在區內返工、返學、娛樂。可惜,香港從沒一個規劃自給自足的新鎮完全落實。隨著大陸改革開放,工業北移,這些工業區有些成為貨倉,傢俬陳列商舖,甚或藝術工作者的工作室,甚少區內居民在這些工業區返工。到了規劃東涌,明知飛機噪音擾人清夢,都要建一個十多萬人的新巿鎮,意圖還是讓東涌居民到赤鱲角機場返工,以支援機場發展。但據調查,只有少於百份之十東涌在職人口在機場返工!運輸設施難以應付新巿鎮往返外區返工返學的需求。結果,八、九十年代,屯門元朗居民經百般爭取出外交通設施,才有西鐵和擴濶青山公路及提升屯門公路。經此教訓,隨之的交通規劃不單吸納城巿人口和土地規劃的數據,更根據每十年進行一次的出行習慣調查結果,作基本、中度及高度發展境況的基建預測,以應付包括生意人的民眾不完全跟隨規劃意圖居住、置業和就業。
 
規劃失效的經驗讓香港建立一套自我檢討和修正的規劃機制,關鍵是讓民眾的參與更廣更深,了解民眾的意願,和讓民眾有主人翁(Ownership)的良好感覺。這主人翁的情感會令民眾更情願安居樂業,更想見到規劃發展的落實,而感到自豪。民眾諮詢,參與以至共同規劃漸漸成為一套行之有效的程序,專家負責搜集人口增長和經濟發展等數據,以最科學的方法分析後提出未來二、三十年的全港、地域及地區規劃,有層有次,民眾看到遠景,發展方向,大區小區的發展,環環緊扣。民眾有份提意見,凝聚共識。多年艱苦建立的規劃機制一度成為香港的無價的資產。
 
規劃程序積累了半世紀的經驗,成為香港無價的資產。可惜,近二十年來,這套資產似乎已棄而不用,原因可能係走這程序太花時間,見不到即時成果。結果沒有了整體規劃,只有無層次、無系統的區域及小區規劃;連帶整體交通運輸規劃都消失了。政府最近在立法會討論的新界北規劃、較早的新界東北、新界西北、九龍東、九龍西等規劃都是只見樹林,不見森林的傑作。融入大灣區和建屋成為主題,民眾參與越來越少,長官的指令一份比一份多,大嶼山過千公頃填海建島是代表作。取代整體交通運輸規劃研究的是公共交通研究、行人設施研究和鐵路發展策略2014等,極其量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規劃,民眾無從參與,研究結果很大程度反映長官的意願,或回應政治人物和政團的申索,不清楚鐵路上高山的難度和成本效益,把東九龍線硬生生的列為項目是一例。

截圖來源:鐵路發展策略2014

當政治的短期利益凌駕規劃,部份有權勢的倡議者會以直覺取代科學數據,認為只要擁有洪荒之權力就可以把規劃落實,或者,倡議者有種堅定信念:最重要是現在提出過,成功失敗是幾十年後的事,怎樣評價都無所謂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