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初選47人案】36人還柙、15人刪Fb、12人辭區議員 牆內寫信作畫 自由被奪不失信念


47名參與初選的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自3月1日提堂後,案件將於今日(31日)下午2時半再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這3個月來,47人光景既相近又迴異,一同面對著回歸以來最大宗政治檢控,但當中有人暫准保釋,有人「未審先囚」逾90日,由3月初那幾個無眠冷夜,關柙到刻下的炎炎盛夏。

由2月28日直至5月28日,47名被起訴人士中,至少15人已刪除Facebook專頁,只有18人仍有更新;原本近半為區議員,這段期間有12人辭任,2人失去議席。十數人宣布解散政治聯繫或退出政界。

被控涉違《國安法》的47人,歸期雖暫未可知,四面圍牆雖奪走他們的自由,卻扼殺不了信念與創意,有人透過書信和畫作,越過高牆與同路人連繫著,彼此照亮。

初選47人案至今3個月,有12名被控者辭任區議員,包括西貢區鍾錦麟、中西區梁晃維、東區鄭達鴻、東區徐子見、觀塘區李嘉達、屯門區張可森、元朗區伍健偉、葵青區尹兆堅、荃灣區譚凱邦、北區林卓廷、西貢區范國威、元朗區王百羽;而荃灣區岑敖暉與南區袁嘉蔚則在區議員宣誓條例刊憲生效即被DQ,喪失區議員資格。

12人辭區議員 9人留任

47人中仍有9人留任區議員,包括獲准保釋的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施德來、柯耀林、李予信,他們在保釋期間繼續履行區議會職務;至於還柙中但仍擔任區議員的,僅有東區趙家賢及沙田岑子杰。 

被指在47人中屬「組織及策劃」角色其中一人的趙家賢,現仍擔任東區區議會副主席兼太古城西選區區議員,其Facebook仍每日更新太古城及全港抗疫資訊,他的團隊及議員辦事處正常運作,間中亦會在區內設置街站。

社民連副主席、沙田區議員岑子杰的Facebook也繼續有更新,間中會分享社民連的最新消息及岑子杰的獄中來信,其議辦則由多年戰友、社民連主席黃浩銘暫為管理,為居民服務。

47人中被還柙的現任區議員,僅餘沙田岑子杰(左)及東區趙家賢。

國安法可參考的案例甚少,這3個月47人中陸續有人在案件開審前,宣佈退出自己的政黨、解散政治聯繫,甚至退出政界。

劉頴匡宣布民間集會團隊正式解散;

楊岳橋、譚文豪、郭家麒及李予信宣布退出公民黨;

吳敏兒宣布退出工黨及辭去職工盟主席;

柯耀林宣布退出所有政治聯繫及組織;

余慧明辭去醫管局員工陣線理事會一職;

范國威辭去西貢區議員一職及退出新民主同盟;

譚凱邦、鍾錦麟宣布退出新民主同盟;

施德來辭去民協主席、何啟明辭去民協副主席;

陳志全宣布退出人民力量並辭去主席一職;

林卓廷請辭民主黨副主席;

張可森宣布退出屯門社區網絡;

朱凱廸宣布解散其新界西團隊。

牆內的割捨 信念的連繫

被控涉違《國安法》的47人,刑期隨時數以年計,歸期雖暫未可知,但四面圍牆奪走他們的自由,卻扼殺不了信念與創意,有人甚至透過書信和畫作,越過高牆與同路人微妙地連繫著。

范國威獄中的兩張素描畫作,「隔着玻璃手印手」及「留鬚的自畫像」。    范國威Facebook圖片

范國威以畫抒懷 水墨素描贈友

正在荔枝角收押所還柙於獨立囚室的范國威,在獄中重拾畫筆。其facebook專頁常轉載他的獄中畫作,日前轉載了兩張素描畫「隔着玻璃手印手」及「留鬚的自畫像」,分別贈予西貢區議員黎煒棠及秦海城。

范國威在信中提及還柙人士每天於探訪室與親友會面15分鐘,「家人到來時,隔着玻璃,大家都會手印手」、「希望衝破把我們阻隔開的藩籬,將我們的心扣連在一起」。他又指自己全天逾22小時皆於約80呎囚室內獨處,「獄中對親友的思念是一種折磨」。

范國威期盼高牆鐵窗內外的香港人,繼續互相扶持,一起抵抗寒冬,深信歷史會還香港人公道。秦海城在Facebbook表示,自畫像是因有街坊知道范國威在獄中無剃鬚,反映過想看看范畫自己的留鬚樣,「鍾意畫畫嘅Gary果然連自己都唔放過,真係畫左自己個留鬚樣出黎!」

范國威在獄中經常作畫,送予探訪的好友,以有限工具畫出水墨畫。

劉頴匡獄中信 抵抗牆外移民潮

已解散的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頴匡,日前從獄中來信,寄語港人不應恐懼而離港,又指港人要一齊努力抵抗移民潮,「如果香港再冇香港人,我哋為咩而坐監?」,此信一出更引起港人熱烈討論「去定留?」

劉頴匡在信中指,若能因坐監而令香港實現民主,即使坐多久亦心甘情願,雖曾「天真」想過,政府將所有民主派「拉晒坐監」是一件轟動之事,但世界並沒改變,「就只係多咗相對出名啲嘅人坐咗監」,想像中的「政治衝擊」並沒出現,相信當權者對「詭異」的平靜同感驚訝。

劉頴匡坦言「幫政權手製造阻嚇力、減低民主運動嘅力量已經成為手足坐監嘅唯一意義」。    劉頴匡patreon圖片

劉頴匡提到,希望自己的「苦難」能成為港人留港的理由,是振奮人心而非擊潰士氣。他指,當時明知將要承受刑責,但都選擇留港,故認為港人不應恐懼及離去,「如果香港再冇香港人,我哋為咩而坐監?」

他鼓勵港人要更堅強,證明政權濫捕策略是枉費心機,而非製造「政權成功遏止民主運動」的歷史事實,又呼籲港人當務之急是要一齊出聲努力抵抗移民潮,「兄弟爬山總唔可能係我爬獅子山而你爬阿爾卑斯山」。他最大心願是出獄後仍可見到他心愛及熟悉的香港,而非「深感決定留港坐監係人生最on X嘅抉擇」。

劉頴匡在獄中喜歡聽歌改歌詞,他將唱作歌手林家謙新歌《神奇的糊塗魔藥》改成《十個春秋》,將與香港人分隔石牆內外的無奈及難過之情,以文字輕描淡寫地表達出來。其女友黃于喬邀請網絡唱作人晴天林唱出男友還柙的心聲。

 

何桂藍談苦難意義 勉牆外同路人

正於大欖女懲教所還柙的何桂藍,其Facebook日前上載何的獄中信,題為「容讓『受難』反噬運動,才是真正『當手足condom』」 。信中指「早於運動開初,苦難便已成為抗爭者所共享」,過去兩年,何一直練習如何感受他人的苦難,「苦難可以連結香港人,但也可以嚇窒香港人 」,認為「真正的當手足是condom,不僅僅是遺忘,而是,容讓受難這件事,成為削弱運動能量的情感壓迫」,她表示無人希望正在受難的自身被遺忘,但相信「更無人希望自己所承受的苦難沒有意義。」。

何桂藍提到還柙至今,已經收到數之不盡的道歉信,洋洋灑灑滿頁的手寫字,跟她說「對不起」,她強調從來沒覺得自己在為誰坐牢,認為牆外的同路人無須向她道歉。「logic從來都是,衡量好代價與承受能力,見位就補,上得就咪縮,打到真係頂唔順咪褪一褪。不為任何人,而係為個運動。只要你仍未離場,彼此就是戰友,我就信你會在你的崗位上(不論在香港還是海外)繼續盡力。那,又可需言一個歉字」。

快必譚得志被柙最久 撰囚中日誌

去年9月6日被警方國安處人員以《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發表煽動文字」罪拘捕的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是47人中被囚禁最長時間的被告,至今已被還柙逾260日。他的Facebook不時會更新友人探望「快必」時的對話,及更新他的最新狀況。

其「快必文字獄:還押日誌 ~ 5 / 27 / 21 ~ 第261日」中透露在囚點滴,指在獄中工作所賺取的金錢可於每月的最後一日用來買零食和物資,但由於本月的最後一日(5月31日)是他們47人案上庭應訊的日子,所以今個月他們也只能被逼儲錢,無得「鳩鳴」。

「快必講,今朝都好好彩喎,放風嘅時候冇落雨,所以一早同AY, 肥W同CF放完風喇,沖埋涼,仲返食埋個早餐,跟手黐咗2/30個信封了,好鬼忙。一陣間見完佢哋,返去再黐埋其他信封就收工啦,咁就可以輕輕鬆鬆做返自己嘢。咁勤力,究竟賺咗幾多錢呀?快必好得戚咁話:嘩,你都咪話,而家有六百幾蚊㗎 !可惜係每個月嘅月尾先至可以鳩鳴一次零食和物資,但係5月31號35+案要上庭,即係大家都係被逼儲錢冇得洗錢」。

袁嘉蔚家書 勉人自勉「保持心境澄明」

現正被囚禁於羅湖懲教所的袁嘉蔚,在被DQ前寫下獄中書信,強調即使失去議席,但「我仍然是袁嘉蔚,身份與空間無法完全限制我的意志」,冀南區街坊能繼續守護田灣,「即使我沒有歸期,有天我們終可追回彼此」。

袁嘉蔚的Facebook日前上傳了一封袁嘉蔚在獄中撰寫的《給南區、田灣的家書》,她於信中提到,「在監獄內看不見天空也看不見海岸線」,偶爾在獄中半夜醒來感到孤單時,「總會翻閱大家的書信,把信中每一隻字,每一句鼓勵到入心坎」,又指希望居民和願意宣誓、還能「倖存」的區議員同事並肩同行,「縱然我們或許覺得前路崎嶇難走,我們必須要提醒自己:站在人群中,要與自己的精神作伴」。

袁又形容,南區是她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家,如今即使失去議席,「但我依然是袁嘉蔚,身份與空間無法完全限制我的意志」,她更鼓勵港人繼續守護田灣,她自己亦會「抱著最大的勇氣直視恐懼,挺著胸口,保持心境澄明」,等待着回來的一天,「我相信在讀信的各位必會守護好田灣,正如大家相信我一樣。你們在對岸一直等待,即使我沒有歸期,可有天我們終可追回彼此」。 

袁嘉蔚被DQ前寫下獄中書信,自勉要抱最大勇氣直視恐懼。袁嘉蔚Facebook專頁圖片

因案件被還柙的36人包括:趙家賢、鍾錦麟、吳政亨、梁晃維、徐子見、岑子傑、毛孟靜、馮達浚、劉澤鋒、李嘉達、黃子悅、尹兆堅、吳敏兒、譚凱邦、何桂藍、劉頴匡、楊岳橋、陳志全初、鄒家成、林卓廷、范國威、王百羽、余慧明、譚文豪、張可森、伍健偉、郭家麒、譚得志、胡志偉、朱凱廸、戴耀廷、區諾軒、袁嘉蔚、黃之鋒、梁國雄及岑敖暉。

案中已獲准保釋的11名被告包括:楊雪盈、林景楠、呂智恆、劉偉聰、黃碧雲、鄭達鴻、柯耀林、彭卓棋、何啟明、施德來及李予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