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治社會新常態下中生代的痛


立法會剛通過所謂「完善選舉」法案,官媒鋪天蓋地宣傳,在新的制度實施後,香港可以長治久安。然而,任憑當權者如何塗脂抹粉,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是,自國安法通過後,香港跟以往已不一樣,直接點說,我們已置身於一個威權社會。
 
在新常態下,監獄囚禁了大量的政治犯(按:這在九七回歸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市民失去了原有的集會自由與選舉權利;在網上發表言論,可隨時被監控、檢舉及拘控。而年輕也變成了原罪,走在街上,「執法者」可以不問情由作截查及不禮貌對待。
 
諷刺的是,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大旗幟下,那些持有不同政見的人士,從此生活也不再安全;即使是一介星斗小市民,也要生活在白色恐怖當中。

2019年8月,一群香港媽媽發起的反修例集會。美聯社

猶記得早在二零一九年,當反送中抗爭仍然是如火如荼,醫學界早已警告,香港正出現「集體精神創傷」。兩年過後,抗爭被壓下來,但秋後算帳從未間斷,再加上疫情的影響,普羅市民未獲得所須的喘息空間,社會創傷也只能不斷地累積。
 
過往在談論反送中與國安法所做成的精神傷害,焦點多集中在年輕一代,的而且確,年輕人在運動中付出最多,無論有否被拘控或傷害,對殘酷的現況難免感到心灰沮喪。另一方面,對於我們這些中生代,過去兩年的衝擊也是如海嘯般前所未見,因此而出現的精神危機,同樣值得大家關注。
 
想一想,我們這班在殖民地年代長大的七十後、八十後,並沒有像上一代那樣,在中港兩地經歷過戰禍及政治動盪。自出娘胎後,我們從來不用擔心言論被禁制;自八九六四後每年可自由參加遊行集會;自九十年代代議政制開展後,也可以投票選出自己喜歡的民意代表。
 
在學校,我們接受的雖然是「填鴨式教育」,但也從來沒有被洗腦,師長們強調要獨立及批判思考。更重要的是,我們並未要求向當權者表態效忠。
 
對於所享有的自由與空間,我們一直視為理所當然;沒想到在頃刻之間,這一切都消失了;還要置身於威權社會之下,時刻揣摩著紅線在那裡,活在憂患與恐懼之中。最近與一位從事輔導工作的好友傾談,她路過六四街站時,心裡面竟衍生一種惶恐不安感覺;她形容,這大概就是創傷後壓力症的表癥吧。
 
過去兩年,自己所相識的好友,無一不被負面情緒厚厚地籠罩;無奈生活與工作必須如常,每天不得不與負面情緒搏鬥與掙扎。有子女的,自然也擔心來勢洶洶的洗腦教育,擔心有朝一日他們會變成「義和拳」或小粉紅,要為下一代的將來籌謀打算。
 
即使有經濟條件離開的,在去與留之間,也可能要面對家庭成員之間的分歧,照料年邁父母的後顧之憂;還有,對於這個土生土長的地方,以及多年來建立的事業以至人情關係,又豈能「話走就走」那樣灑脫?
 
總的而言,中生代面對美好的年代及價值驟然失去、政治鎮壓所衍生的悲憤、白色恐怖所孕育的恐懼、還有對年輕一代前景的焦慮、以至照顧上一代的壓力等等......極需要時間及空間 ,去梳理這堆復雜而又糾結的情緒。
 
而無論對那一代的香港人:年輕的、中年或年長的一代,經歷過這兩年的集體創傷,我們最需要的是被尊重與理解,有一個安全的氛圍及空間,傾訴疏理內心的感受,重新詮釋傷痛經驗,並在苦難中尋覓意義。
 
就此,我們對當權者當然不存奢望,不相信他們會停止政治鎮壓,讓大家有喘息空間。然而,在民間社會,我們還是可以減少互相攻擊,繼續圍爐取暖,營造一個尊重、包容與關懐的氛圍,好讓大家一起療傷。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