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意氣


【撰文:朱玉強】

1/ 有人認為「坐監也可以是一種逃避」,這是很令人吃驚的聲稱,我一直思考有什麼事例可以支持這種立論。當鄒幸彤堅持悼念六四被捕,我們似乎瞥見了一點可能。一個大律師,支援開抗爭者,打緊工運戰線,維持緊支聯會,丟開這一切,衝入羅網裡,說她是逃避,可能都有人同意。

鄒幸彤。

2/ 鄒幸彤的訪談留下了很多挺有意思的說話,例如她說「在香港坐監冇乜嘢」,又例如她說她一向都不是特別proud of 香港人這個身份,然後最特別的是,這個不特別以香港人身份為榮的人,在解釋她的「獻身」行為時,再三致意的是「香港人的可愛」。

3/ 怎樣解釋這種「香港人的可愛」呢?香港人拜金、跟風、走難基因、奴性⋯⋯要批判,二十萬個因由。YET,當你要說香港人的可愛,當你要說「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你又隱隱戚戚若有所悟心如頑石知癢。

4/ 因為,在驚恐萬狀的時候,我們真係見識過英勇,在北角,岳義士;在又一城,張飛;在荃灣,「我唔走你救佢先」的博士⋯⋯將軍澳的祭壇,太子的鮮花,阿布泰的人龍,在人心惶惶的時候,我們見證着堅持、沉着、不屈⋯⋯

5/ 怎樣解釋這種現象呢?我現在想挪用日本哲學家九鬼周造所打磨的概念去確立香港的這種時代精神——這個概念就是「意氣」。

6/ 在他1930的著作《意氣的構造》中,九鬼周造認為「意氣」是日本民族獨有的一種「生」氣表現,無論德語法語英語都無法找到相應的詞彙,它包含「媚態」,「傲骨」和「達觀」三種內涵。當然,這個概念連海德格爾都搞不懂。

7/ 這個概念有趣的地方在於,意氣這個詞本來就是中文,它在中文的語境中有豐富又長遠的展現,欠的只是一個九鬼周造這樣的哲學家進行概念的提煉和打造。

8/ 而缺乏這種概念的提升或確立,中文的「意氣」,有一種墮落和退化,今時今日提到意氣,幾乎都是貶義,「意氣之爭」、「意氣用事」、「為啖氣」、「鬧意氣」⋯⋯這種語言的墮落根本就是直接反應了民族精神的退化。

9/ 以前的「意氣」是怎樣用的?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項羽的氣概;浩歌望高嶺,意氣遙相傾,李白的豪情。簡單來講,意氣這個詞多是形容英雄豪強偉傑俠武,所以李白就十分喜歡用這個詞,事實上,係整個唐朝都喜歡這個詞。

10/ 似乎是由宋朝開始,意氣多了用在「少年」身上,以前多用「丈夫」、「盛年」 ,宋朝就多了「少年買意氣,百金不辭費」之戀童癖,或者說年齡的自覺;然後,宋朝和唐一比較,那種「書生意氣」還是非常明顯,豪情已有失損,再後來,「意氣」就更加偏重於個人的情緒或感懷。

11/ 中間可能因為佛教影響存在一股很少的逆流,對「意氣相爭」的虛幻有所質疑,但考諸上古,「輕命重意氣」則是主流價值。這種價值建立在人有所怒有所爭的怒放之上。

12/ 不過最有趣的是,貫穿歷朝歷代,「意氣」作為一種交合的元素係一直延綿至今,這就是所謂的「意氣相投」。

「意氣一言合,風期萬里親」,「由來意氣合,直取性情真」,「昔年意氣結群英,幾度朝回一字行」。

13/ 這種「意氣」是一種人際連結的文化,超脫出仁義禮智信的正統規範,它有一種超脫豪邁,無視貴賤身份,不為財富所拘,乃至於超然於生死——非但慷慨獻良謀,意氣兼將身命酬。

14/ 可以說,中國人由四海之內皆兄弟淪落到一盤散沙,就是由於「意氣」的失落。這種失落是由於長期受生死所欺,被財名所惑,中國人心遂如牛馬奔走,雞犬亂飛。

15/ 然後,我們考察一下,如果有一個中國人的群落,係勃勃煥發住一種可視可感可觸的「意氣」,那麼香港人真可謂當仁不讓。因為,香港應該很可能是全中國最活躍而成熟的公民社會(如果不是唯一一個)。

16/ 點樣睇得出香港的意氣?以下是一些事例:游學修憤斥蕭若元,193狂小曾志偉,乃至於何柱國怒藐林鄭月娥,鍾培生大罵林作piece of shit,這些全部都可以看得出,香港意氣有如香港的財政儲備,十分的豐盛,意氣仔女,俯拾皆是。

17/ 不過,正如九鬼周造所分析,意氣是一種澀味,有一種諦視達觀,他特別提到,「意氣」極少拿來形容年輕女子,反而多用在半老徐娘身上,因為「未通女」(小姑娘)並不具備意氣之美。

18/ 所以真正的意氣,並不是一朝得志語無論次,不是少年的夜郎自大,不是土豪二世祖富家公子的嬌奢盛氣,而是有一種磨煉而成的沉着和不撓,有一種見多識廣而生的諦視達觀,淡泊和超脫。

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6月4日,被警方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為由拘捕。莊曉彤攝

19/ 譬如你可以看看陳皓桓、王逸戰,他們的成熟和堅定都是超出他們的年齡,又或者何桂藍或鄒幸彤,她們的超越性就在於她們的聰慧所達致的通透,又或者,周小龍,一個最有條件不表態的商家佬,反而在社會思潮的激盪下在最危險的時候表現了異乎尋常的倔強。

周小龍。周滿鏗攝

20/ 氣本身是中國傳統的哲學概念,但「意氣」所帶有的社會性,一種跨越年齡和階層的脈搏,則放眼中國就只有香港而已,百多年的自由傳統,活躍的公民社會,使意氣的相激相盪和延綿擴散成為可能。如此,我們才看到,像鄒幸彤和王逸戰和黃沅琳這樣幾乎是自己申請入獄這樣的意氣之人。

21/ 如果有人以為,一番大整頓之後,把反對派連根拔起之後,香港就會被徹底收服,那是近乎政治白痴的痴想。只要你上網聽聽人們提到tvb那種切齒不屑,又或者對某犯罪集團的同仇敵愾,又看看谷針震驚世界的失敗,你就知道什麼叫香港的意氣,或與民為敵的可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