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當壓逼使用不同方式》--中國維權律師如何失去工作權利?


任意地拘留維權律師的例子在中國可謂司空見慣。如果當局發現維權律師影響他們的既得利益,甚至會將維權律師置於一個無法與外界溝通的拘禁環境。這在發生於2015年駭人聽聞的「709大抓捕」中彰彰明甚,當中有數百名維權律師或人士被當局拘留或騷擾。有的甚至指出在拘留期間被當局使用酷刑及惡意對待。

可是,近來似乎出現了另一種打壓維權律師的方式。當局透過大量地使用「年檢」、「注銷」或「吊銷」維權律師的執業證書使他們無法正常執業,從而打斷了維權律師的收入來源。箇中方法能如以下所述分為3個層次。

1)以「年檢方式」進行檢閱

與世界上絕大部分的司法管轄區不同,根據中國司法局出具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第58及第59條,在中國執業的律師每年均須接受由司法局及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按:中國全國律師協會為一官方營運的機構,旨在管理中國律師的執業)所主理的「律師年度檢閱」。簡而言之,這年檢制度將律師事務所及律師本人的執業證書納入一個年度續照的系統。這系統並非圖有虛名。事實上,當局經常利用這等權力來拒絕為某些律所/律師的執證續證,有時甚至不會透露拒絕續照的原因。

2)「注銷」律師執業證書 - 暫時喪失律師執業資格

「注銷」律師執業證書經常被當局用作打壓律師工作權利的手段。達致「注銷」標準極度寬鬆,根據《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23條第4項,律師若沒有被律所聘請超過6個月,當局便有權將該名律師的執業證書注銷。

這就解釋了為何經常會有新聞闡述了中國當局試圖影響一些律所的招聘事務。透過使用上述的「年檢制度」,中國政府就能打壓其定為目標的維權律師:首先,透過逼使律所拒絕聘用該名維權律師(否則就將律師事務所的執業證書注銷);然後再利用上述《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23條第4項,將未能獲聘超過6個月的維權律師之執業證書注銷。受影響的律師只能等待下一次年檢時重新申請執業證書,而在這之前他/她必須能找到聘請他們的律所。很多律所因懼怕「年檢制度」及「注銷」等手法而拒絕辦理敏感案件/聘請當局視為打壓對象的律師,從而令只有少數律師能辦理該等案件。

這制度表面上看來只是為了「規管」律師執業,但實際上此手法多被當局用作於「正當化」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因這制度賦予當局以「規管行業」之名打壓維權律師。更甚者是,中國當局利用此等制度打壓維權律師的例子可謂信手沾來,多不勝數,當中包括但不限於:劉曉原律師、王宇律師及彭永和律師。

3)「吊銷」律師執業證書 - 永久失去律師工作

代理「12港人案」的中國維權律師盧思位(左)及任全牛(右)均遭吊銷執業證書。

近期事件更凸顯了中國當局愈發使用「吊銷」:為三者之中最具破壞性之打壓手段,因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書意味受影響律師將永遠無法再度執業。

有關「吊銷」律師執業證書之法律條例主要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49條所述。但實際上界定足以「吊銷」執業證書行為之標準晦澀難明,幾近不可理喻。在2021年1 月及2月,中國維權律師盧思位及任全牛均在代理「12港人案」後短期內遭吊銷執業證書。根據官方文件,盧思位的被吊銷執業證書是因「在互聯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時間跨度長,發文數量多,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而任全牛律師被吊銷執證,根據官方文件,則指是因為在2年前的一宗案件中為當事人辯護時,沒有跟隨政府所定義的「邪教」。另一名律師襲祥棟均在2021年2月被吊銷執業證書,箇中原因是「持續打斷法官,公訴人發言」

打壓不但持續,中國當局更顯得比以往更名正言順

以往將維權律師或人士放置於任意及無法與外界溝通之拘留或強逼失蹤中,如今用上述手以「注銷」或「吊銷」維權律師的執業資格代替之,令中國當局表面上看來更名正言順,皆因前者必然會招來國際社群的攻擊及譴責,如在「709大抓捕」或近來的「廈門聚會案」中所示;惟後者則往往招來較少批評,因中國當局能向外宣稱這等做法只是「監管法律行業」。中國看中了國際社群缺乏對此等做法的認知,知道他們未能理解此手段的傷害,因此廣泛使用這等打壓方式而沒有招致任何後果。

可惜的是,這種手法沒有減少了對維權律師的傷害。首先,沒有執業證書,維權律師永不再能接受律師工作,即代表他們的收入將大幅減少。就如一名早前被吊銷執業證書的律師所說,打壓維權律師的恐嚇力與拘留他們不相伯仲。這等做法導致了律師心生恐懼,他們亦會因此時常進行自我審查而拒絕參與任何敏感案件。第二,他們作為律師保障百姓公民權利及人權的能力將無法再在司法體系中使用,即代表中國社會損失了一些極為重要,能保障民眾權利的重要社會資源。

展望

我們期望中國政府能立刻停止干擾維權律師工作權利這等手段。事實上,中國極度需要維權律師在其司法體系中運用他們的能力保障公民權利,從而發展其司法系統及達致成為一個真正「法治國家」。

原文取自於:When suppression takes various forms by Albert Ho (the Law Society Gazette, 9 April 2021)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