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十一遊行案】辯方求情:被告和平示威沒煽動暴力 屬公民抗命 官反駁:不斷講不代表會和平


前年10.1遊行未經批准集結案,陳皓桓、黎智英、何俊仁等10名被告上星期認罪,需即時還柙,案件今早在區域法院作求情。多名辯方代表求情時強調,各被告並沒有意圖使用暴力示威,亦沒有煽動暴力,只是行使《基本法》保障的和平示威權利,也不應該將10.1當日發生的暴力事件歸因於各被告。代表吳文遠的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夏博義陳詞時,以上世紀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作例子,指出即使遊行不是直接針對不公的法律,亦可被視為公民抗命。

法官胡雅文多番打斷在辯方陳詞,認為不能忽略當日出現的暴力事件,又直言「他們不斷地講(保持和平),不代表就會發生。」案件將押後至星期五早上判刑。

部分被告庭上陳情或呈上的自述信全文:

陳皓桓庭上陳情全文

吳文遠陳情信全文

李卓人陳情信全文

梁國雄陳情信全文

何秀蘭陳情信全文(英文)

前年10月1日,陳皓桓、李卓人、梁國雄、何俊仁以個人名義發起遊行。資料圖片

代表律師:李卓人、何秀蘭是和理非民主派

代表李卓人和何秀蘭的大律師吳宗鑾首先陳詞,指出兩人均是「和理非」民主派,一直反對暴力。他強調,兩人當日只是行使《基本法》保障的集會自由,兩人亦相信假如越多市民能參與合法的和平遊行示威,則更少市民會訴諸暴力。

吳又提出,雖然10.1遊行當日在政府總部一帶出現暴力衝突,但衝突是在遊行隊頭抵達中環後兩小時才發生,沒有證據顯示兩者有關聯或有因果關係。胡官聞言反駁,當日的遊行隊伍有一定長度,隊尾與隊頭不會在同一時間抵達中環,加上暴力事件在遊行路線上發生,質疑如何斷言兩者沒有關係。吳宗鑾回應,他希望提出沒有明顯證據顯示兩者有關聯。

吳宗鑾又指出,兩人在開審前10天已決定認罪,節省法庭時間和控方資源,懇請法官能考慮減刑。他又引用胡官在818和831未經批准集結案的判刑,希望李卓人兩項控罪的刑期能同期執行 。

吳宗鑾在庭上讀出李卓人和何秀蘭的求情信節錄。其中李卓人在信中提到,如果愛國等如愛黨,「那就輕鬆很多」,只需絕對服從中共。但李卓人稱:「選擇了活在真相,堅持我思故我在。我的愛國是愛人民,國家的功能在保障人民的自由和尊嚴,而不是控制人民的思想行為。」李形容這是他所揀選的民主路。

法官胡雅文。資料圖片

潘熙:眾被告沒使用、煽動暴力  胡官:不斷說保持和平不代表就會和平

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梁國雄求情。他指出梁國雄與一眾被告在10.1當日一直強調和平示威,他們沒有意圖使用暴力,亦沒有證據顯示他們曾煽動暴力。潘熙強調,除非有證據顯示梁國雄和一眾被告有意圖或曾煽動群眾使用武力,否則他們只是行使《基本法》所保障和平示威的權利,亦毋須為當日發生的暴力事件負責。 

胡官反駁,警方事前因為擔心出現暴力事件而禁止民陣遊行,事後證明10.1當日的確發生暴力事件。她直言不能因為一眾被告不斷強調保持和平便忽略當日發生的暴力事件,「他們不斷地講(保持和平),不代表就會發生。」

潘熙回應指,辯方同意警方事前曾作警告,10.1當日亦曾發生暴力事件,但希望法庭不要將暴力事件歸因於一眾被告。潘熙又澄清,不是要法官忽略當日的暴力事件,但希望法庭不要將當日遠在港島西區和黃大仙等地的暴力事件歸因於梁國雄而提高量刑起點。惟胡官反駁,當日的確有遊行人士走到西區,潘熙指遊行已在中環結束,胡官則稱遊行是「移動的生物」(moving animal),不能單純說在中環已完結。 

潘熙在求情中提到,梁國雄多年來提出多宗司法覆核,包括早前覆核懲教署要求男囚犯剪短頭髮的決定,顯示他真心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他又呈上多封求情信,指出梁國雄長年協助新移民、難民、無家者、長者等草根和弱勢社群。

資深大律師潘熙。資料圖片

梁國雄陳情信:公民抗命不必祈求憐憫

大律師黃宇逸在庭上讀出梁國雄的求情信。梁國雄在信中開首稱「我已認罪,但不認錯。」他指出認罪是因為確曾公開呼籲市民參加10.1遊行,並於10.1當日與市民並肩遊行。但他強調不認錯,因為「無愧於心,根本無錯可認」,10.1遊行只是行使《基本法》賦予的權利,運用固有自由表達政見,反問何錯之有? 

梁國雄在信件結尾指出,「公民抗命本就是訴諸群眾良知,光明磊落的行為,根本毋須有所隱瞞,亦不必祈求憐憫。」他表示已選擇抗命之途,明白入獄承擔刑責是「必經之徑」,並以陳獨秀的詩句「行無愧怍心常坦 身處艱難氣若虹」作結。黃宇逸讀畢求情信後,旁聽席眾人鼓掌,法庭保安隨即制止。

辯方憂判阻嚇性刑罰帶來寒蟬效應  盼判何俊仁、楊森、單仲偕緩刑

代表何俊仁、楊森、單仲偕的大律師布穎琪求情時強調,10.1遊行屬於公民抗命。她提出,眾被告發起遊行是抗議政府打壓和平示威集會的自由,因此選擇在10.1當日發起遊行。她表示,除了個別暴力事件外,當日的遊行大致和平,亦正因為遊行保持和平,警方在遊行期間沒有干預或驅散。布穎琪又稱,如果法庭最終決定對一眾和平示威的被告判處阻嚇性刑罰,將會帶來寒蟬效應,影響群眾行使和平示威的權利。

布穎琪簡述何俊仁、楊森、單仲偕三人的個人背景和公共服務,懇請法庭能判處三人緩刑。她指出,何俊仁與楊森早前分別因818和831未經批准集結案獲判緩刑,本案發生時的社會背景與該兩案相同、案發時間相近,如果兩人不獲判緩刑會與該兩宗案件矛盾。她又希望法庭考慮三人並非為一己私利而觸犯法例,判處緩刑。她又庭上讀出楊森的自述,楊森強調他認罪但不認錯,指出10.1當日是公民抗命,他會承擔刑責、不上訴,又指會繼續留守香港,與港人一起鍥而不捨守護一國兩制。

代表控方的大律師林芷瑩隨後陳詞,引用高等法院的案例指出,如果被告在定罪後,仍然堅持無罪,則不能視他們為真誠悔疚。布穎琪質疑控方要求法庭判處更重刑罰並不合理,林芷瑩則澄清她只是提醒相關法律原則。布穎琪反駁,林引用的案例是考慮判處社會服務令是否適合,並不適用於本案。

本案部分被告,(左起)何俊仁、蔡耀昌、楊森、吳文遠。資料圖片

夏博義陳詞:10.1如美國黑人民權運動  非針對不公法律也屬公民抗命

代表吳文遠的資深大律師夏博義在下午陳詞,他強調10.1遊行是公民抗命。他稱一眾被告認為警方禁止遊行的決定違反《基本法》,惟當時距離10月1日只有數天時間,民陣與各被告不可能訴諸司法覆核,遂以公民抗命方式抗議。胡官質疑當日遊行是針對「五大訴求」,而非針對公安條例和警方禁止遊行的決定。夏博義以上世紀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作例子回應,指出當年美國黑人因示威爭取平權被捕,即使並非直接針對不公的法律,仍被視為公民抗命。胡官續指,香港仍有示威自由,只是受到若干限制。夏博義回應指,美國當時亦容許黑人有示威權利。

夏博義求情時指,與818流水式集會相比,10.1遊行規模相對較小,只有10萬人參與。他又指出,吳文遠在本案的角色較輕,沒有發表言論、叫喊口號,加上他知名度不算高,不會有大批市民因為他出現而參與遊行。

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夏博義。資料圖片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夏偉志和代表蔡耀昌的大律師潘定邦陳詞時,則集中交代兩人在案中的角色輕微。其中夏偉志求情時表示,黎智英在10月1日之前並沒有角色,只在遊行前接受訪問稱他要「行街」,遊行期間亦只站在後排,沒有意圖煽動暴力。夏偉志稱,根據近期未經批准集結的案例,明白要求法庭判處非監禁式的刑罰並不現實,但懇請法庭考慮黎智英的個人背景,特別是他在可見的將來都會被囚禁,希望能判處較輕的刑罰。潘定邦求情時則指,蔡耀昌在案中角色較輕,他在遊行開始前一直未有現身,在遊行期間也難以看見他的身影(barely visible),在其他被告發言時亦保持一定距離。

陳皓桓親自陳情:不是抗命,就是認命

身穿「復仇者聯盟」外套的陳皓桓,在庭上表示已解聘律師團隊,選擇親自陳情。他走到律師席前,左手手執陳詞文稿陳情。他指10.1當日民陣發起遊行,正因6月至9月間政府對市民訴求沒有回應,「民間社會不停發起遊行,立法會議員約見特首林鄭月娥尋求對話,解決社會紛爭。可惜,政府只在9月撤回修例,而沒有回應其他訴求;特首只道歉,承認強推修例是錯誤,卻不願下台。」

陳皓桓指「暴政必生暴力,解鈴還需繫鈴人」,「經歷6月至9月政權無視人民訴求,繼而以制度剝奪人民自由,再經歷7•21元朗恐襲事件政府的冷待,以及警方濫權施暴,人民對政府失去耐性、躁動、不安實屬正常表現。如果人民在合法權利下能夠發聲,我與一眾被告又何須違法公民抗命,站在法庭接受審判?如果政府聆聽人民訴求,人民又何須以武力迫使政府回應?」

他引用1917年爭取女性投票權的美國女權運動領袖愛麗斯保羅(Alice Paul)在發起公民抗命時曾說:「不是戰鬥,就是投降;不是征服,就是屈服」,最後她被判處七個月監禁。「今天,我想借用這番話:「不是發聲,就是無聲;不是抗命,就是認命」。我們做了公民抗命的選擇,亦跟從我們的理念,決定認罪,但絕不求饒,也絕不後悔。」陳皓桓陳詞完畢後,公眾席響起約10秒的掌聲,法官胡雅文一度瞪著公眾席,法庭保安要求公眾保持安靜。

民陣召集人陳皓桓。資料圖片

親友打氣聲此起彼落  陳皓桓:荔枝角熱到啊媽都唔認得  

早上開庭前眾被告被帶上庭,旁聽席的親友和公眾都高呼打氣,「加油啊」、「頂住啊」此起彼落。其中最年輕的兩名被告,民陣召集人陳皓桓和社民連吳文遠表現輕鬆。陳皓桓穿上「復仇者聯盟」的外套上庭,面露笑容,不斷向旁聽席揮手。休庭期間又稱荔枝角收柙所十分酷熱,形容「全身生曬熱痱」、「熱到啊媽都唔認得」,但表示已經看過醫生、亦有搽藥膏紓緩症狀。吳文遠則一度除下口罩,向旁聽席展露笑容。

案中多名被告屬首次被還柙。其中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出庭時顯得疲憊,有向親友輕輕點頭示意向揮手。另一民主黨前主席楊森的精神不俗,甫出庭時雙手揮拳,又舉起雙手向親友做心心手勢。現場有親友高呼,向他報告昨晚煞科的英超結果:「利物浦排第三啊,曼聯排第二啊!」葵青區議會主席單仲偕的精神也不俗,但與上星期上庭時灰黑的頭髮相比,頭髮明顯變白。

一眾被告離開法庭時,旁聽席的親友和公眾都站立揮手道別。陳皓桓離庭前高呼「沒有抗爭」,眾人和應「哪有改變」,他又高喊「五大訴求」,眾人回應「缺一不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