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美國新聞戰再現


 

若是沒有《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過去這半個月的美國將會怎樣?也許特朗普輕鬆渡過政治危機,把「通俄門」煩惱拋在腦後;之後狠批傳媒「捏造新聞」,叫國民不要再看這些批評他的電視台和報章。

事實是這兩份美國主流報章沒有停刊,有線新聞網絡(CNN)節目主持斯塔拉(Brian Stelter)更把5月15日開始的一個星期稱為:

journalism's epic week: surprises, scoops and a newspaper war(新聞的史詩一周:連番驚喜、獨家新聞、報紙之戰)

● 5月15日《華盛頓郵報》獨家頭條:特朗普把機密情報轉給俄羅斯(1)。

● 第二天5月16日《紐約時報》頭條也是獨家消息:被革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與特朗普談話後寫下備忘錄,說特朗普要他放手不查時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弗林(2)。

● 10天之後的5月26日《華盛頓郵報》稱俄羅斯大使對莫斯科說特朗普女婿庫什納想建立一條「秘密通訊」渠道(3)。

一宗接一宗的新聞,民主黨國會眾議員奈特納說,美國的新聞記者正做着共和黨人不允做的獨立調查(press is carrying out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that Republicans won't allow)。斯塔拉說,支持特朗普的新聞媒體針對這些報道進行反擊,可是效用有限。這場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這兩家長久以來競爭對手的新聞戰,確令不少人感到興奮,斯塔拉引述《紐約時報》說,一名學生稱,當手機震動,「我就緊張起來」。新聞戰帶來電視台管理層眼中的商機,哥倫比亞電視台(CBS)行政總裁莫維斯說,將以新聞節目向廣告客戶推銷。

《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新聞戰,令不少人感到興奮。

歷史上,當《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都在競爭的新聞,往往就是美國的大事。七十年代初的「五角大樓文件」,《紐約時報》率先跑出,被尼克遜政府申請禁制刊行,《華盛頓郵報》跟着就刊登該報的五角大樓文件新聞。這宗新聞,最大的衝擊是捅出美國政府在越戰問題上向公眾撒謊。儘管右翼人士指摘這兩份報章「不愛國」,然而到後來是美國民眾群起譴責政府欺騙,打響不信任政府的第一槍。另一宗兩報齊攻的是「水門案」,《華盛頓郵報》從一宗不起眼的入屋爆竊案開始跟進,直至最後把尼克遜推倒,《紐約時報》與哥倫比亞電視台全力跟進,成為「水門案」報道最亮眼的傳媒。

《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是傳統新聞媒體,論吸引眼球,遠不似小報般多姿多采。可是,只要到了大事時刻,《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就成為人手一份的主要資訊來源。美國政治消息集中在華盛頓,《華盛頓郵報》有主場之利,有說美國總統早上起來讀的第一份報紙就是《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則沒有因為欠缺地利而放鬆,駐華盛頓人員都是一流精英,半世紀前的華府辦事處主任賴斯頓(James Reston)更是美國新聞界的神話人物。美國傳媒行內有一說法,《紐約時報》華盛頓分社主任與總社總編輯同級,這在側面說明,華盛頓的官場新聞,是這些狹義與廣義而言都是大報的新聞來源。

七八十年代以至九十年代,《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印報紙等於印銀紙,賺回來的錢轉投採訪資源而不是另起爐灶投資其他。柏林圍牆倒下的半年,《紐約時報》每天至少十版報道,絕大部分是記者現場採訪而不是轉載通訊社。像這些大報,人力資源從來不匱,問題是要多少人。《紐約時報》每年從一流大學畢業生挑選新人,循一條百年職場舊路,從地區新聞(Metro)做起,之後是政治新聞/經濟新聞,之後調派紐約以外的地方分社,之後外調歐亞特派員,為了做出頂尖新聞,資源從不吝惜。

《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晉身美國現代文明的不可或缺一部分,不單在於前者報道「五角大樓文件」或後者的「水門案」,也不是兩份報紙都是所謂「自由派傳媒」緣故,縱然歷史上《紐約時報》自從1956年發表社評支持艾森豪威爾競選連任總統之後,從未再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但美國社會不會覺得這份報章有「既定立場」,而是認為這些「立場」好就好在開門見山寫出來,一是一、二是二,讀者覺得對頭便繼續支持,不合心意可以到別家去。《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這種做法廣受歡迎,美國人可以很時髦超前,對新聞卻老派保守,他們需要可堪信任的媒體。

美國主流傳媒,賣的只是一種:真正的新聞;連寫新聞播新聞的也要硬淨可信,CBS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電視新聞主播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便是當年美國民意調查的「美國最可信的人」(the most trusted man in America),他說出來的消息,沒有人會質疑。在比起今天還要撕裂的六十年代,克朗凱特批評詹森和尼克遜政府的越南政策,沒有人認為有問題,甚至包括被批評的總統。1968年2月底,克朗凱特到越南採訪之後直言「美國無法打贏越戰」,報道引發政治震盪,詹森總統的幕僚建議反駁CBS的報道,詹森拒絕這樣做,因為這會得不嘗失。大半個月之後,詹森公開宣布不尋求連任。

1981年3月Walter Cronkite退休前在他的電視台辦公室拍攝。美聯社

或許會有看法認為,《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與共和黨「不共戴天」,以針對共和黨為樂事。可是從克朗凱特的越南之行以至詹森不連任,看到這是對準民主黨籍總統的報道。因此,若認為這兩家自由派大報有隱性議程,並不公平,準確的說,兩報孜孜追求的是捍衛美國憲法這一更大目標。像這次特朗普「通俄門」事件,兩報主要質疑焦點,是總統/候任總統究竟有沒有撒謊、他的幕僚有沒有按照規章行事。九十年代克林頓被傳媒窮追猛打桃色醜聞,主要焦點不在於他否背着希拉莉亂搞男女關係,而是他作為總統有沒有說謊違法。

對一國之首的道德和政治人格緊咬不放,無疑有一定風險,「五角大樓文件」在尼克遜眼中就是「破壞國家安全」,「水門案」後期亦隱隱感到情治機關的身影若明若暗。即使如此,《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仍然戳力追求真相的水落石出,半世紀後今天,大量報道「通俄門」,亦非單從特朗普及其重臣「破壞國家安全」出發,因為美國還有其他體系調查「破壞國家安全」,例如國會,例如聯邦調查局,兩報及主流媒體只關注一樣:憲法。倒過來,倘兩報高舉國族主義旗幟,狠批鬥臭特朗普「破壞國家安全」而絕口不提憲法遭破壞,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那將是更大的新聞。

特朗普挑戰批評他的傳媒,從語言到行動一應俱全。論有形力量,這是一場不對稱的比併,可是大權在握的特朗普看來難以抵擋美國社會對「知的權利」的捍衛。斯塔拉的「新聞的史詩一周」仍然會持續下去,特朗普單靠破口大罵,這次不一定像去年大選那樣容易翻盤得手。

特朗普對批評他的傳媒一貫扣以「假新聞」的帽子。美聯社

註:《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新聞戰相關報道

(1)Trump revealed highly classified information to Russian foreign minister and ambassador

(2)Comey Memo Says Trump Asked Him to End Flynn Investigation

(3)Russian ambassador told Moscow that Kushner wanted secret communications channel with Kremli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