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無家者家當被清走向康文署索償案 9月再訊


前年12月警方以「反罪惡行動」為由驅趕深水埗通洲街公園的無家者,康文署安排清潔工用垃圾車在不足10分鐘通知下,將無家者的個人物品清走。13名無家者在社區組織協會協助下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索償,案件今(27日)提訊。審裁官周博芬表示,控辯雙方的證供並不理想,無家者口供缺乏細節,律政司代表的理據亦含糊不清。周官亦多次為律政司代表釐清抗辯理由及可用的法律依據,質疑警方無任何檢控行動下進行清場的法律依據。審裁官指,控辯雙方的證供均不足夠,將案件押後至9月24日再訊。

開庭前社區組織協會聯多名同無家者在法庭外聲援。社協表示已是無家者第三度控告政府,以往兩次即使提告,但因等候審訊過長,有申索者在過程中已去世。鄭卓伶攝

律政司代表遭周官詢問抗辯理由及法律依據時支吾以對。康文署本以香港法例第132BC章<遊樂場地規則>中的第23條,伙警方以滅罪為由,一同進行清場行動。當周官詢問規則中有否賦予康文署及警方在無需通知下進行清場的權利,律政司代表翻查規則無果,須由周官協助指出可用的條例。

律政司代表隨後又改口,指根據規則中的第8A及21A條,康文署並無違反申索人所指無預先通知,周官糾正該兩條條例是指在干犯刑事罪行的情況下。周官又詢問警方在無採取任何檢控及拘捕行動,申索人亦無定罪記錄下,將申索人的家當清走的舉動是否有其他法律依據支持。

警方跳過檢控清場行動受質疑

警方以滅罪為由而清場,周官對此提出質疑:「警方憑咩可以跳過條例(危險藥物檢控條例),冇檢控就快捷地處理 ?」周官亦要求律政司代表下次就申索人有否違反法律、支持警方進行短時間迅速清場的理據,及有否可以避免清場以達到掃除危險藥物行動的方法,三方面作出解釋以作抗辯。

而申索人證供文件及申索物品清單亦被周官批評理據不足:「我唔相信單官司十行字可以俾晒口供。」周官又指無詳細口供會對律政司不公,「11宗案件總有啲唔同,審訊唔可以(用)一式一樣嘅口供」,建議稍後補上新版本,特意提醒申索人要詳細描述個人背景及經歷,如在公園逗留的時間、歷經多少次警方清場和行動細節及其每日日誌等。周官亦着眾人補上申索物品清單中物品的細節及數量,「係唔見咗嘅嘢總會記得」。

開庭時因兩名申索人張永輝及葉建余未有到場,周官將兩人從案中剔除。其餘13名38至67歲的申索人則分別由社協3名幹事代表,有4名申索人則自行代表。社協隨後亦申請另一宗案件與此案合併,及申請一名目睹清場行動的獨立證人出庭作證。

部分無家者申索人為行動不便人士,需以輪椅到庭。鄭卓伶攝

社協:律政司代表態度強硬 拒絕承認過失

散庭後,社協幹事吳衞東覺得律政司代表法律理據不足,申索人亦未有因藏有危險藥物而被拘捕。幹事陳仲賢亦指律政司代表態度強硬,並不承認過失,以往律政司代表在交文件後會主動提出庭外和解,但今次未有提出。

吳衞東指當時警方只是象徵式給予無家者10分鐘收拾物品,有無家者補充指警方隨後改口只剩5分鐘,當他協助坐輪椅的無家者離開後,已沒有時間收拾物品。到垃圾站查看時,只見物品由綠色箱裝起,但有部份物品無緣故地被淋濕。

在等候開庭時,有無家者須使用洗手間。及後,有保安以命令式語氣提醒他們如廁後需沖廁及蓋上廁板,又對吳衛東說:「幹事你幫下佢哋。」吳一邊安撫無家者,一邊以「OK」回應保安。此外,保安亦喚來清潔工,提醒她要使用較大的地拖。

今次是社協與無家者第三次控告政府,早在2012年時已有一批居住在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的無家者被政府引用《廢物處置條例》清走家當,他們因被驅趕而狀告政府,大半年後政府提出庭外和解,每人獲賠償2000元。2015年時政府再重施故技,在無引用任何法例下,以同一方式清走住在油麻地澄平街隧道的無家者家當,他們在再次狀告政府後,政府亦願意庭外和解,給予他們低金額的賠償,但兩次官司,政府均不願意向無家者道歉。

案件編號:SCTC012524-35/2020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吳衞東(中)與年齡最大的申索人馬月榮(右)。鄭卓伶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