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洞悉世情的智慧:學習與孤獨並處


記得多年前遇上一位案主,性格孤僻,父母離世後,他基本上是「斷六親」。
 
案主年輕時曾在外國留學及工作,但返港後際遇欠佳,屢屢遭同事排斥,最終由行政工作慢慢「降級」至做速遞員;那邊廂,他與兄弟姐妹之間因家產問題爭執不休,後者極想將案主獨居的祖屋賣掉,分錢套現後各行各路。

網絡插圖

大概因為個人經歷的關係,案主對周遭的人都極不信任,即使是面對社工同醫護,也展現出極強的防衛心:小小的事情都會挑剔投訴,予人的觀感就像一頭「受了傷的箭豬」。
 
案主經常抱怨醫護及社工既「無心」也幫不到他,他也不願意服食情緒藥物。不過,縱使如此,他仍然有定期出席精神科覆診,也不時約見醫務社工表達訴求。在筆者看來,案主縱使對人性感到失望,在內心深處他仍然渴望維持與外界的連繫。
 
筆者當初遇上案主(按:經醫務社工轉介),他也擺出一副戰鬥格,揚言「天下烏鴉一樣黑」,他對我一點信心也沒有,只是勉為其難,給少少時間讓我證明自己。
 
坦白說,遇上這類被業界形容為「刁難人士」的案主,自己也沒有多少板斧,可以做的,就是專注聆聽對方的想法及感受,並適時表達認同。
 
更重要的是,筆者絕非為討好案主而盲從附和。工作多年,確曾遇見不少「冷漠」的社工及醫護,以行政程序與規矩行先,內心未能容下半點彈性及人文關懷。還有,「利字當頭」的社會氛圍,也造就了很多家人或朋友,因金錢問題而反目成仇。是以,案主「憤世」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大概是因為我嘗試理解案主的感受,而不是很快便提議對方調校自己的想法,又或者鼓勵他換過另一個角度看待問題,經歷數次見面之後,案主的情緒平靜多了,也有空間整理自己的思緒。
 
往後的日子,案主除了與筆者分享日常生活的苦惱,更多的時間是回顧自己的生命史:在外國留學的日子;在外地工作遭受種族歧視;回流香港後職場上遇到種種挫折;父母相繼離世的沉痛;兄弟姐妹之間的恩怨情仇;因拒絕参加聚賭無法融入同事的圈子……

筆者聽得愈多,也就愈能理解他的「憤世」,為何對人性的看法如此負面,即使感到孤苦,也拒絕開放自己。
 
到較後的時間,筆者因要離開服務的中心與案主作總結面談,他送上「人間正道是滄桑」的詩句,又指出人的出生及離世都是「獨來獨往」:一個人無論如何兒孫滿堂或高朋滿座,到頭來最多的時間都是面對自己。因此,人生的本質就是孤獨的。
 
有讀者或會認為案主在說「酸葡萄話」,但坦白說,筆者當時感到驚訝的是他那份洞悉世情的智慧。事實上,我們做社工的常常強調人要擴闊社交圈子,加強支援網絡,無形中也讓案主們以為,孤獨或少朋友是不好的事情。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能夠以「從容」的態度接受孤獨,與自己相處,其實也非常重要。畢竟,獨處正就是人生其中一種常態。
 
感謝案主,時至今日,每當感到孤單時,筆者仍然會想起他的說話,而這也為害怕獨處的我,送上一點力量及安慰。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