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指警禁六四燭光集會荒誕無理 澳門民間團體上訴終院逐點駁


【撰文:區錦新(澳門立法會議員、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代表】

終審法院岑浩輝院長閣下:

本人區錦新,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的法定代表。於今年五月十七日,本會根據第2/93/M號法律第五條規定,向治安警察局遞交了書面預告。預告將於今年六月四日晚上於議事亭前地舉行六四燭光集會。及後,於五月二十五日,本會收到治安警察局編號56/DOC/2021之批示,通知本會治安警察局局長已「作出不容許舉行是次集會示威活動的決定」,而其所根據的是「基於六四集會具有第一點分析所述之違法性及不符合《傳染病防治法》第三條的規定。

請在這輸入 Caption。如不需要caption, 請將此行文字移除

本會認為警方的決定荒誕無理,決定根據第2/93/M號法律第十二條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理由如下:

一、 警方不容許本會預告之集會,理由是六四燭光集會具有違法性,甚至是違反刑法典第一七七條、一八一條及二九八條,也違反了行政程序法典的善意原則。同時,相關集會也不符合第2/2004號法律《傳染病防治法》第三條的規定,因而根據第2/93/M號法律第二條「作出不容許舉行是次集會示威活動的決定」。

二、 由本會舉辦的六四燭光集會自一九九零年開始每年舉行,跨越澳葡時代及特區時代,從來不存在違法問題。而現時警方指集會所違反的刑法典相關條文,是制訂於一九九五年,在法律沒有任何修改的前提下,一個每年一直合法進行的集會活動突然變成違法,這完全是荒誕無稽的指控,背離法治社會的基本原則。

三、 在分析警方的指控內容之前,應當指出,警方的批示之附件中有十幅圖片,其中只有部份是六四燭光集會的圖片,其中如圖四及圖五更與六四燭光集會的主辦單位完全無關。而偏偏在警方論證六四集會的違法性時,卻大量引用了圖四及圖五的相關文字。本會代表在接收相關批示時已當場向警方指出。警方以這是六四當晚在議事亭前地附近拍攝的。而本人指出這是在六四燭光集會舉行範圍之外的另一區域有人擺放的,與六四燭光集會主辦者無關。而且亦指出,每年六四燭光集會舉行前後,警方派出大量的警員在場,絕對不可能分辨不出由不同團體或個人擺放的物品。惟警方卻堅持蒙混過關,不肯對批示的錯誤引述作出修改。為此,本會代表在相關批示上即時作了註釋說明,內容如下:「圖4及圖5並非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時所展示的內容,民聯會所展示之內容僅是圖2及圖3所顯示範圍的展示內容。民聯會不同意將非與本會主辦活動展示的東西無理加入此否決批示內。」

四、 批示中指六四燭光集會違反「刑法典第 181條侵犯行使公共當局權力之法人罪及第177條公開及詆譭罪」,其理據是「歷次『六四集會』均透過煽動性的圖片和文字,例如『屠城』、『逼害』、『中共政權禍國殃民』、『中共白色恐怖統治』、『數以千計的市民和學生慘遭屠殺』 、『律師—中國最危險的行業』等,作出有悖事實真相的虛假宣傳,與中央已經對『六四』事件作出之決議及定性相對立,損害了中央政府的信譽、威信及公信力。」

五、 對警方的這一論述,我們有兩點必須指出,其一,六四燭光集會上所展示之文字從圖1及圖2可以看到,只有包括「毋忘六四」、「民主烈士 永垂不朽 八九民運 浩氣長存」「平反八九民運 建設民主中國 六四燭光集會 澳門」及「三十年沉冤未雪」,而並沒有批示3.2.2點所列舉之文字。正如上述第三點所指出,如『中共政權禍國殃民』、『中共白色恐怖統治』等在圖4及圖5所顯示之文字,均非民聯會主辦的六四燭光集會所展示之內容,至於引述圖7至圖10的一些文字內容,應當指出,這屬於本會主辦的另一項活動,即「八九民運圖片資料展覽」,與六四燭光集會的活動並無直接關係。法官閣下只要細心看一看,圖7至圖10的圖片是白天拍攝的,而六四燭光集會則是在晚上舉行,可見警方是故意將馮京當是馬涼,為六四燭光集會羅織罪名。

六、 其二,八九年發生的天安門運動,最終以六月四日凌晨的解放軍清場告終。全世界人,包括澳門絕大多數居民,都從傳媒的現場直播看到大量的平民及學生的中槍死亡和受傷,而當天,全北京的所有醫療機構都變成戰地醫院及停屍間。這些都是歷史的事實。單是由受害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在極度困難及條件限制下,有名有姓的死難者也達到186位,有關調查結果記載在《尋訪六四受難者》一書中。可見,在當年六四事件中,曾出現過的大批學生及市民被屠殺,是鐵一般的事實。不是人大常委會一個決議或國務院一個報告的定論就可以掩飾。更重要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多年來,對歷史事件的「定性」常因政治形勢的變化而有改變,如「反右」,如「文化大革命」,如「反擊右傾翻案風」等,都曾因應不同的政治形勢而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定性及至由政府公開作出平反。而對事件的評價之所以能夠撥亂反正,一定程度上正因為民間對歷史事件的評價與政府存在差異,而最終政府順應民意而對歷史事件的定性作出調整。可見,六四燭光集會所提出的「平反八九民運」等訴求,即使與中央政府的「決議」或「定性」存在差異,也不構成違法的問題。中央政府的「信譽、威信及公信力」不在於全國十四億人都只有一個相同的觀點,而在於有容乃大,容納不同意見,方能體現中央政府的「信譽、威信及公信力」。所以,警方以六四燭光集會所主張的觀點與中央的「決議」或「定性」不相一致,就認定是在損害中央政府的「信譽、威信及公信力」,從而違反刑法典第181條及177條,無疑是法理不清、胡亂堆砌。

七、 警方認為六四燭光集會的舉行違反刑法典第298條的「煽動以暴力變更已確立之制度」,更屬無稽之談。警方在批示的3.23點中再次大量引述一些非六四燭光集會所展示的文字來誣陷主辦者。正如上述第五點所指出,六四燭光集會所展示的文字,並沒有警方所引述的內容,比如我們有「毋忘六四」,但卻沒有「毋忘六四 戰鬥到底」的提法。警方再一次刻意將馮京當作馬涼。無疑,六四燭光集會的主辦者確實提出如「建設民主中國」等政治訴求,但這就符合「變更已確立之制度罪」嗎?中央政府過去多年也大力提倡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其中國家層面的價值目標就有「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可見,「建設民主中國」與中央政府所主張的核心價值並無相悖,更談不上煽動「變更已確立之制度罪」。

八、 更重要的是,即使有人主張「變更已確立之制度」,如我們主張「結束一黨專政」,但也不成罪。因為刑法典第298條「煽動以暴力變更已確立之制度」的入罪關鍵是「暴力」,即違法人必須是有具體行動煽動他人以「暴力」變更已確立之制度才能成罪。若只是主張「結束一黨專政」,而沒有煽動他人以暴力來變更已確立之制度,則就不可成罪。從這個角度就非常清楚,六四燭光集會從一九九零年舉行至今,歷時三十年,從來都是以和平、理性、守法來進行,也從來沒有煽動他人作任何非法行為,更從沒有宣揚或煽動任何人以暴力達到任何某種目的。所以,指六四燭光集會是違反刑法典第298條的「煽動以暴力變更已確立之制度罪」,完全是無稽之談。

九、 至於警方在批示的3.3點中指「『六四集會』違反行政程序法典的善意原則,更令人哭笑不得。查行政程序法典是規範公共行政部門必須遵守的行政程序,其適用範圍亦見諸於該法之第二條。其中的善意原則亦是公共部門所必須遵守的,意味所有公共部門及官員都必須在行政程序中依善意規則行事及與行政程序的參與者建立良好關係。可見,這是規範公共部門的法律,一個民間社團舉行一個集會,根本就不受行政程序法典所規範,更談不上違反其善意原則。警方為了打壓六四燭光集會,可說是病急亂投藥,只引述了第八條中的一句不完整的話,就是「公共行政當局與私人均應依善意規則行事及建立關係」,卻無視這半句前所規範的前提,「在任何形式之行政活動中,以及在行政活動之任何階段,⋯⋯」。就是說,善意原則即使包括公共行政當局以外的「私人」,其前提也僅限在「行政活動」之中。但六四燭光集會作為一個民間團體舉行的民間集會活動,怎樣視之為是一項「行政活動」或「行政活動」的某一階段?所以,所謂六四燭光集會違反行政程序法典第八條善意原則的指責,恐怕應列入本澳法律教科書,成為一個反面教材。

十、 警方批示不容許六四燭光集會舉行的另一理據為「不符合『傳染病防治法』第三條規定」。而所謂「不符合」只是「衛生局代表經過專業評估,認為發起團體未能確保是次集會活動符合有關防疫要求」。這點是我會所無法理解的。在相關批示發出的前一天,即五月二十四日,治安警察局及衛生局約了本會代表舉行會議,目的在了解六四燭光集會舉行時之具體防疫措施。在會議進行時,衛生局官員並沒有向我會代表透露當局已有上述批示第4.8項所提及的六項要求。而只是問具體有何安排。本會代表當場表明,集會活動會嚴格限制參與人數為一百人,並會劃定範圍讓參與者進入集會場地前須出示健康碼及測量體溫。而本會亦會在現場設定點座,確保在場內每人前後左右均保持一米的距離。而整個活動過程中,所有參與者必須全程帶好口罩。從及後收到的批示可見,單是本會代表闡述的具體防疫安排,就完全符合到衛生局在批示中所透露的1、2、3、4及6點的要求。而在會議過程中,本會代表被問如何避免其他人在集會場地以外圍觀。我會代表表明,非參加集會的其他人或路人,若他們駐足觀看甚至圍觀,主辦團體並不具有公權力可以阻止任何一個市民在議事亭前地這些公共地方停留。若基於防疫原因不容聚集或圍觀,勸說圍觀者離開應是警方的責任。而作為主辦者,我們承諾會不斷呼籲圍觀者離開。可以說,衛生局提出的六點要求,我會是全部都能夠配合並確保參與者都能遵守。因此,當局以主辦者「未能確保是次集會活動符合有關防疫要求」而指六四燭光集會「不符合『傳染病防治法』第三條規定」,也是完全無理。

基於以上理據,本人代表集會主辦者——民主發展聯委會根據第2/93/M號法律第十二條,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尚祈接納,並作出公正的裁決。

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代表人區錦新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

補註:

根據「示威權與集會權法律」的第十二條(上訴)

「一、對當局不容許或限制舉行集會或示威的決定,任何發起人得在獲知申訴所針對之決定作出之日起計八日內,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三、被上訴的當局即遭傳喚,以便如有意時可毋需以分條縷述的方式在四十八小時內答辯,而決定則在隨後五天內作出。」

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的上訴是5月27日早上提出,被上訴方即警方須於29號早上作出答辯。而終審法院須於其後五天內作出裁決,即6月3日要作出裁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