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草草生活:看「鳥」


鳥,是恐龍的後代。據小草所知,目前現存的鳥類物種,都是在1億5,000萬年前的侏羅紀至白堊紀內,由近鳥型恐龍逐漸演化而來。據中文大學的漢語多功能字庫,「鳥」字的甲骨文,是側視的鳥形,也是典型的象形字,多見於甲骨文及金文。

圖一:據中文大學的漢語多功能字庫,鳥字的甲骨文,是側視的鳥形,也是典型的象形字,於甲骨文及金文中均多見。詳細請看漢語多功能字庫。

作為一條好奇的草,小草近幾年來,也開始以非專業的攝影、非研究的心態,去看「鳥」。現分享幾組「鳥」照,供各位欣賞。

圖二:攝於2018年,香港文化博物館附近,當時幾乎每天也看見它到來,跟小草打招呼。小草曾經網上簡單搜索過,但好像找不到跟他一樣的鳥。估計他是年輕的,因為看著他的毛色轉變。
圖三:攝於2018年,香港文化博物館附近,當時幾乎每天也看見它。有天,看見它往上仰看,好像是在看樓有多高:「這裡有多高呢?」
圖四:攝於2018年7月,香港文化博物館附近,有天看見他在抓些東西,也見到我偷拍,可能它會說:「沒有你的事,是我抓的蟲子。」
圖五:攝於2018年,香港文化博物館附近,在他抓癢時,偷看他。
圖六:攝於2018年,香港文化博物館附近,他好像越來越瘦了。夏天減肥成功。
圖七:攝於2020年,香港青衣城附近, 是常見的麻雀。在他抓癢時,偷看他的粉紅腳。他應該算是年輕的樹麻雀(Eurasian Tree Sparrow)。
圖八:攝於2020年, 香港青衣城附近, 麻雀,麻雀是雌雄同色的,臉上有一黑斑,常常令人誤會成眼睛。它發現我偷拍了,「bear」我一眼。
圖九:攝於2018年, 香港沙田車公廟,估計是八哥,但嘴上的冠羽比較少,可能又是小孩子?它發現我偷拍了,也「bear」我一眼,小草很喜歡這些「bear」圖。
圖十:攝於2018年, 香港沙田車公廟,不知道是什麼鳥。又是發現被偷拍了,「bear」我。
圖十一:攝於2020年, 香港某無人島,原不知道它是什麼鳥,後來有一位鳥專家,告知是夜鷺(Black-crowned Night Heron)。當時,一個星期去看他幾次,每天進去都用起碼一個小時,拍攝它抓魚。
圖十二:攝於2020年, 香港某無人島的廢棄碼頭,雛鳥跟著父母,求飯吃。
圖十三:攝於2020年, 應該是家燕(Barn Swallow),當天下大雨,小草也全身濕透,但拍攝到小海灣附近一大批的家燕鳥,甚喜。
圖十四:攝於2021年4月, 應該也是家燕(Barn Swallow),只用手機,拍攝於大澳成記餐廳內,據餐廳人員說,家燕每一年也會回來。想起了白居易的《燕詩》:「樑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銜泥兩椽間,一巢生四兒。」
 
 

草草了結

小草一直也愛看鳥,愛到連公開考試時,中文作文的寫作卷,也以鳥作題目(雖然最終考試所得的分數頗低啊)。小草的友人都說:為何你會常常發布一些「老人圖」?小草卻認為,難道看花、看草,就是年長人才會做的事情嗎?
 
而且,鳥,是恐龍的後代,看鳥,就像能看恐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