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真係保護動物? 揭利用野生動物牟利龐大利益集團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上個月有三隻金錢豹走失後瞞報18日,引起外界關注。園方本來解釋指擔心引起公眾恐慌,但後來承認不想影響五一假期入場人數才瞞報事件。有傳媒翻查在剛過去的五一假期,動物園旅客有9.77萬人次,門票收入達1300萬至2100萬元。根據2018年的數據,動物園這個產業在內地資產規模達3400億元。而出事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背後集團賺錢的方法不止動物園這個產業,利用動物資源賺錢可說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雙面的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


《眾新聞》從內地查冊網站天眼查,翻查涉事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母公司是龍暉集團有限公司,而龍暉集團旗下有龍暉藥業有限公司,主要研究和開發野生動物資源。龍暉集團集團的母公司是雄鷹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前身是國家林業局定點生產獵槍的企業。

諷刺的是杭州動物世界同龍暉集團的法定代表人叫張舉彥,這人同時擔任中國野生動保護協會第五屆副會長。


再看這個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第五屆副會長,除了剛提到的張舉彥,還有廣東長隆集團總裁陳萬成以及漳州片仔癀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前負責人劉建順。這些企業都是利用動物賺錢,或用動物做中藥藥材的公司。以片仔癀這種中藥為例,它的成分就包括有牛黃、蛇膽等,皆從動物身上擷取。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宗旨顧名思義是保護野生動物,包括拯救珍稀瀕危野生動物和保護生物多樣性,但協會的副會長卻透過野生動物賺錢,令人質疑是否違背協會宗旨。


首都愛護動物協會創始人秦肖娜評論指,打著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名義傷害野生動物的事是一個社會價值觀撕裂的現象:「所有都是和野生動物保護相違背的,這就是個笑話。名義上打著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副會長、常務理事,他背後幹了甚麼?他是做野生動物開發利用的。這個現象在我們目前社會中這個利益集團以各種名義進入國家、省級野生動物保護機構,掛著外皮做傷害野生動物的事。」


野生動物「保護」與「利用」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在1983年成立,受國家林業局管理、指導和監督,第五屆會長是國家林業局副局長陳鳳學。協會的職責除了網站上聲稱保護野生動物和教育市民生態保育,還有「推動野生動物繁育利用行業自律和行業規範」。協會旗下還有一個2018年成立的「保護繁育與利用委員會」取代前身的「養殖事業委員會」,委員會下面再有17個分支,包括蛙類、蛇類養殖專業委員會。


去年疫情風聲鶴唳說要禁食野生動物的時候,蛙類養殖事業委員會反其道而行,在公眾號發表題為《野生動物養殖是人類祖先的偉大創舉》文章,指因為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食野生動物是武斷而且不科學、不理性,又指野生動物是人類「剛性需求」。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旗下的蛙類養殖專業委員會。


雖然文章惹來批評後下架,不過委員會會有如此論述,其實反映著利用野生動物背後龐大利益。以東北林蛙為例,牠的產品雪蛤油可以賣到每斤幾千甚至上萬元。


首都愛護動物協會創始人秦肖娜批評,所謂協會其實只是反映著業界利益而非真正的動物利益,協會做的事跟動物保護大相逕庭。這個龐大的利益集團已根深蒂固,多年來一直影響著當局政策及法律制定。


以2016年修訂的《野生動物保護法》為例,當年新增一章關於「經營、利用和管理野生動物」,相比之下,野生動物保護的章節還要少兩條條例。「應該把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做好,野生動物利用、買賣這樣的商業行為應該是從野生動物保護法剔除出去。2016年的修例實際上是倒退,打著科研利用旗號,實際上保護商業行為。」


民間保護動物人士:問題積重難返


首都愛護動物協會創始人秦肖娜認為杭州動物世界金錢豹走失一事,審批的單位同樣需要為事件負上責任。而事件除了反映背後利用動物賺錢的利益集團,更涉及到整個社會對待動物的觀念問題:「把野生動物囚禁起來坐監獄一樣去展示,吸引公眾參觀來賺錢,這個完全不是保護,這種方式應該被文明社會淘汰。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到底是甚麼機構?誰批准他的?被囚禁的野生動物,老虎、豹子都是一級保護動物,誰批准他的?」


秦肖娜指當局多年來呼籲要保護野生動物和環境,惟在龐大利益前淪為空談。她認為要真正保護野生動物,除了在宣傳上強調,更要以實際行動制止利用和殘害野生動物的商業集團:「我們宣傳上、口頭上講保護野生動物,未能制止利用野生動物的商業集團、利益集團。這個問題積重難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