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初選47人案】余慧明還柙辭工會主席 戰友陳國誠風高浪急擔任副主席 前赴後繼「無負自己」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因參與民主派初選被指涉違國安法,今年初1月6日被捕。陣線戰友陳國誠憶起她被捕前不久,二人才吵了大架,「(知道被捕)嗰刻心情好複雜,我以後可能有機會見唔到佢喎,心諗唉點解鬧交架……」余慧明1.06保釋後,劫難化解了二人嫌隙,甚至試過隔著電話哭訴心聲。然而,就在2月28日提早報到後,余被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還柙至今,期間遭醫管局停職,亦辭去工會主席職務,案件將於明天(5月31日)再提堂。

去年才加入工會的陳國誠,在時代巨浪中捲上前線位置。27歲的陳國誠並非醫管局員工陣線的草創成員,而是在《國安法》通過後才擔起副主席一職,他這樣形容自己的心態:「因為前面已經退縮咗好多年,或者一直企喺嗰個位無行前,其他人行到好前,然後被人『殺晒』。而家個社會就淨番你依班人喺度,你嘅選擇就係:一係退,一係繼續做返多年來、覺得舒服又可以做到嘅位置。」

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陳國誠。莊曉彤攝

《國安法》起訴名單越來越長。民主派初選中參戰衞生服務界的余慧明,最終取得2000多票出線,但亦成為4位候選人中唯一被起訴的人。

余慧明自2月28日起被還柙,陳國誠(David)四度去羅湖懲教所探望她。陳國誠形容,余一貫堅強,精神亦頗飽滿,「個人無咩變,有時講啲柒嘢,又會笑吓你啊,會反我白眼。佢好鍾意反我白眼,好似平時傾偈咁。」不過,余本身有頸痛舊患,食普通止痛藥都無效,要等懲教署為她取得醫院處方藥物,結果有幾個星期「痛到飛起」,現時亦不能長時間低頭寫信。

問到余慧明在獄中做些甚麼,陳國誠說,余慧明看了很多自己都未睇的書,例如《想像的共同體》,之前又試過入好青年荼毒室的《帶本哲學書上街去》,但懲教拒批。「佢話有跑步喎~」聽來似乎有點質疑?他笑笑沒打算反駁,只道天氣很熱。的確,今年5月熱得不像話,監房更如蒸籠,而女囚仍然要穿長褲,男囚才可以穿短褲。

醫管局員工陣線前主席余慧明。資料圖片

因工會結緣 見證主席進化

陳國誠與余慧明去年初才相識,就在工會籌備罷工的首次會議上。在那之前,陳國誠其實對工會抱觀望態度,直至見到副主席羅卓堯(Ivan)才覺得工會可靠,後來亦是應羅的邀請出席會議。陳國誠形容雖與羅不熟稔,但在學時分別投身中大和理大的學生會,算是認得彼此。「我好記得(2020年)年三十晚,1月中,武漢肺炎都開始喺香港有啲風聲。嗰時返緊工,Ivan打嚟話傾罷工,你有無興趣一齊傾吓。」

會議上,陳國誠只認得羅卓堯,後來得知是余慧明是主席,形容對余的印象是「好普通、平常」和「年齡大啲」。

余慧明是陳國誠中大護理系的師姐,陳國誠憶述:「我哋都有傾嘅——我中大參加學生會,你中大讀書時做咩?」余慧明的回覆是:「吓,無啊,宿生會囉。」做的是煮糖水、搞聯誼活動。余慧明畢業後到威爾斯親王醫院做內科護士,之後轉到深切治療部,人生就是返工、旅行、又返工、又去旅行,「聽落係好普通嘅人,佢都話自己港豬嘅。」陳國誠說。

事實上,余本來只想做工會秘書,但無人擔起主席重任,她在受推舉下接受了這個託付。直到2020年2月初,工會正式發起醫護罷工,要求港府封關救港,高峰期有7000人參與。陳國誠對這個「好普通」的主席開始改觀:「佢愈嚟愈有信心、有自己意見同睇法。嗰幾星期突然被大家推咗出嚟,然後要好急速逼自己成長。無端端一個普通人,做一個工會,然後搞一個罷工,全世界嗰幾日可能都望住你,我諗係唔容易,所以佢其實幾犀利,同埋我諗都好大壓力,所以令佢成日喊。」

余慧明有個外號叫「愛哭主席」,陳國誠形容:「有啲位佢講到一定會喊嘅,例如講到佢個friend可能要入dirty team、好驚,講唔到落去。然後發現,佢係一個幾重感情嘅人。」自罷工後,陳國誠就成為工會的核心成員,相處下來更發現余慧明責任感超重、做事有原則。

去年2月3至7日,陣線發起醫護罷工,呼籲封關救港。資料圖片

今年1月6日的早上,返夜更的陳國誠剛剛收工:「我嗰日好忙,完全無睇過手機,7點鐘放工同事細細聲同我講『拉好多人喎』。我問佢拉咩人,佢話『拉初選啲人喎』,我心諗『仆街喇,Winnie(余慧明)有初選』,即刻開手機睇,大家就係咁搵Winnie,有無上線啊、有無講嘢,完全搵唔到佢,大家就發現應該係『中』,跟住就搵佢屋企人,知道佢去咗警署。」

陳國誠耿耿於懷的,還因為1.06前幾日才與余慧明吵架,其後完全無對話。「直到嗰刻知道Winnie被人拉咗,心諗再見面時點搞呢,嗰刻好複雜,以後可能有機會見唔到佢喎,唉有啲內疚,又心諗『唉點解鬧交架,好小事嘅』。」之後陳國誠去到田心警署接余,相處如常。

劫難當前,雙方重修舊好,「大家知道相處嘅時間越嚟越少,平時鬧交嗰啲好瑣碎、濕碎,突然變得唔重要。」陳國誠甚至覺得交流比之前更好,工會成員各自分擔多些工作,讓余有多些時間處理自己的事,例如陪陪家人。

「我記得同佢有次講電話講到喊,無試過,相處咗成年,未試過咁深情對話。其實都有啲好笑,相處咗成年都無咩時間真係去deep talk吓,但係1.06之後就有。」那通電話,本來是談公務,說著說著陳國誠就開始向余懺悔:「講講吓就話知道佢時間有限,想多啲時間做返啲嘢,跟住講吓以前,覺得以前自己做得太少、做得唔好,懺悔吓咁樣。Winnie又容易喊嘅。」

時間的確有限,2月26日,所有1.06被捕者接獲國安處通知,更改原本4月8日的報到日子,須提前於2月28日到警署報到,當刻所為何事眾人仍未知曉。結果報到當日,47人即時被落案還柙,翌日提堂起訴,餘下的已成歷史。

余慧明自2.28遭還柙,陣線呼籲寫信打氣。莊曉彤攝

余慧明上庭翌日,遭醫管局停止其職務,3月12日余在還柙期間辭去工會主席一職。目前,陣線主席懸空,由兩位副主席代理,即陳國誠與羅卓堯。

陳國誠 2017年中大畢業、然後到明愛醫院做護士,在學期間做過學生會非常務幹事,雨傘運動當年亦組織過醫學院同學罷課。但醫護工會籌組期間,他沒有參與其中,直到工會在2019年底舉行集會見到羅卓堯,才受邀參與會議,漸漸成為核心成員,於去年11月成為理事並當選副主席,那時《國安法》經已生效。

陳國誠說,接下這個擔子前思考得較多,都是「代價」的問題︰「如果講真相係要被國安法拘捕,我覺得係無怨無悔,因為覺得自己真係無做錯。係,真係覺得,始終我對自己嚟講係做咗一個正直嘅人,最緊要係無辜負自己。」

以前細個,覺得壞人先會坐監,但係見到呢幾年,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佢哋坐嘅時候發現,原來唔係咁,到梁天琦,見到一代又一代,同自己係同齡,然後佢哋因為政治信念而坐監,而嗰啲信念或多或少都係認同嘅。跟住就發現,其實繼續做一個正直,而唔係一個屈膝嘅人,被捕係基本,坐監係好似我哋依一代人一定會經歷嘅階段。尤其是去到反送中,你慢慢會覺得,坐監根本就唔係十惡不赦、唔係好大件事。當你問自己,發現坐監對於自己嚟講唔係一啲好大件事,唔係一啲好懼怕嘅後果嘅時候,你咪可以繼續講你想講嘅嘢、做你想做嘅嘢。

陳國誠亦與身邊人交代過坐監的風險,父母叫他「唔好坐監、唔好坐監」,阿哥就叫他小心些;女朋友則反過來叫他不要因為陷獄無法相見,而有所顧忌。陳國誠還記住了朋友的名字怎樣寫,「大學year 1識到依家,都唔識佢個名點寫,好多筆畫。」記住了才能寫入探訪名單,另外還留了一筆錢做家用,他笑說那是阿哥唯一的要求。

27歲的陳國誠,去年11月起擔任陣線的副主席。莊曉彤攝

時勢艱難如斯,陳國誠沒想過後退一步嗎?站在這崗位的一定要是自己嗎?

「(呢啲問題)係一定有問過嘅,問過自己可以去到咩位、承受到咩位,我覺得係無free-rider嘅。喺爭取民主嘅過程入面,每個人都一定需要付出,但有多與少,一係行前、一係行後。當你見到,可能雨傘運動,到梁天琦,到2019年好多嘅人,其實已經犧牲咗好多人,佢哋行得比你更加前,或者比你更加勇敢,所以去到而家個位,望吓成個社會,已經再無咩人會發聲,職工盟上次街站都話自己第一排,佢哋本身唔係想做第一排。」

我諗而家個心態有啲似:而家好似到你,因為前面自己已經退縮咗好多年,或者自己一直企喺嗰個位無行前,其他人行到好前,然後其他人被『殺晒』。 而家個社會就淨番你依班人喺度,你嘅選擇就係,一係退, 一係你咪繼續做返咁多年嚟,覺得自己舒服、可以做到嘅位置, 而家呢個位就係,咁你咪繼續去做。

「我問過自己,OK﹗咁咪頂住先。」陳國誠說得坦然︰「所以去返最開頭嘅問題︰『點解係你』,因為前面都有好多年唔係我,所以而家先到我。」

訪問結束後陣線開會,圖為陳國誠與陣線戰友阿威(右)。莊曉彤攝

疫情爆發以來,工會持續就封關、醫管局政策、政府政策(例如「全民檢測」、安心出行)、疫苗數據等表達意見。《國安法》壓境後,工會主席被捕,勞工處又增設專門監察工會遵守《國安法》的職位,不免令人質疑會有工會被「DQ」(取消資格)。

工會前路難行 惟「毋忘初衷」

陳國誠表示:「勞資議題都有一日可能違反國安法,所以我哋覺得無啊,咪做住先,一切都照做,但會開會傾吓大家嘅判斷,睇吓有無啲位要調節。」他亦坦言,工會搞過罷工、好些疫症相關議題,都與政府唱反調,政府亦屢次不點名批評過陣線,相信工會有一定風險。

再者,罷工的秋後算帳到底是否結束,仍未可知。醫管局今年2月以扣薪處理事件,但留有尾巴指監管機構亦接獲許多投訴,會按機制處理。陳國誠認為有機會埋下伏線:「可能係透過發牌機構,例如護士管理局、醫委會去處理當日有份罷工嘅一啲同事。」大環境以外,工會還想要多接觸會員,希望維繫到現有近六千會員,亦想有更多人投身理事會或成為核心成員。

有時候,工會內部或會員都提出意見,認為工會是否應集中做福利等傳統工會的功能。但陳國誠想起余慧明經常說的「毋忘初衷」,「當時(成立)嘅初衷係希望快啲『大三罷』,因為我哋見到8.5大三罷雖然好似有20、30萬人參加,但係無咩組織。我哋想要大啲嘅罷工行動就要有組織,所以之後就各行各業搞工會,HAEA(醫管局員工陣線)就喺呢一個浪潮裡面誕生。」

「初衷就係你誕生喺反送中運動當中,而反送中運動係指向緊成個社會嘅政治議題。」但陳國誠續強調,工會亦都以醫護知識繼續說出真相,指出政府在防疫政策上的問題。「另外依家呢個形勢,經歷咗過去兩年咁多創傷,我哋好想會員之間可以見到彼此,所以我哋搞咗好多班安排好多活動,好想可以療傷。前路越嚟越難行,我好想Winnie出返嚟之後可以見到我哋仲企直喺度。」

5月28日,余慧明在懲教所度過生日,陣線理事將一張合照畫成生日卡,贈予余。陣線Facebook照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