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沒有區議員的日子──荃灣海濱的一場社區自救合作實驗


「滋滋滋……」工人用電鑽起掉那十幾口鑲嵌在招牌上的螺絲,岑敖暉前議員助理阿O靜靜地坐在議員辦事處外,看著印有「岑敖暉海濱區議員辦事處」的橫額被拆下來,這個她與岑敖暉共事最久的地方。

「感覺好深刻,跟住佢(岑敖暉)寫信話:『我好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我哋已經唔會再喺呢個Office做嘢啦。』嘩,你坐緊先Realise啊?」對於這個認識了一年多,總會是極度信任同事的人,阿O沒好氣道。

阿O早已於4月下旬正式離職,在五月的盛暑天,她仍回來為議辦打點一切,包括清空內部的雜物、聯絡業主安排交吉等事宜。事實上,阿O早已預計這一天遲早會來臨,只是一切來得太突然。

在議辦旁邊經營店舖的街坊阿姨見到阿O,難掩內心的失望,走過來跟她說,「真係激死,真係好唔捨得你哋,雖然唔係時間耐,但都咩......」眾人靜下來數秒,阿姨之後道出了一條問題:

咁我哋呢到無區議員,咁點啊?

2019年,民主派在區議會取得壓倒性勝利。2021年,國安法的反噬,初選47人案的白色恐怖、區議員宣誓的紅線逼近,正引發新一波民主派區議員的離職和DQ浪潮。

眾新聞訪問了岑敖暉海濱選區的街坊、昔日同事乃至戰友們,從微涼的三月,到酷熱難耐的五月,這段沒有區議員的日子,他們過得怎樣?這場社區自救的實驗結果又是怎樣?

岑敖暉因參與去年6月4日未經批准集結罪,終被判囚6個月。2021年5月13日,「岑敖暉海濱區議員辦事處」的橫額被拆下來,正式結束運作。周滿鏗攝

作為朋友、同事的她

自岑敖暉被還柙後,議辦的兼職員工陸續離職,阿O是岑辦最後一位離職的議員助理,如今她亦已找到新工作。但在接受訪問當天上午,阿O先是探望還柙中的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之後再趕到荃灣區議會遞交文件,下午再回到海濱花園,將議辦內一些剩餘物資轉贈街坊,縱使她的身份已不再是岑敖暉議員助理。

眼見議辦招牌被拆,阿O很記得去年入伙搬進議辦時,岑敖暉正身處外地,搬運大小事都由她自己一人負責,直到今天議辦「執笠」,岑敖暉同樣也不在場,她忍不住調侃道「佢(岑敖暉)係完全無理過,係極信任同事,即係我。」坐在議辦外的涼亭,阿O先是娓娓道來這一年多,岑敖暉在區務願景上的未竟之志。

眾新聞記者去年年尾曾在辦事處訪問過岑敖暉,岑敖暉還是遲到了,就如議助所說,他對時間管理不太在行。資料圖片

首先是區內的輪椅人士和失明人士設施不完善,到鄰近廢鐵場噪音;公園聚賭以至違泊等問題,她說,岑敖暉一直都希望能夠在任期內跟進處理。每當談及這些議題,阿O總會語帶激動,例如說海濱花園各座大廈都有平台連接著,但因為地上不時會出現一兩級梯級,阻礙到輪椅人士不能夠在平台上穿梭,反而要走到地面過馬路,對輪椅人士極度不便,她直斥「係完全唔caring」,又例如屋苑內大廈升降機按鈕都沒有凸字,他們試過建議管理處改善,管理處反建議在失明人士居住的樓層整凸字,「咁咪所有人都知個層有盲人住囉」。岑敖暉和她曾打算策劃一個體驗日,讓岑敖暉模仿輪椅人士一天的生活,實測區內的不便程度,計劃最終未能如願。

但在岑敖暉被還柙前,他和街坊們卻經歷過一次街坊參與和社區合作行動──海傍單車徑「監獄式」欄杆事件。

去年11月,政府向區議會提交有關海傍單車徑欄杆的文件,街坊和岑敖暉才發現欄杆內的鐵枝設計相對密集,同時遮擋了大部分海景,引起大批街坊反對。由於海傍單車徑工程早已獲上屆區議會通過,並且正在上馬,阿O本來認為,當局基本上跟足條例要求,願意聆聽民意的機會不大,但岑敖暉與街坊沒有因此作罷。

海傍單車徑現時欄杆的鐵枝設計相對密集,被批評是「監獄式」,引來街坊一面倒的反對。周滿鏗攝

岑敖暉先是擺設街站收集街坊簽名和意見,亦與街坊、業委們一同翻查和研究單車徑的資料,也不客氣地找來鄰區區議員易承聰幫忙,收集其區內居民意見。最終,一位熟悉政府工程項目的海濱街坊,發現單車徑旁的藍巴勒海峽,屬維港水域之一,受《保護海港條例》規定,應盡量保留維港景觀,其二根據資料,該單車徑用途屬休閒娛樂性質,並非供人競賽或公路單車使用,沒有必要建設過高的欄杆,並將其撰寫成過百頁的意見書。直至今年2月初,土拓處處長終回覆指,會將1.65米高的單車徑鐵欄改為1.1米高,也改為欄杆內沒有密集鐵枝的設計,不論是議員還是街坊聽到消息都為之雀躍。

圖片來源:岑敖暉Facebook

「好體驗到社區係屬於街坊,唔係咩都外判俾區議員。」岑在任這一年多期間,阿O感到安慰的是大部分街坊會主動接觸和了社區議題,而非事事假手於人。

城市同鄉郊地方的人,對於『家』的概念分別,鄉郊的人會覺得入村就係我屋企,城市的人會覺得入咗鐵閘,閂埋房門先覺得係自己屋企。

她說,岑敖暉在過去這一年多任期內,最希望教育到街坊「海濱是我家」的想法,每當眼見社區有事發生,應該先盡自己所能去表達意見和反映,甚至是生活上瑣碎事,如有人棄置大型傢私垃圾,應該主動致電食環署;遇到小巴班次脫班問題,應該致電小巴公司和運輸署,有足夠投訴人數才能夠令小巴公司受壓力。

阿O抹一抹走汗珠,隨即又說另一個事例。區議會去年11月提出將海濱公園的真草足球場轉為仿草場,她記得落區做過幾次街站後,街坊意見偏向兩極,有人認為仿草場較容易保養,有人則認為荃灣區內幾乎只剩下一個真草場,應予以保留。 之後他們便教育街坊自行填寫諮詢表,向政府部門反映意見,「唔係區議員幫你講『街坊意見好兩極』,個責任就完,其實係如果你真心想捍衛呢個真草場或仿草場,你應該真心有自己的理據想講出來,你係應該自己填到份諮詢表,我印埋俾你囉,仲幫你交埋囉,係咪街坊自己回應諮詢,係咪不可能的事?我覺得唔係。」阿O心底裡覺得,街坊有話要說的時候,作為區議員應該從旁協助,「成日有啲對手會話:『你假諮詢啦,呢啲嘢區議員應該一早知啦』,對於佢哋來講,街坊係唔可以有自己諗法,街坊係無權表達意見。」

但街坊之所以會主動參與社區自救,不是出於偶然,其實歸因於海濱花園去年出現重大的轉變,就是海濱花園業主委員會(下稱:業委會)成功改選,20座屋苑中,有18座業委代表由開明派勝選,打破以往前任區議員兼業委會前主席鄒秉恬把持的局面。

海濱花園業主委員會去年改選,當中20座屋苑,有18座業委代表由開明派勝選,為這個社區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周滿鏗攝

 作為選民、街坊的他們

「岑敖暉的勝選,就如在無堅不摧的高牆上打出一個小缺口,洪水隨裂縫中一湧而至,沖破高牆。」荃灣海濱花園事務關注組成員,這樣形容過去一年多社區的改變。

岑敖暉本身所屬荃灣K04海濱選區,包括了佔了大部分選區範圍的荃灣海濱花園和鄰近的海灣花園。海濱花園自1988年落成,1991年設立區議會選區,鄒秉恬過去七屆一直擔任該區區議員,足足歷任長達28年,過往曾有泛民主派,以至傳統建制派組織挑戰他的席位,但未嚐一勝。而鄒秉恬近年表現為人垢病,有街坊亦不滿他經常以區議員身份舉辦個人演唱會,亦經常不接受居民意見,而且業委會多年由他和其親信好友把持,透明度極低。但今日的轉變,就始於岑敖暉2019年勝出區選。

岑敖暉2019年在區議會選舉以5113票,撃敗任期長達28年的鄒秉恬,得票率近57%,而鄒秉恬僅得1974票。岑敖暉在勝選當日與其助選團,身上穿著的一件寫上「相信未來」的白色T恤。「佢(岑敖暉)話投完票唔好走咗去唔理自己屋企,有街坊真係因為呢句走咗出來。」在海濱花園居住約七年的佩君向記者說,她至今仍記得這一句勝選宣言。岑敖暉當選後,當區就聚集了一群熱衷關注社區事務的街坊,並成立了非正式組織「海濱事務關注組」(下稱:關注組)。

關注組的標誌是四個水點。

關注組的標誌是四個水點,象徵海濱的「四水」問題,即鹹水、淡水、污水、冷氣水工程問題,關注組成員之一的文杰,在海濱花園居住了廿多年,提到2019年海濱花園停水問題嚴重,他計算過那一整年總共試過28日停水,有不少街坊因同時停水停電要租住附近的酒店過夜,笑言酒店成為了「海濱23座」(編按:海濱花園總共20座大廈,但不設第13及14座)。

本身有工程經驗的文杰認為,海濱花園超過30年樓齡,管理處應該逐步更新老化的喉管,但他說,早年曾經找身兼業委主席的前區議員求助卻不得要領,亦眼見水喉工程造價飆升,「但係我哋眼見,周街都見到佢(前區議員)個樣(橫額和宣傳海報),但好多嘢都無做好,喉管應該有個鋪排去更新,問佢又無啦,好多時都推搪說:『條邨都舊啦、老啦,會爆喉好正常。』」

業委會由20座大廈業主的代表,再加五個平台代表組成,平均一至兩個月開會一次,討論屋苑事務,向管理處反映意見。文杰憶述過去的業委會會議只容許兩個街坊參與旁聽,除了旁聽人數極少外,而且參與的條件極其嚴苛,有意旁聽的街坊要在辦工時間親身登記,「我無可能為咗旁聽,請一日假去申請旁聽。」更甚者,文杰說,每次會議紀錄起碼要待上兩個月後才公開,亦懷疑過會議紀錄的真確性。

資訊透明之低,密切影響居民生活,同樣是關注組成員的佩君記得有一次乘搭邨巴時,才赫然發現車費加價,司機對她說:「係啊,你哋上個星期業委會通過咗加價啦」,她驚訝為何業委會代表沒有任何通知,甚至不在大廈大堂張貼通告,佩君無奈道:「直到我去搭邨巴個一刻,嘟八達通先知。」

關注組成立後,眾人認為問題始終出於制度身上,故首要爭取目標並非馬上改善四水問題,反而是著手研究屋苑公契,糾正業委會代表的選舉方式,名符其實「完善選舉制度」。提起前區議員,關注組成員七嘴八舌怨言甚多,在海濱住了約8年的哲彬是新任業委會代表之一,他對此激動道:「其實一開頭只係想資訊透明,但我哋訴求無人回應,我哋覺得唔可以建制外發聲,要入建制內。」從尋找有志者出選,到研究改善業委選舉方法,關注組成員說岑敖暉作為區議員沒有介入其中,全部都是街坊自行一手一腳揼石仔揼出來。

哲彬說,過往街坊不敢求變,或是因為力量弱小,「大家(以前)覺得行出來都無用,業委會主席同區議員係同一個人,你對區有咩不滿,就會變咗對人的不滿,有街坊向佢救助,好容易被佢Reject,但(今次)既然區議員都換得,不如行多步爭取返自己想要嘅嘢,幫自己屋苑做多少少。」這場暴怒的洪水最終沖破圍牆,成功改革業委會。

去年7月業委會改選,20座業委會代表,屬於開明派的街坊大勝18席,本身前任區議員鄒秉恬是第5座業委代表,結果關注組其中一名成員以4,164勝出,鄒僅得2,442票,尋求連任失敗,兩度下馬。改革後,會議透明度包括旁聽安排和會議紀錄的公開等,均從善如流。

文杰說,「以前好相信區議員,你做咩我都信你㗎啦,海濱人以前係呢種心態」,業委會改選後,更重要的意義是,即使街坊不是業委代表,但只要關心社區,每個人都可以是關注組成員,同時發揮到監察的角色。關注組靠有心的街坊提供即時資訊,然後facebook專頁會出帖,包括提醒大廈有確診者送院、爆鹹水喉,以至尋找失貓等等大小事,頻密程度猶如一個現職區議員,街坊之間亦有通訊群間互相溝通。另一方面,業委會代表會透過大堂張貼告示、在業委會會議上設文字直播,街坊、業委會、關注組三方面相輔相成,共建社區。

回望這一年多,成員們都說,額外付出了不少時間,有家人也埋怨過他們,但這些付出值得嗎?佩君思考片刻說:

你無咗時間,但你得到嘅係街坊社區鄰里的關係,(以前)有啲朝見口晚見面都唔知咩係邊個,但透過參與,關係緊密咗,呢個係贏的地方,當你失去個啲嘢的時候,你總會有得著。

另一業委會代表兼關注組成員阿倫亦補充說:「得得失失大家自己諗,但改選出來的制度係近乎推唔翻,制度更正係返唔到轉頭,大家知道咩係正確,街坊覺悟咗係返唔到轉頭,犧牲係必須,全部人都應該為社區做返啲嘢。」

儘管岑敖暉自3月初因初選案還柙、之後定罪判囚,甚至正式喪失區議員資格,前議助阿O慶幸的是,在沒有代議士的日子,海濱花園的街坊已學懂自救,最基本已能夠自行處理屋邨內事務,這段沒有區議員的日子,她著實不用太擔心。

左起:荃灣海濱花園事務關注組成員佩君、哲彬和阿倫。周滿鏗攝

作為同事、戰友的他

我對佢(岑敖暉)的真誠係投放百分百信任,佢作為區議員角色係真心為自己社區好。

荃灣西選區民主黨區議員易承聰如是說。

易承聰的選區毗海濱選區,而且兩區亦涵蓋了荃灣海傍,加上海傍近年有不少新樓宇落成和新發展,變相他們多了合作機會,其中爭取降低單車徑欄杆設計高度是他們合作項目之一。

「係咪需要咁高規格呢?唔係話部門錯,所以我哋針呢點去拗,去實地睇吓。」易承聰說,當日岑敖暉邀請他一同關注議題,抱住一試無妨的心態,他負責向海傍其他屋苑進行問卷調查,「因為成條海傍貫穿各大屋苑,呢個係大家生活模式,我幫手問海濱以外的人,睇下大家會唔會有Feedback返來。」令易承聰意想不到的是,最後收回600多份問卷當中,有3分1屬於其他屋苑,並非海濱居民,意味有一定比例的非海濱居民亦關心單車徑的問題。

最終因為有熟悉政府工程的街坊,撰寫過百頁的意見書,加上大批居民反對的聲音,在2月初,土拓處處長回覆區議員和街坊將會降低單車徑欄杆設計並更改設計,這次被稱為是區議員街坊們首次「成功爭取」的項目。

好欣賞Lester(岑敖暉)有本事,令到居民去為自己社區做參與,每次見到業委會就住地區議題發諮詢 ,每次閒閒地都接近一千個回應,以海濱區接近七千個單位計,你有七分一喎,每七戶有一戶肯投入社區,呢個係不得了的數字。
近乎每次做地區採樣,數量上係絕對足夠,係好有力量的民意。

儘管兩人政治理念或有不一,一直在旁觀察的易承聰心底裡認同,岑敖暉能夠維繫到一班居民,自發參與社區管理,再加上海濱自成一角的地理位置,他認為短期內即使沒有區議員,只靠街坊本身齊心協力,不至於有大問題出現。

惟獨問題是,即使街坊做足參與諮詢,但亦需政府的配合。易承聰提到,建築署和康文署近月就向區議會提出海濱公園改善工程,包括重新設計現有的兒童遊樂場、改建位於兒童遊樂場旁的洗手間等,但因為岑敖暉3月已不在議會內,直到4月政府部門向易承聰「摸底」諮詢時,他才發現居民未被諮詢過,「真係太大改動,居民承受唔到後果」、「居民完全唔知咩事,懵盛盛咁」。

建築署和康文署近月向區議會提出海濱公園改善工程,包括重新設計現有的兒童遊樂場、籃球場等設施。周滿鏗攝

當區沒有區議員,易承聰說即時影響是政府或可以避開地區諮詢一環,「我見到無咗區議員角色,部門似乎真係諗住掂行掂過,真係無心態諗住同居民代表傾,直到我哋拍檯話唔得喎,真係傾唔到落去。」最終,有關部門暫緩會議,直至5月底的工作小組會議上再討論。海濱業委會和關注組亦藉這段時間,開設街站、網上問卷等向居民收集意見。

「以前係各家自掃門前雪 ,部門無諗過民意的地位有幾重。 」易承聰形容,政府部門由上而下諮詢方式就如整餅般,部門決定餅底,餅整好了,才諮詢區議員和居民上面的「醬料」、「配菜」。易承聰說以海濱街坊為例,市民對於諮詢的期望,明顯已截然不同,「佢哋比以前更加願意參與呢個地區角色,整餅呢個過程佢哋願意介入。」這種熱心參與,易承聰也看在眼內,「前提係歸功個個人係Lester,如果其他人帶領會唔會有呢個效果,我都好難講,佢係有呢個好獨特魅力。」

荃灣西選區民主黨區議員易承聰。周滿鏗攝

「後區議員時期」 眾人的身位

2021年5月21日,將區議員納入宣誓要求的《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正式刊憲,社會正面臨新一波的區議員離職潮和DQ潮,至今已有多個區議員議席懸空,當中荃灣區有兩名議席已懸空(岑敖暉和譚凱邦)。

易承聰是民主黨區議員,他向眾新聞表示,將跟隨黨建議,傾向宣誓。易承聰說,如今區議員很難做,既會被民政署拖延發放工作開支,同時亦要面對去留抉擇問題,「每日都要思考問題,我唔知自己做得幾耐。」

社區每一刻都有嘢發生,我對自己有要求,盡量想了解個社區,個心態係做得一日得一日,我已經唔係諗十年廿年後有咩政綱目標,下屆你要繼續投我啦,依家無呢個Selling point,而是短中期措施,希望半年一年有貨返,聽日仲有得做啊?再諗囉。

易承聰2014年受雨傘運動政治啟蒙,修畢犯罪學學士學位後,投身民主黨從政,當選不足一年半間,他卻自言成為「絕症病人」,「我無辦法保證聽日唔會被人DQ,活得一日得一日,呢一日我能夠發揮幾大力量」、「有辦法令到居民,就算無咗區議員,都可以mon到社區同埋維繫鄰里、一齊構建社區,呢個係我唯一,亦係最重要的責任。」 

不少區議員議席懸空,外界估計短時間內未必進行補選,那麼,如果參考海濱街坊的自救模式,即使沒有區議員,社區仍能如常運作嗎?「唔好咁講!」關注組成員異口同聲地反駁。海濱街坊哲彬說,「雖然我哋做咗好多意見收集,但除咗寫信,係無辦法將居民願景帶入區議會,因為最後要喺區議會嗰度發表。」另一街坊文杰接著補充,「我哋用普通市民角色去信,佢(政府)只會當你係公開資料查詢,兩個禮拜內覆返你,而且時間長,都答唔到我哋想要。」街坊道出了這種自救模式的局限之處。

議員被DQ或辭職,假若議席在補選後落入建制派手中,社區又會打回原形嗎?街坊們倒是充滿信心,佩君說:

不論係邊個區議員都好,我哋都有班人敢出來發聲,重點不是區議員,而是大家出來pick up呢份責任,就算有一日關注組都消失都唔重要。

街坊們都明白,在香港目前環境下,不應再依賴代議士制度,正如阿倫說:「覺醒咗的人,係不會返轉頭。」

告一段落的章節

政府根據新修訂的《區議會條例》,裁定岑敖暉失去區議員資格。意味岑敖暉的從政之路或告終,但2020年和2021年歷史中,已經寫下岑敖暉區議員的名字。「你可以褫奪佢的位置,但係褫奪唔到過往政績,縱使只係一年多的議員,係無辦法抹殺Lester呢個人物,已經植根咗喺居民個心。」荃灣西區區議員易承聰說。

受訪的四位關注組成員則表示,近日區務繁重,所以未有時間給岑寫信,哲彬藉此感謝岑敖暉帶來的改變,「如果無咗佢,我相信居民唔會出來關心自己啲事,更加唔會由水喉保養得好唔好,去到關心公園的單車徑,會關心成個屋苑規劃,甚至同其他荃灣海濱一帶的業委會、法團連繫。」阿倫說笑道:「政府削走咗區議員,等呢個自救計劃實踐。」

文杰托著下巴想了一想,然後說:「多謝佢,無佢我哋升斗市民係唔會諗到咁深層次的事,咩叫『相信未來』、『共建』?」、「唔洗擔心我哋囉,食肥啲啦瘦𩖊𩖊。」

去年萬聖節,海濱街坊商戶舉辦節慶活動,岑敖暉當時扮演殭屍造型。照片來源:岑敖暉Facebook

從三月到五月,阿O離開了議助的工作崗位,近日已找到新工作,對於街坊仍能自行管理屋苑事務,故然感到安慰,但她反問的是,社區沒有區議員,事實上不會、也不應該裝作可以正常運作,「區議員被捕,甚至DQ係唔正常的事,點解要扮到一切如常咁生活呢?」

這場社區實驗,仍繼續測試中。

阿O說,她會永遠記住擔任議助的這一年多回憶,因為除了區務,岑敖暉在任期內一直有支援在囚抗爭者,包括收信寫信、探監等,讓她在社會無力感之中得到助人機會,「好多人都係想幫佢哋但無從入手,我會知道佢哋收信真係好開心,有個同聲同氣的人探佢,同佢傾計係好雀躍,有時唔知可以為佢哋做咩,真係可以付出到。」

更重要的是,她認識了岑這位好朋友,這一年多,從政治理念到感情事,兩人無一不談。岑敖暉曾寫信給她「道別」,「佢覺得我哋人生軌跡越走越遠,因為他是坐監的軌跡,而我的人生是繼續前進。」阿O不完全同意,「你睇吓我仲做緊佢Office啲嘢囉,哈哈哈,係唔會唔記得咗呢條友。」

這一天,岑敖暉的橫額連同米白色的窗簾緩緩卸下來,而橫額上的電郵地址,別樹一幟,寫了上hoibunchange(hoi-bun-change)。

阿O說,議辦外是岑敖暉在區內唯一一塊橫額,區內其他位置沒有掛橫額,因岑覺得很貴,「整完唔夠一日就比人𠝹爛,不如慳返錢做其他嘢好過。」周滿鏗攝。

(尊重受訪者意願,阿O、佩君、哲彬、文杰、阿倫均為化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