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鄉愁?


【撰文:退休教師李煒佳】

從來都未試過搭飛機時哭。看著徐徐後退的機場景象,竟突然悲從中來,不能自已。熟悉的景物,已看過多次,但我仍死死地盯著,試圖留下最後一抹顏色。飛機緩緩地爬升,我盼在窗邊,想再次俯瞰那些高樓大廈。喔,為何這般殘忍,下面都只是大海與小島,那繁華的堆砌,竟也不讓我多看一眼。

筆者(右)離開生活了六十多年的香港,移民到台灣去。友人到機場送別。

生活了六十多年的地方,在過去的十幾個月,竟越來越覺得陌生;我甚至因不能盡速離開而詛咒過多次。終於可以走了,卻又百感交雜。還會回來嗎?還想回來嗎?還能夠回來嗎?心裡都沒有答案。只是心內的不捨,卻慢慢地、毫無意識地、也不受控制地向全方位伸展。

看著徐徐後退的機場景象,竟突然悲從中來,不能自已。

所見儘管都是親善的臉孔,國語溝通也毫無困難,但前面仍是充滿著未知的塹。一絲開心,一絲茫然,一絲企盼,一絲失落。在防疫酒店中,偌大的白床,對住漆黑的電視,我除了附和躺平一族外,竟提不起勁去迎接屏幕上的畫面,更遑論行李箱內的安博盒子了。

筆者在飛機內想著:還會回來嗎?還想回來嗎?還能夠回來嗎?

人說隔離的日子很苦悶,可我完全不覺;腦子容不下任何位置給它。對自由的追尋,是人的本性吧;這是全亞洲最自由的地方啊,也是全世界最民主的華人社會。單是這虛名,能居於斯,也令我不枉此生了。更何況,這是唯一僅存的中國樂土!對於大中華膠的我,這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後悔吧。 

筆者正在洒店房間隔離15天,再要7天不能出洒店。

「鄉愁」二字,至今我仍沒有半絲體會。但五年後會如何?十年後又會如何?如果我仍在生的話,當會有另一番感受吧。最怕是我再踏足故土時,發覺的不僅是人面全非,而是所有的精神面貌已不再存在,「鄉」也沒了!

後記:

六四當晚,困居台灣的防疫酒店斗室之內,只能從手機畫面窺看香港的情況。這是32年來我第三次缺席維園的燭光晚會。一次不在香港,去年則因要取得良民證赴台,被迫放棄出席。今年如果不是不能外出,也應去了解一下台北的六四活動吧。

2021年的六四晚上,香港維園沒有燭光。

小小的屏幕上面,出現的是空洞孤寂的維多利亞公園,被重重的公安圍封著。各主要幹線隧道,被設置了重型關卡,逐車搜查,如臨大敵。據說,是查看車內有沒有蠟燭及黑衫。而在市區各處,卻有著大批市民不約而同地開著手機的電筒,或畫面上的蠟燭,在街上晃動著。不知所措的公安,除了無聊地舉旗警告,用喇叭大喊廢話之外,還出現了一道奇景,就是忙於除下口罩,吹熄市民在路旁點燃的蠟燭。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晃動的燭光傳遍每一個群組,跟香港的朋友相互呼應一翻。Whatsapp、Signal、臉書、還有剛正式使用的Line。

這一切一切,如夢似幻,卻又如斯真實。我仿忽觀看著一個虛幻的荒誕世界,一個不應出現在現代文明社會的平衡空間。無論什麼原因,留在香港的人,都已十分勇敢;像我一樣離開了的,也充滿著無奈。但願夢中能再看到昔日那美好的故鄉……

作者簡介:李煒佳,退休中學教師,退休前為中國歷史科主任,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30多年。讀大學時,是學運中人,至今一直支持港人爭取民主與自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