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看不見的玻璃門】視障、肢體傷殘公務員人數15年來跌近4成 莊陳有:系統性歧視


眾新聞整理自2005-06年度政府聘請的殘疾公務員數字,發現視障公務員的人數在過去15年持續下跌,跌幅近4成。在殘疾公務員中佔比最多的肢體傷殘公務員,15年間亦大跌35%。但器官殘障、聽障和精神病康復者的公務員數目卻持續上升。

政府回應指,公務員的殘疾情況屬自願申報,未必反映實際情況。惟肢體傷殘和視障團體均指出,肢體傷殘和視障人士工作上需要支援配套,不會不申報殘障情況。政府又指數字受公務員編制、招聘情況、流失數字等影響。早年曾任政務官(AO)的失明人協進會會長莊陳有對此感到失望,直斥是對視障人士的「系統性歧視」,又認為在招聘過程中有一道無形的「玻璃門」阻礙殘疾人士加入政府。

根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去年底的文件,南韓、日本和台灣的政府目前均有強制性規定聘請殘疾人士的比例,南韓為3.4%;日本為2.5%;台灣為3.0%。相比之下,目前香港公務員團隊內僅有1.59%為殘疾人士。

眾新聞製圖

殘疾公務員人數、比例連跌6年  各殘疾類別僅視障、肢體傷殘大跌

眾新聞整理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和公務員事務局提供的數字,整體殘疾公務員的人數在過去6年持續下跌,跌幅達17%。2019-20年度的最新數字顯示,政府聘請了2830名殘疾公務員,僅佔全體公務員1.59%。

深入分析各殘疾類別的公務員數字,在過去15年間,視障公務員的人數一直下跌,由2005-06年度的523人,跌至2019-20年度的320人,跌幅高達39%。至於在殘疾公務員中佔比最多的肢體傷殘公務員,其人數在2012-13年度及之前一直較穩定,但自2013-14年度起便持續下跌,由2013-14年度的1696人跌至2019-20年度的1154人,跌幅達33%。

然而,並非所有殘疾類別的公務員人數均下跌,聽障、器官殘障和精神病康復者3個類別的公務員人數在過去15年持續上升。其中器官殘障公務員的升幅最高,由2005-06年度的360人,增加至2019-20年度的548人,上升了52%。至於聽障和精神病康復者公務員人數則分別上升了32%和26%。值得留意的是,這3個殘疾類別的公務員人數在2005-06年度均少於視障公務員,但在2019-20年度它們的人數全部超過視障公務員。

眾新聞製圖

眾新聞向公務員事務局查詢殘疾公務員整體數字下跌的原因,以及為何視障和肢體傷殘兩個殘疾類別的公務員人數大幅下跌。當局回覆指現時沒有強制現職公務員申報殘疾情況,因此有關數字的升跌未必能反映殘疾公務員人數實際情況。當局又指,殘疾公務員的整體或個別殘疾類別的人數受多項因素影響,包括每年的公務員編制增幅、個別職系的招聘情況、投考相關公務員職位的殘疾申請人數目、整體公務員退休或離職人數等。

張超雄推測:政府為「做靚條數」致部分殘疾類別人數增

一直關注殘疾人士權益的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長期以來殘疾公務員的離職數字均高於入職數字,但整體殘疾公務員人數一直穩定,由此推斷不少殘疾公務員只是在職後變成殘疾。過去他曾在立法會質詢政府,為何殘疾公務員的總人數持續向下,但政府官員亦未能回答。

對於不同殘疾類別的公務員分別增加和減少,張超雄推測部分政府部門為了「做靚條數」,可能鼓勵只有輕微殘疾狀況或已康復的在職公務員,如曾經患有腎病、紅斑狼瘡等,申報為殘疾公務員。他指出,公務員有增加的部分殘疾類別均屬於標準相對寬鬆的類別。張超雄稱,以他的觀察,政府近年並未有積極增聘殘疾公務員,由於殘疾公務員為自我申報,不能排除政府以此「篤數」避免殘疾公務員數字大跌。

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資料圖片

失明人協進會:視障者必申報殘疾  反映政府「口號式」支持殘疾人士就業

對於政府指數字未必反映殘疾公務員人數實際情況,失明人協進會常務秘書石建莊直言,視障人士工作時都需要輔助工具,例如讀屏軟件和放大器,認為視障公務員沒有可能不申報其殘疾情況。至於政府指殘疾公務員人數亦受招聘情況、投考人數等影響,她強調視障人士的教育水平近年一直提升,申請政府職位的視障人士數目亦沒有大跌。

石建莊又對政府的回應感到失望和奇怪。「佢咁樣答我有啲surprise嘅,因為佢應該monitor住自己啲數據,佢應該留意到點解有呢個跌幅。」她認為政府流於「口號式」支持殘疾人士就業,不斷鼓勵其他企業和機構聘請殘疾人士,但政府並未有以身作則增聘殘疾人士。她又質疑政府未能全面認識視障人士的能力,她指視障人士能應付統籌、協調工作,有不少失明人士在政府任傳譯、程式分析員等工作,失明社工亦有能力外出跟進個案。「如果政府覺得盲人淨係負責文書工作、淨係負責打字、或者淨係聽電話,咁我係有啲surprise,實在佢真係好唔了解盲人嘅能力。」

失明人協進會常務秘書石建莊。鄭啟智攝

莊陳有:未有填補退休視障公務員致大跌  「系統性歧視」視障人士

早年曾在政府任職政務官(AO)的失明人協進會會長莊陳有估計,視障公務員數字下跌主要源於自然流失,而政府未有增聘視障人士填補空缺,令整體數字持續下跌。莊陳有憶述回歸前港英政府採取積極招聘政策,當年聘請不少視障人士,惟回歸後特區政府只著眼防止歧視政策,沒積極招聘,令獲聘的視障人士數目大減。「佢有好多程序俾你過,但係唔招聘。」

莊陳有批評公務員招聘過程有一道無形的「玻璃門」窒礙視障人士加入政府。失明人協進會圖片

莊陳有質疑,政府的招聘過程「系統性歧視」視障人士,覺得聘請其他殘疾類別人士工作會較方便,結果令視障公務員人數下跌。「佢可以喺assessment裡面令你過唔到,咁你係好難知道個assessmment有冇歧視㗎喎。」

四肢傷殘人士協會:難估下跌原因  或與支援配套、學歷要求有關

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嚴楚碧表示,肢體傷殘公務員主要從事文職工作,她難以估計為何肢體傷殘公務員的人數突然自2013-14年度持續下跌,但強調肢體傷殘人士基本上不會不申報殘疾狀況。她認為肢體傷殘人士相對需要較多支援配套,可能會有影響。她又指,有肢體傷殘人士反映政府職位近年的學歷要求提高,令他們難以符合申請要求。

嚴楚碧稱肢體傷殘人士在就業問題上,長年面對選擇綜援或全職工作的兩難。目前政府將給予肢體傷殘人士的醫療和輔助工具(如輪椅)支援與綜援掛扣,如果肢體傷殘人士選擇從事全職工作,變相犧牲政府提供的福利和支援。她表示肢體傷殘群體一直向政府爭取,將醫療和輔助工具支援改與傷殘津貼掛扣,她憶述特首林鄭月娥上任之初曾承諾檢視相關政策,但近年已不了了之。嚴楚碧希望政府能作為榜樣增聘肢體傷殘人士,對其他企業和機構起鼓勵作用。

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嚴楚碧。嚴楚碧Facebook圖片

鄰近國家/地區政府均設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 

殘疾人士多年來一直爭取就業配額制,爭取規定企業須聘用一定數目或比例的殘疾人士。惟政府曾指配額制可能會對殘疾人士造成負面標籤效應,不利他們融入社會。張超雄稱,即使政府不推行就業配額制,亦可設立指標,要求各部門公布聘用殘疾人士的比例,以起督促作用,但政府同樣拒絕。

根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去年底的文件,南韓、日本和台灣的政府目前均有強制性規定聘請殘疾人士的比例,南韓為3.4%;日本為2.5%;台灣為3.0%。相比之下,目前香港公務員團隊內僅有1.59%為殘疾人士。

莊陳有慨嘆80年代政府的資源較少、電腦科技不如現在、平機會尚未成立、殘疾人士的教育水平較低,但他們在當年的就業機會似乎比今天更理想。

而家有足夠嘅資源,有IT嘅進步,另外傷殘人士、失明人士嘅教育水平亦提高咗,教育機會亦多咗。但公務員嗰度有道門攔住咗佢哋入唔到去,嗰道門係無形嘅,係玻璃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