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民主老兵單仲偕 首入獄料失議席 冀民主派新一代續選立會


前年10.1遊行案,民主黨葵青區議會主席單仲偕承認控罪,被判入獄14個月,緩刑2年,這名民主老兵從政36年來首次罪成。由於判囚逾3個月,依例將喪失區議會席位,上周三(9日)他已辭去葵青區議會主席一職,暫仍保留區議員。他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表示,不打算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及選舉,但支持民主派參與往後的立法會選舉,「未來嘅議會係屬於年輕人,但議會內唔應該只得一種聲音,所以只要有可以參選嘅理由,都應該盡量去參選。」

今年60歲的單仲偕,1985年與另外6名戰友李永達、梁耀忠、黎安國、李志輝、黃耀聰、陸景城,一同出選葵青區區議會,被稱為「葵青七子」的他們全部當選,單仲偕的從政生涯亦由此一帆風順,一直連任至2003年,並在94年至00年間出任葵青區議會主席。他2003年放棄角逐連任區議會,專心擔任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這名民主老兵5年前已講明不再從政,但去年因反修例風波「出山」,更第二度出任葵青區議會主席。

再度出任區議會主席,但今次未做夠兩年就被DQ,單仲偕直言感到非常遺憾,「因為我自命係一個好負責任嘅人,做嘢不嬲都有頭有尾,我當日參與選舉時已經預咗要做足4年,絕對無諗過中途唔做,如果唔係因為呢個判罪而DQ我,就算要宣誓,我都計劃宣,唔打算跳船;但佢而家唔會邀請我宣誓啦,因為我都已經唔係議員。最遺憾就係唔能夠完成自己嘅選舉承諾,完成整個區議員嘅任期。」他透露,現時位於麗瑤邨的辦事處將營運至月底便會清拆,但清拆前都會繼續服務街坊。

1985 - 1986 年度葵青區議會議員大合照,單仲偕(後排右二)首度成為民選區議員。    受訪者提供

雖然單仲偕暫時仍未收到民政署的正式書信通知議席被DQ,但他自言已提早接受現實。

記者訪問當日,單仲偕開始在辦事處收拾細軟,他向記者展示民政署日前寄給作為區會主席的他的一封信︰「呢封民政寄俾我話梁耀忠失去議席,從信上可以借鑑,判罪多過三個月就無得再做區議員。由梁耀忠2月16日認罪計起十日,所以佢2月27號就已經被DQ咗;所以我係法律上由5月28日起,我已經唔再係區議員。」他指,議辦會在他處理一些手續後關閉,「辦事處門口嗰個『區議員』三隻字,已經被我搣走咗。」

根據《區議會條例》,倘若議員在當選後被定罪及被判處逾3個月的監禁(不論是否獲得緩刑),便會喪失議員資格。

民政署日前去信葵青區議會,通知他們梁耀忠已喪失區議員的資格。   曾港深攝

他憶述10.1遊行當日,便對同案被告何俊仁說︰「呢單嘢我有預感,我哋要找數㗎啦﹗」因為十一這些敏感日子上街,他早已預料「一定有手尾跟」。既然明知會「出事」,為何最後仍選擇走上街頭?「因為我知道所謂嘅公民抗命,個『抗』字係反抗個『抗』,咁既然反抗得嘅,都一定要有定啲心理準備。」

雖然有心理準備,但對於判決,單仲偕坦言至今仍難以釋懷,認為判刑過於嚴重,所以了解有不少同案的被告將會考慮就上訴刑期。「我哋呢單10.1案至少7、8個(被告)都會就刑期上訴,但我同蔡耀昌緩刑呢兩個就未必上訴,費事上訴失敗後,俾佢判返入獄。」

他提到,社民連秘書長吳文遠2016年參與反釋法遊行期間沒有按不反對通知書的規定遊行案,當時都只是判14日緩刑,但是次案件卻是以18至24個月作量刑起點,是創紀錄的刑期。「呢個判決真係史無前例咁重,呢啲咁嘅罪,以前多數咪罰錢,最多都係判社會服務令,頂到盡都係判一至兩個月緩刑,點會估到而家一判就係判一、兩年起跳,真係覺得好匪夷所思。」

單仲偕又提到10.1案判詞中,認為就算當日遊行隊伍的龍頭十分和平,龍中、龍尾有暴力事件,他們都需要負責。「佢嘅意思就係,你呢啲有頭有面嘅人出嚟,就一定係有份組織。譬如我咁,我又無企第一排、又無份拉橫額、亦都無開記者會,咁樣都告我『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理由就係因為我係知名人士,command到群眾,企出嚟。咁樣都得喎?你話係咪好夾硬嚟。」

恢復自由身後,他立即相約其他民主老黨友聚頭,約李柱銘去行山,又與黨友張文光見面。「因為張文光都有單6.4案(被控與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非法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所以我就同佢講吓我嘅經驗,睇吓幫唔幫到佢準備單案,下個禮拜亦都約咗麥海華同梁國華。」

單仲偕獲釋當日在區域法院外接受傳媒採訪,他認為案件以 18 個月至 24 個月作量刑起點,是創紀錄的刑期。    鄭啟智攝

單仲偕緩緩地拓一拓臉上的眼鏡,認真地道,「講真其實我區議員身份被DQ已經算少事,因為香港嘅政治環境已經完全改變晒。想當年我讀大學嘅時候,開始講緊回歸,有兩句說話係特別深刻,第一句就係『一國兩制』,第二句就係『港人治港』,但而家?變咗係『一國一制』、『愛國者治港』。」

1979年中英談判,1982年成立區議會,1985年當選區議員,在區議會打滾36年的單仲偕,隨口便把區議會的體制轉變歷史娓娓道來。「英國人準備撤出香港嗰陣,先開始在區內搞選舉,因為當初係三分一普選,三分二委任;然後到三分二普選,三分一委任;後來去到1994年嗰陣先開始全面普選,1997又加入返重新有委任,直到2011年先取消返委任。咁而家都好明顯啦,下屆區議會嘅組成,九成都會改㗎喇。」

這位民主老將對悲觀前景已有心理準備︰「而家成個立法會選舉都已經改變晒,議會變了樣,我諗係我有生之年,香港都唔會有民主、雙普選。雖然佢無改基本法,但可能係100年後囉,又或者繼續用返831框架,篩選咗之後咪俾你選囉,梁振英對林鄭月娥;之後先到區議會,區議會本來就係用嚟做一啲好地區、好務實嘅事,但經過咗廿幾年嘅洗禮,而家好似只係變成咗政治鬥爭嘅角力場所......。」

他預料區議會的選舉辦法可能也會起變化,令非建制人士難以加入。「已經有啲風聲話會將防火、滅罪委員會主席成為當然委員,所以就算將來區議會唔係轉返做直接委任,你都可以預計會有啲間接委任嘅成員係入面……立法會遲吓會有審核制,區議會都會,非建制嘅人好難再入去個制度入面。」

我覺得過咗今次,我唔相信民主派可以再次主導區議會,因為呢個係真正由選舉產生嘅末代區議會,之後相信唔會再有,就算有都可能係民建聯對工聯會。
從政36年的單仲偕,對於區議會制度的轉變瞭如指掌,隨口便把多年的歷史向記者倒背如流。   曾港深攝

過去擔任區議會主席多年,但單仲偕已深深感受這屆區議會特別困難,即使只過了短短的一年半。「呢一屆政府冷待區議會、排擠區議會、唔尊重區議會,例如有一啲議程唔俾傾、Walkout,呢啲嘢以前從未試過,但而家就變成習慣性,相信跟住落嚟嘅改變只會更差,……香港人所認識嘅區議會會變得面目全非。」

他認為,區議會將會慢慢變成建制派扎根的地方,民主派的空間只會一步一步地縮減,但他相信民主派仍可以在僅餘空間中扮演一定角色,「但個角色當然比以前愈來愈弱啦,但我地係咪要全面撤出呢個地區嘅政壇?我就覺得仍然有保留嘅價值。」

被問去年民主派總辭,單仲偕表示當初聽到泛民提出時,他是極力反對的,但當立會選舉延後一年後,政權取消4名民主派議員(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和梁繼昌)的議員資格,隨後民主派決定總辭,他亦再無反對。「因為根本唔合理,假如你用疫情理由去推遲選舉一次,咁咪全部過渡囉,但過渡期間又睇唔順眼嗰四個,去DQ佢哋,咁好明顯政治考量大過疫情考量囉,所以嗰次民主派總辭我覺得係合情合理。」

對於民主黨會否參選下屆立法會,他指黨內仍未有共識,最終決定仍要開會繼續討論,但以他所知支持及反對參選的民主黨員「都有唔少」,單仲偕則認為只要可以有參選的理由,都應該盡量去參選。

月中便踏入61歲的單仲偕,經歷完10.1遊行案之後,還柙了10日,他坦言未來將不會再參與香港任何的政治選舉。「今次我再度下馬,覺得個議政空間應該留返俾年青一代去試、去闖。」

「我覺得無需要講死以後唔選立法會,亦唔好用杯葛選舉嘅說法,但呢屆選舉係有挑戰,好似民主黨咁,我哋而家有七、八個黨友被囚,但同時我哋亦要了解支持者諗法。」

我被還柙前幫民主黨擺街站賣獎劵,有街坊走嚟同我講,反對我哋參選來屆立法會,因為覺得無意思,呢個已經唔係一個民主嘅選舉。但一屆唔選,唔代表我哋屆屆都唔選,如果民主黨之後屆屆都唔參選,咁我哋仲係咪一個政黨呢?民主黨係一個議政及參政嘅團體,如果我哋唔參加選舉,豈不是倒退返去70年代嘅壓力團體?

雖然對被DQ的事實欣然接受,但前前後後參政36年的單仲偕,在從政生涯的最後時刻如此黯然落幕,仍然感到有少許無奈。「老實講,我加加埋埋做咗18年區議員,所以而家做與唔做,對我嚟講唔係有太大所謂。但而家要我提早畢業,係有少少無奈,因為我履行唔到當初對選民嘅承諾,但我都唔想,因為唔係我自己唔想做,而係佢哋唔俾我做。如果我自己可以主宰嘅話,我一定唔會辭職,宣誓都會宣,因為做完四年,係我當初對選民嘅承諾。」他坦言被DQ對他影響不大,因自己已毋須靠區議員薪酬過活,反而當區居民的損失及影響就最大,因為失去了區議員為他們服務。

單仲偕對香港的前路有點悲觀,預期香港最差的形勢尚未到來,「鎮壓式嘅管治令到港人唞唔到氣,我唔知道係咪絕望,但最差嘅時候一定未到,搞完區議員宣誓仲要搞公務員、新聞界、教育界......所以我肯定,最差時間仲未到,要做好準備,大家一齊加油守住我哋嘅香港。」 

單仲偕未來不會再從政,現時辦事處外的「區議員」三字亦被黃色膠紙遮蔽。      曾港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