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大阪直美退賽法網說起 復元人士「不一樣」的經歷


日前出席在深水埗一拳書館舉行《生還者》首場新書分享會,期間以近日法國網球公開賽日本女網球手大阪直美因拒絕出席記者會引發争議,最終自行退賽的例子,藉此說明復元人士基於外間的誤解,很多時要承受不必要的壓力;還有的是他們堅韌的一面。

大阪直美在上月30日的法網公開賽面對羅馬尼亞對手。美聯社

大阪直美因為拒絕出席記者會,被法網賽會及一些外界輿論視為不守規矩及不合作,賽會甚至發出警告,若她再犯便會被取消資格。最終大阪決定自行退賽以明志。

實情是,大阪直美近年備受抑鬱困擾,亦同時存在社交焦慮的狀況,每次回答記者提問及面對傳媒鏡頭時,都感別渾身不自在,而相關的經驗,也進一步觸發其負面情緒,形成惡成循環。

想一想,大阪直美的經歷又豈是她獨有?不少復元人士也遇到相類似的遭遇。我們的社會強調 人人都要循規蹈距,不依從主流規範者者會被視為異類,被排斥甚至要接受懲罰。

工作多年,曾見證不少個案,因著過往不愉快的人際經歷 (按:可能被欺凌或出賣等),又或者社會對精神及情緒病的標籤,呈現社交焦慮的情況。他們並非不願與外間溝通,只是害怕被批判、評價及傷害,擔心自己的說話讓人見笑,在外人的面前顯得愚昧(looking stupid)。

只是,若他們因此「保護與收埋自己」,在校園、職場以至社交場合等都會被視為不合群、怪人,甚至因此被欺凌與排斥。此外,醫護及社工等專業人士也會將他們標籤為社交能力及技巧不足,需要接受訓練及被調教。

總言之,有一種壓力及期望,催促案主要開放自己,主動與外界溝通。

然而,這種由上而下,又或者源自外在的期望,很多時讓案主感到沉重的壓力,甚至因此被拖跨:皆因若他們做不到主流社會的要求便等同失敗,自信心進一步受挫,最終也只會愈來愈退縮。

反過來,若能夠以人性化的方法去處理:以接納及尊重的態度,給予案主時間及空間,去疏理他們的負面情緒,並嘗試了解他們面對困難、以及心路歷程與掙扎等等,案主走出來的機會也更大。

像這次法網的例子,若賽會給予酌情與彈性,主動關心大阪直美的情況,並藉此引起外界對運動員精神健康的關注,做法已可漂亮得多。畢竟,大阪是近年冒起甚快的一顆新星,她的退賽,對法網對她自己都是損失。

從另一個角度觀之,大阪直美深受情緒問題所困擾,仍然能夠在網球壇上取得亮麗的成就 (按:三年間取得四個項大滿貫冠軍),也反映復元人士堅韌的一面。

試想想,她一直備受抑鬱困擾,在鎂光燈或眾人注視下總感到充滿壓力;相比其他球手,她要用更多心力與時間調控負面情緒,集中精神在球場上争取表現。

大阪的個案也讓筆者想起自己,大半生與抑鬱及焦慮情緒共舞,直至今時今日,在工作時仍常感到難以集中,需要花更多時間及心力安定心緒,也因此更易感到疲倦。

以往我會因此而感到自責,很介意負面情緒影響自己的工作進度及表現,不時想到若沒有這些問題自己成就會否更高。但現在,我學懂了欣賞自己,也知道自己是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才能達致今日的成績。

與復元人士共勉。

#我們都是生還者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