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命運」與「希望」的距離


事隔三年再見牛牛,訪問前他的經理人Desmond 告訴我,牛牛通過優才計劃已經成為香港的藝術家,除了在外地演奏外,一直居住在香港,本來去年就要推出新專輯的,由於COVID 19肺炎影響,延至上月底才發行這張「命運與希望」(「Fate & Hope」) 專輯,除了改編貝多芬的3首著名的鋼琴協奏曲:「命運」、「悲愴」與「月光」之外,還有牛牛首次以作曲家身份發表的原創鋼琴作品第一號即興曲 「希望」。

在我跟前的高個子,充滿自信的陽光男孩牛牛,他非常誠懇的答話,對於選擇錄製Beethoven 膾炙人口的「命運」、「悲愴」與「月光」,牛牛有這樣的說法。

他說在去年疫情的情況下,貝多芬的音樂給予他很大的力量,鼓舞與激勵,貝多芬的32首奏嗚曲是每一位年青鋼琴學生在學習過程中都必經的里程碑。

文章重溫:彈鋼琴的牛牛

牛牛跟其他人一樣,過去一年多經歷了一段黑暗的時期,去年年初開始演奏會一個一個的取消,他感到徬徨,也不知道何去何從,貝多芬的音樂,特別是「命運」令他感受到人對命運的抗爭,同時充滿博愛與溫暖,這個耳熟能詳的樂曲,很少有用一個鋼琴彈奏出來,雖然他之前已錄製過好幾首獨奏曲,協奏曲與李斯特的改編曲,這是他首度嘗試改編交響樂,是一個挑戰,也特別有意義, 因為用鋼琴去表達,需要更多色彩,對88個琴鍵,要有更大的掌控,簡直是要把鋼琴這個樂器之王的全部潛能發揮出來,這樣熟悉的一首音樂,他會帶來截然不同的魅力,還有聲音上的衝撃。

此外「悲愴」是非常出名的奏鳴曲,是貝多芬最早期的奏嗚曲作品之一,很鮮明地表達了年青人的心理狀態,比起貝多芬後期的作品,它的情感表達非常直接,第一個音符出來就知道他有多憤怒,感受到命運對他的不公,牛牛在彈性奏的時候亦體驗到那種發自內心的呼喚。

至於「月光」,除是一首浪漫的奏嗚曲之外,還是一首非常個人的作品,貝多芬透過音樂探索內心世界,它的第一樂章充份表現出20世紀的簡約主義,貝多芬在2百多年前已經有這様超前的創作,想法真的厲害。「月光」原名是「Sonata quasi una fantasia 」,一首像幻想曲一樣的奏嗚曲,它為演奏者與聽眾留下一個極大的想像空間,透過牛牛的演繹要帶引聽眾探索貝多芬的神秘的內心世界。

這三首是貝多芬最著名樂曲,至熟悉的旋律,是他以過去這段時間的經歷與感受創作出來的一個紀錄,以全新的方式演繹,例如「月光」就並不是浪漫的感覺。

在「命運與希望」專輯上加上了你創作的「希望」,是否有特別的含義?

「希望」是他在去年上半年有感而發寫作的即興曲,受到全世界當時的現狀啟發與感染,看見全世界的人雖然都不知所措,但還是堅持信念,充滿抗爭的力量,很像貝多芬音樂裡所表達的精神,願望有一個更美好的明天,牛牛也很想為大家帶來一點什麼,但是無機會演出,只有開始創作,希望能帶來正能量。

牛牛從小就喜歡創作,不過創作是需要一段時間的沉澱,也要有很好的支援,當年在The Juilliard School也修讀過音樂創作技巧的課程,終於把所學的用上,完成了多年的夢想,他說這到目前為止最特別的一張專輯,因為它包含了自己第一首原創的作品。

到底Beethoven 的音樂作品對牛牛的影響有多大?

牛牛說要以他的這首作品向貝多芬致以最深的敬意,他說:「貝多芬對我來說是一個明燈,是我努力的一個方向,所以才把命運與希望很有意義的主題放在一起。」

「我們不單止要記念貝多芬,我們實在很需要他,需要他的音樂帶來更多的力量,還有對更美好明天的一個衝撃」。

至於「命運」與「希望」之間的音樂距離有多遠?

牛牛說他去年創作「希望」的時間正好是貝多芬250週年的紀念,應該是很遠的距離,但又很近,表面上是放在同一張「命運與希望」專輯當中,貝多芬對所有人來說像神一様的人物,也是牛牛在創作「希望」時不斷追求的一個方向。因為音樂超越了時間與國家,雖然大家是不同背景的人,他覺得音樂當中有一些能量,有一些訊息是互相分享的,他在創作「希望」的時候,他與貝多芬的心是貼得最近的,因此,現在他以一個演奏者與創作人來說,他感覺與貝多芬盲距離非常之近,也許這就是音樂力量的體現,通過音樂創作的方式,把兩個不同年代,不同國籍的人結合在一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