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猶大與黑色彌賽亞》信念是不怕子彈


觀看完《猶大與黑色彌賽亞》(Judas and the Black Messiah)之後,我立即聯想起2005年經典電影《V煞》(V for Vendetta)其中一句對白:

面具之下不止是肉體,肉體可以被子彈殺死,但理念永恆不滅,也無畏無懼。(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more than flesh. 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an idea and ideas are bulletproof.)

當年的香港仍然是「香港」,《V煞》可以在全港戲院公映,但如果遲十六年面世,相信香港未必會有戲院夠膽放映。《猶大與黑色彌賽亞》榮獲今屆奧斯卡六項提名,包括「最佳電影」、「最佳男配角」(兩項)、「最佳原創劇本」、「最佳攝影」和「最佳原創歌曲」。最終,黑人演員Daniel Kaluuya贏得「最佳男配角」,而《Fight for You》也贏得「最佳原創歌曲」。

電影在國際引起廣泛迴響,獲得大量國際級電影展的提名或獎項,例如金球獎、多倫多影評人協會、美國電影學會、英國電影學院獎等等。台灣今年4月23日已上映,但香港竟然沒有上映,只有某個網上串流平台最近購入了放映權。這實在非常可惜和奇怪,我不認為單純是發行商的商業考慮,還有政治考慮,因為這齣傳記片圍繞美國的「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涉及勇武抗爭和革命,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十分敏感。
 
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講述在1968年的美國芝加哥,黑人青年William "Bill" O'Neal(Lakeith Stanfield飾)因為假冒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和偷車而被拘捕,FBI探員Roy Mitchell(Jesse Plemons飾)以減刑作交換條件指派他加入黑人民權組織「黑豹黨」成為臥底,暗中監察黑豹黨芝加哥分部主席Fred Hampton(Daniel Kaluuya飾),協助摧毀這個組織……
 
一直以來,美國歧視有色人種的問題嚴重,1960年代黑人民權運動興起,黑豹黨亦在1966年成立。而電影故事的時間線在1968年開始,當時黑人民權運動兩大領袖「和理非派」Martin Luther King和「勇武派」Malcolm X都已經被暗殺身亡,但運動沒有停止。雖然《民權法案》在1964年通過,但歧視問題仍未解決。
 
電影《猶大與黑色彌賽亞》在2021年上映,回顧六十年前的歷史,當然有其時代意義,與近年美國「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有關係,再次呼籲政府和社會正視問題,否則將會回到六十年前的武鬥緊張局面。
 
在六十年代,黑豹黨深受毛澤東主義影響,不過電影避重就輕,只在起初黑豹黨黨員上課的一幕略略提到。他們主張勇武抗爭,認同「槍桿子出政權」,所以要用社會主義革命去推翻資本主義,解決歧視等問題。他們售賣《毛語錄》賺錢買槍,然後成立類似民兵組織監察白人警察執法,必要時用槍自衛。
 
有趣的是,他們受到毛澤東「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影響,每日為數千名黑人兒童提供免費早餐、教育、醫療和法律服務,有其「和理非」和「蛇齋餅糭」的一面。正因為黑豹黨與左翼、毛澤東和社會主義思想有關,所以二戰後的美國政府當然會用盡千方百計把它消滅。

這齣片長126分鐘的傳記片,表達手法略嫌有點沉悶和欠缺張力,有時候劇情感覺零碎,而「彌賽亞」Fred Hampton與「猶大」William "Bill" O'Neal的互動不多,或許是忠於史實嗎?飾演黨主席的Daniel Kaluuya贏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他慷慨激昂的煽動性演說和堅定的眼神令觀眾留下非常深刻印象。而飾演臥底的Lakeith Stanfield其實也不差,他由一開始已經向現實低頭,身為黑人的他竟然欺騙黑人,想過放棄做臥底但最後也無奈地執行任務,惹人同情。順帶一提,兩人在2017年同樣講述種族歧視問題的恐怖片《 訪・嚇》(Get Out)曾經合作過,四年後再次合作,他們已成為獨當一面炙手可熱的黑人明星。
 
戲中FBI、警察和獄卒的執法手法超越法律,無疑是「民主大國」美國政府的黑歷史,但電影拍得並不煽情,沒有宣揚對白人的仇恨,令人反思真正的問題其實是社會制度,而不是白人本身。這與黑豹黨的理念相近,他們並非以黑人種族主義去對付白人種族主義。在電影結尾,警察血腥鎮壓黑豹黨成員,發射了99發子彈,但黑豹黨只發射了1發子彈。這單官司打了12年,最終政府向黑豹黨倖存者賠償了185萬美金。不幸的是,歷史所反映的是當下,類似的事件和官司,其實在美國不斷發生。
 
正如Fred Hampton曾經講過:「你可以殺死革命者,但不能殺死革命。」(You can kill a revolutionary but you can never kill the revolution.)雖然他在21歲時就被槍殺,但與Martin Luther King和Malcolm X一樣,證明了信念是不怕子彈,他們的精神長存,影響著往後的黑人民權運動。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就算領袖和組織解散了,抗爭仍然會存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