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2】從維園到數百呎紀念館 老中青繼續獻上白花 讓死難家屬知道港人仍記得佢哋


「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笑忘書》中的名句,近幾年總成為大家熱引名句,因為港人真實感受到真相被掩蓋,事實被遺忘的經歷,市民由六個維園大球場,移師到只數百呎的六四紀念館內,無論老中青市民,為守着記憶,或為承傳歷史,同樣低頭輕輕放下白花。

維園燭光悼念會守不住,最後或許連紀念館也要關閉的一天,在仍然可以悼念的時候,市民以自己的方式來表示支持,六四事件在香港人心目中有着不同地位,當年曾參與聲援行動的爸爸,帶著孩子一家四口來到說:「係北京入面有死難者嘅家屬被壓迫緊、連悼念都唔可以好自由。我覺得香港有人去悼念係仲支持,比佢哋知道我地記得佢哋。」

支聯會特意設立的獻花場區,有小孩好奇拖着父親靠近展板。鄭卓伶攝

位於旺角的六四紀念館在六四前夕重開,亦舉辨「八九民運與香港」主題圖片展。館內空間不大,甫踏入展館,映入眼簾是香港多年來維園燭海的相片,旁邊是支聯會特意設立的獻花場區,把89年時北京的場境與香港多年的六四燭光晚會相片合併,旁邊放上一兩桶白花,讓市民可獻花以示悼念。

還未到開館時間,方先生一家四口便推門而進。現年54歲的方先生於六四事件時正值大學畢業,那時21歲他對此感到痛心:「人命嚟㗎喎。」當時他與城大同學放棄畢業試溫習,在六四發生流血事件前已走上街頭遊行嗌口號,「當時希望北京高層有人恰當地處理事件,但係結果唔係我哋所想。」

若支聯會也容不下時 國家將走向敗壞

六四事件時正值大學畢業的方先生,曾參與聲援行動。鄭卓伶攝

當年曾參與聲援行動的方先生,對八九年曾發生的事印象清晰,故希望子女亦能了解事件。過往他亦有帶子女到六四燭光晚會,今次一家四口特意到紀念館參觀,亦是為了讓小孩接觸到真正的照片,小孩在展館內仔細研究展品,並拿出手機仔細拍下,方先生亦耐心地向他們講解。

「我覺得香港有人去悼念係仲支持,佢哋(當年死難者家屬)係知道記得佢哋。另外,掌權者唔肯面對,你(掌權者)更加要表達清楚,佢唔可以改變我哋。」今年香港連續第二年未能舉辦六四晚會,方先生仍選擇堅持悼念,如當日到紀念館獻花,或在街頭上點燭光,但他直言因擔心有風險,所以未必會帶上家人一同參與。「我個人一定希望正常自由咁去集會,去表達我哋對中國人民,受苦人民嘅支持。」

對於未來會否再有六四晚會、支聯會或會被取締。方先生對此亦感到憂慮,又指政權將會「搲爛更大塊面」,直指若連支聯會也容不下時,國家將走向敗壞。

方先生仔細地向女兒講解展品,一同觀展。鄭卓伶攝
方先生的女兒用手機拍下當年運動市民受傷部位的展示模型。鄭卓伶攝
展館內展出在六四中受傷身故的學生的死亡證。鄭卓伶攝

六四是真實發生 須面對的殘酷歷史

展館重開後,即使平日亦有不少人來到靜靜地觀看展板及展品。館內擺放了不少當年有關六四事件的報刊書籍,雖然厚重又發黃,但仍有市民停留,一頁又一頁翻閱。現年38歲的Kenneth六四當時仍是小學生,聽到出動坦克車時只覺得很嚴重,因此印象特別深刻。「如果你覺得日本侵華係一個歷史,話日本人唔好,咁如果中國人做緊一啲唔好嘅事,咁你自己都要去承認你自己做過嘅事,而唔係去篡改歷史,唔係將佢洗白。」Kenneth認為六四是一件真實發生的殘酷歷史,理應要去面對。

市民耐心翻閱厚重的剪報冊。鄭卓伶攝

不少到場觀展的市民對於六四能否繼續悼念感到擔心,特別是曾參與支援行動的港人。「當時市民好憤怒同埋好齊心去表達自己嘅感受,聲援返(北京學生),想比中共知道我哋香港人係關心呢件事。」25多年來堅持到維園悼念,年約60歲的張女士亦不例外,今年無法參與晚會,故今日特意前來展館參觀只為求安心,六四當日將會繼續參與所屬教會的彌撒。她認為堅持悼念六四對港人意義重大,「我覺得我哋要向政權說不,做得幾多得幾多。」

張女士最喜歡展館內,一塊把香港多年來六四燭光晚會相片合併的展板。鄭卓伶

 

以「六四重演 鎮壓未完結」為題的展板。鄭卓伶攝

六四至今相距30載,展館內亦有穿插與反送中運動相關的資料和相片,其中一塊展板正是以「六四重演 鎮壓未完結」為題,把當年北京市民躲避坦克車、六四血腥屠殺等照片,與2019年香港警察出動水炮車、港鐵8.31事件等照片拼湊。並附上內地維權人士冉雲飛的一句話:「每天發生的災難成為八九八四災難的延續?」

反送中後 六四再受年青人關注

香港社會在經歷反送中運動後,大眾對社運及政治的關注及參與亦有所提高,六四這件歷史事件亦重新受港人重視。年約30歲的陳小姐便是其中之一,雖然求學時學校會特意在六四當日舉辦專題重溫歷史,她坦言畢業後只參與了一次六四集會,同意外界認為六四晚會作用不大的說法。但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她對六四集會有所改觀,重拾對六四的關注,「我覺得大家需要佢去記得呢個歷史,去正視返追求民主嘅情況,唔應該係比政權去因為維穩而佢忘記咗。」對於今年六四,陳小姐在無法參與晚會的情況下,選擇與朋友討論六四事件,或會在社交媒體上繼續關注,雖然自己力量很微弱,但她認為自發地關注就可令這段歷史不被世人所遺忘。

羅先生正在觀看1989年六四事件的時序表。鄭卓伶攝

年輕人:2019年後開始感同身受

「喺2019年之前我覺得(六四晚會)係行禮如儀、守舊,一成不變,墨守成規。就覺得年年都喺度唱自由花、民主會戰勝歸來咁有啲咩意思呢?」

24歲的羅先生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時便開始關注政治,直言指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才開始對六四感同身受,體會到當年北京學生所面對的困境和心情,指六四事件為歷史教訓,警惕港人亦使他們知道如何繼續爭取民主公義,悼念六四的意義是令香港人知道內地政權真面目。

對於悼念六四的行為,羅先生引用梁天琦曾提及有關摒棄教條主義的說話,指「如果你相信呢啲嘢就繼續做。」雖然他今年未必會參與六四晚會,但他對支聯會在如今政治形勢下,仍繼續堅持舉行展覽表示尊重同時亦為此感到擔心。

 

人們繼續手持燭光,「人心不死,燭光不滅」。鄭卓伶攝

延伸閱讀:【司徒元. 八九記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