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間諜之妻》普世正義VS愛國主義


對上一次觀看黑澤清的作品,是2017年的《來自星凶的愛》(散步する侵略者),一齣很奇怪又沉悶的文藝科幻片,講述外星人侵略地球,讓我摸不著頭腦。幾年後,他的新作《間諜之妻》(スパイの妻)贏得2020年威尼斯影展最佳導演銀獅獎,但揚威國際的同時,被日本右翼團體批評為「賣國電影」。

這齣電影的確很大膽,放在右翼當道的日本社會是「政治不正確」,黑澤清將日軍侵華進行人體實驗這段黑歷史放上國際影展,與戲中的男主角一樣「唱衰祖國」。幸好,日本還有藝術創作自由,否則黑澤清可能被貼上「間諜」標籤,被控違反《國安法》、勾結外國勢力、挑動仇恨政府云云。

電影講述在1940年二戰期間,神戶商人福原優作(高橋一生 飾)到滿州做生意後,帶了一位神秘女子回國,妻子福原聰子(蒼井優 飾)秘密調查後發現丈夫並非外遇,而是他意外發現日本關東軍在滿州進行人體實驗。優作和聰子打算將證據帶到美國引起國際輿論,但過程中被軍警津森泰治(東出昌大 飾)發現……

《間諜之妻》不是打鬥特務片,而是一齣小品,原先是日本放送協會(NHK)的電視劇,經過調整畫面比例和解析度後改為電影版。電影的故事結構、演員演繹方式和拍攝角度都像舞台劇,經常使用深焦鏡頭遠距離拍攝全景,後段開始才有較多淺景深人像拍攝,再加上配樂極少,整體感覺又像一齣紀錄片。

電影大膽批判「愛國」這種政治正確的社會價值觀,優作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在當時日本社會更是異類,他在早期已暗示過日軍將會戰敗,所以想及早去滿州看看;在中段又對當時仍被民族主義洗腦的聰子說過:「我是一個世界主義者,我效忠的不是一個國家,而是普世正義。」成為電影的金句。

優作當然不會效忠軍國主義國家和政權,甚至覺得連愛國都不是必須的,因為他效忠或愛的是普世價值。因此,優作才會計劃瞞著妻子,將關東軍人體實驗證據帶到美國,希望美國加入戰爭對付日本,盡快終結戰爭。雖然他想保護妻子,但始終也讓妻子發現了他的大計。

軍警津森泰治的辦公室掛著「忠孝」兩隻大字的書法掛畫,明顯與優作的價值觀作出強烈對比。他的正義觀很簡單,只是盲目忠誠,絕對認同政權一切所作所為和上司的指令,不理會其他任何事情。在優作面前,泰治顯得非常愚昧,他明顯代表著導演想要批判的盲目國愛主義。

福原聰子雖然愛著丈夫,但起初並不認同他,但當看見人體實驗證據後便覺醒,相信是出於作為人的善惡觀。她隨後更大膽策劃了一個計謀,但這個轉變太快,其實寫得有點不情合理,除非導演是想突顯「女人心、海底針」。

最後,值得留意的是,作為日本公營電視台的NHK竟然會如此大膽,拍攝這齣關於日軍二戰惡行的電影,實在令我驚訝。翻查資料,原來NHK在2017年和2018年也分別推出過關於「731部隊」的紀錄片,公開日軍侵華時慘無人道的行為。《間諜之妻》不算超好看,今次能夠贏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導演銀獅獎,相信與戲中反省戰爭歷史和宣揚反戰訊息有關,也是評審重要考慮因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