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法院上載簡體判詞無繁體 司法機構:手民之誤已移除 律師:從不知法院有簡體判詞


中國教育部本月初發布《粵港澳大灣區語言生活狀況報告(2021)》,建議法律上確立簡體字地位,建議引起廣泛討論。建議尚未落實,但眾新聞獲悉今年5月一宗由高等法院審理的清盤案件,司法機構在網上發布了一份簡體字判詞,當時只有簡體及英文判詞,未有發布繁體中文判詞。

司法機構回覆眾新聞查詢時承認上載了簡體字判詞,發言人解釋法庭可因應特殊情況及需要,考慮將判詞部分或全部內容譯作其他語文或改為簡體中文,但一般不會上載網頁。司法機構指本案的簡體中文判詞版本上載至司法機構網頁屬手民之誤,目前已將譯本由網頁移除。司法機構又強調,必定以原文的版本為準,譯本並無判詞所具有的法律地位,主要為參考之用。

律師黃鶴鳴和陳信忻均表示,過去處理的案件從沒頒下簡體判詞,未曾聽聞其他案件有頒下簡體判詞,亦不知悉法庭提供翻譯或改簡體字判詞服務。

有關案件曾上載至司法機構網頁的判決書。讀者提供截圖

眾新聞獲悉,今年5月一宗由高等法院審理的清盤案件,司法機構只在網上發布簡體中文和英文判詞,未有發布繁體中文判詞。

案件由高院法官夏利士審理,被申請清盤的為中資「香港方正資訊有限公司」,為在中國成立的「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之附屬公司,也是在本港上市的北大資源(控股)(0618)的控股股東。

司法機構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解釋,法庭可因應個別案件的特殊情況及需要,考慮將判詞部分或全部內容譯作其他語文或改為簡體中文,以便利訴訟人士或其他有關人士參考,但一般不會上載網頁。司法機構指本案的簡體中文判詞譯本屬於此類別,簡體字譯本上載至司法機構網頁屬手民之誤,目前已將該譯本由網頁移除。

司法機構又指,一般而言司法機構會按需要為個別判詞製作譯本,例如判詞具有法學價值,並將判詞的譯本上載至網頁。司法機構稱根據現行制度,判詞一般會使用審訊時主要採用的語言,不論以英文或中文頒下,必定以原文的版本為準,譯本並無判詞所具有的法律地位,主要為參考之用。

律師黃鶴鳴。黃鶴鳴Facebook圖片

曾處理各類商業案件的律師黃鶴鳴表示,過去處理的案件從沒頒下簡體判詞版本,亦未曾聽聞其他案件有頒下簡體判詞。他指出如果公司、訴訟人名稱等字眼是簡體中文,則判詞中相關字眼亦會使用簡體中文,但判詞主體通常以繁體中文為主。對於司法機構指在特殊情況下,法庭可考慮將判詞譯成其他語言或轉為簡體中文,黃鶴鳴直言不知道法庭提供此服務,不肯定法庭會否在特定情況下酌情翻譯判詞。「繁體翻譯簡體(服務)我就無聽過,可能係咪法庭有最新呢啲服務呢?原來不嬲有我唔知?真係我都唔夠膽講,但係我未聽過。」

黃鶴鳴指出,如果訴訟人不諳繁體中文或英文,慣常做法是由訴訟方的法律團隊自行翻譯或轉為簡體中文,或者委聘翻譯公司翻譯。他反指,訴訟方呈交非繁體中文或英文的文件予法庭時,亦需要先自行翻譯,不會直接呈交予法庭翻譯。「如果原來嗰方訴訟人中英文都唔識,可能要譯做法文嘅,唔通法庭又特別翻譯做法文俾佢咩?唔會㗎嘛。佢都係要自己搵翻律師或者翻譯公司處理㗎,我所知法庭都唔會另外提供翻譯服務俾人。」

他認為法庭沒必要提供翻譯判詞服務,質疑能翻譯甚麼語言的界線難以劃分,反問是否可要求法庭將判詞譯成法文、德文。他續指,現時法庭資源緊張,本港的通用文字為繁體中文,認為應該由法庭使用者自行翻譯,不必耗費法庭資源。

律師陳信忻。蘋果日報圖片

律師陳信忻表示,從未聽聞法庭會就判詞提供譯本,以她的個人經驗為例,過去有中國大陸的客人不諳繁體中文,一般都會由法律團隊自行轉換成簡體中文。她稱,如果在審訊期間需要翻譯案例,一般都會由法律團隊自行翻譯,再將譯本交予另一訴訟方,假如雙方均同意翻譯準確便可使用。她續說,部分情況下亦可將自行翻譯的譯本交給法庭,由法庭傳譯員作核對工作,但她直言從未見過訴訟方向法庭申請譯本或申請將判詞轉為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