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拒絕遺忘】一場看不到終點的長跑 回顧天安門母親32年抗爭之路



【報道由16:23開始】

「失去兒女的父母們由中年至今已是白髮蒼蒼耄耋老人,他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法律上的公平、正義。然而,三十二年過去了,我們依然看不到來自於官方對這一血案有任何的解凍和披露。」這注定是一場看不到終點線的長跑,然而喪親者們為一份信念堅持了32年。

首次對外公開六四細節

六四事件發生後初期,抓捕、清算的陰霾彌漫整個京城,死難者家屬一度「雅雀無聲」。直至兩年後的1991年,兩位在六四中失去兒子的母親丁子霖和張先玲,在清明節前夕接受香港《新報》訪問,這是遇難者家第一次通過境外傳媒,公開六四細節。

丁子霖、張先玲在1991年清明前夕接受香港《新報》記者張潔鳳採訪。

丁子霖的文章和採訪,之後陸續出現在美國廣播公司和英國《獨立報》。她這番舉動打破了「後六四時代」的潛規則,惹來官方出手懲罰,取消她的人民大學碩士指導教師資格。

組成天安門母親

自此,丁子霖一心一意尋訪、救助六四難屬和傷殘者。在她牽頭下,27名難屬在1995年發出第一封公開信,向全國人大提出三項要求,包括由人大組成六四調查委員會、向全國公布死者人數和名單,以及向難屬交代每個個案。
隨年月過去,喪親者的思念、哀痛、憤念將這班真相的人聚在一起。在六四事件過去十年後,23位難屬年初三晚上於丁子霖家中,終於為死難者舉行第一次集體祭祝。

1999年5月,108位六四難屬和傷殘者聯名控告時任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要求最高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屠城事件,追究最高決策者的法律責任。

2001年,他們首次以「天安門母親」的名義發表宣言。

2001年,他們首次以「天安門母親」的名義發表宣言,正式宣告要為人權抗爭——「我們已不再是愚昧、麻木的一群,也不再是怨天尤人的哭泣者。我們既然已經站起,就絕不再躺下......因為我們堅信正義、真實和愛的力量,足以最終戰勝強權、謊言和暴政」。這次簽名的六四難屬和傷殘者,增加至112人,但這亦令帶頭的丁子霖、張先玲和黃金平,成為官方的眼中釘,刑事拘留、監視居住等接踵而來。

不過團隊無被打沉,六四15周年之際,他們在張先玲家中舉行追思儀式。靈堂上掛著十六個字,成為天安門母親的畢生志業——說出真相 、拒絕遺忘、尋求正義、呼喚良知。

期待看到中國共產黨和政府就這一慘案躬下身,向全體國民表示歉意並謝罪,我們的信念與堅守永遠不會改變

自1995,天安門母親每年都發公開信。他們在信中自揭傷疤,回憶家人如何在血腥鎮壓下,倒在血泊中。他們拷問真相、要求對話。他們在2011年一度讓步,表明願意「先易後難」,例如暫時擱置對六四事件定性的爭拗,但必須撤銷對難屬的監控和人身限制,允許他們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公開悼念親人,不過只是換來官方的漠視。

他們在信中不僅為六四申冤,亦控訴中國的人權侵害、貧富懸殊、制度腐敗問題,統統一發不可收拾。

有感平反六四遙不可及

這些公開信由胡錦濤、溫家寶年代,寫到習近平主政,但他們有感平反六四的目標只有更遙不可及。官方對難屬的監控無孔不入門口設警力、外出要跟蹤亦成為常態。他們仍然無法公開地悼念親人。

眼見六四事件逐漸被這一代中國人遺忘,偏偏團隊成員不少都疾病纏身。他們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唯願在有生之年可以親眼看到六四平反。歲月逼人,62名難屬未等到平反,已經要先走一步,但他們的遺志仍然活在每一個難屬的心中。

天安門母親新春聚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