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嘉達獄中減磅學日文 Band友錄歌念兄弟: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超過200磅的厚重身型,卻在被告人群中沒有太多蹤影。

下月30歲生日的李嘉達,是初選47人案的被告之一。他沒有太多sound bite、沒有太多鎂光燈照射,但同樣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的嚴重指控。犯人欄以外,他是一位社工,喜歡唱歌、戲劇,會組團排劇、夾Band出歌,在藝術中找到自己,也感染他人。

Band友形容他是一位破壞王、無手尾、固執,但熱血、善良、也有個人魅力,能夠鼓勵一班人共同做一件事。「我諗他覺得自己很厲害,很想改變社會、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相有時都會覺得他很辛苦。」

有一年生日,李嘉達的願望是做一位區議員,他說「不敢衝得太前,覺得區議員是另一個角色去幫呢個社會,希望由社區做起,再有政治論述。」這份卑微而純粹的初心無變,但時代變得太快,以「國家安全」主導的新香港,「前」的界線變得模糊,寒蟬下的鳴雀顯得份外響亮。

一場選舉協調的初選令他還柙超過三個月,體重消減20多磅,牆內炎熱很難一覺睡天光。Band友形容李嘉達有做運動、學畫畫、跟著日本樂團Mr Children的歌詞學日文,因為他希望出來的時候變得更優秀,「有一天,能有Mr Children的感染力。」

李嘉達還柙前寫了一份詞、錄了一首Demo勉勵香港人:「經得起挫折,學會沉澱,等到盛放一天。」今天,Band友將它製作成歌《出走半生》,反過來送給牆內的他:「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三十而立,困在牢獄。李嘉達在港大社工系畢業,由細到大很喜歡唱歌、表演,參加過校內外的歌唱比賽,也成立過劇團,自編自導舞台劇,後來更修讀藝術治療碩士,希望用藝術感染身邊的人。在2019年初,他與另外五位成員組樂隊Forward,創作原創歌曲,將生活的故事說出來。樂隊成員包括主音李嘉達、低音結他手Timothy、結他手Ivan、Charleston、鍵琴手Wing,還有為工作奔馳的鼓手。訪問當日,鼓手有事未能來,其餘四人說著眼中的李嘉達。

一個簡單的人 想個社會好

四人之中,33歲的Timothy認識李嘉達最長時間,數著數著都有十多年。Timothy教過李嘉達彈結他,那次課堂後李嘉達沒有走,想留低繼續玩音樂。二人開始夾Band、一齊打機,每星期都會碰頭,開始熟絡起來。他形容李嘉達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喜歡唱歌、性格外向,但經常「整爛嘢」,「整爛過樂器、乜都有,啲嘢放喺佢手上一陣好似就會有問題」,所以李嘉達有破壞王的稱號,有時無手尾又大頭蝦,但一去到戲劇就會變成另一個人,認真起來、通宵達旦做好每個部分。

他眼中的李嘉達,很喜歡與人分享,「佢想個社會好,我諗佢覺得自己很厲害,很想改變社會、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相有時都會覺得佢很辛苦,要做好多嘢,但吃力不討好,會被人罵、被指責無用,即使係咁,佢的內心很強大,仍然想去繼續追求,這份內心也令我很想擁有。」

「呢個情況就好似我們打機,我不斷打贏佢,但佢依然想繼續同我打。」現實的例子,就是李嘉達唱歌和戲劇都收到不少批評,有人認為「佢把聲唔好」、「唔想聽佢唱」……李嘉達知道批評但沒有放棄,嘗試尋找屬於自己的特色。後來參選區議會的時候,「其實佢面對很大壓力,很多人不滿,我們覺得唔使咁辛苦啦,但他當初的理念就是想呢個社區和社會有改變。」

對Ivan而言,這是一份個人魅力。29歲的Ivan是李嘉達的中學師弟,二人相識近十年,曾經一起走上街頭唱歌,經歷最青春的歲月。他說,李嘉達是一位很有想法的人,中學已經成立劇團,將心中的想法以藝術方式表達出來,倒頭來看,其實幾有個人魅力,因為能夠號召、鼓勵到一班人共同做一件事並不容易,而大家亦享受跟李嘉達一起做事,因為「當大家覺得未必行得通的時候,佢會想盡辦法達成目標。」

左起:低音結他手Timothy、結他手Charleston、鍵琴手Wing、結他手Ivan,說著眼中的李嘉達。周滿鏗攝

不想認他做兄弟

27歲的Charleston正正由話劇認識李嘉達,再加入樂隊。在一個樂隊當中,不同成員對Forward可以走到幾遠都有不同想法,他說自己和李嘉達的野心最大,很希望有一日可以站上叱咤的頒獎台上。在他眼中,李嘉達有火、有野心,對音樂和藝術的野心最大。

他記得Forward創作第一首原創歌《影樹》時很辛苦,甚至他要去到「生蛇」的地步。後來有一日中午「12點幾李嘉達打畀我,我心諗仲瞓緊無聽佢電話,佢再打畀我,我繼續唔聽佢電話,最終佢第三次打來,我聽了,原來係903播我哋首歌。」那次著急,反映著一份喜悅,一份要與隊友分享的喜悅。

「講起有啲掛住佢,因為喺Band入面,我哋嘅角色角力得好緊要,佢嘅諗法同我嘅諗想法經常碰撞,你問佢哋拗交拗得最厲害嘅,就係我同嘉達,好幸運我們沒有因為拗交而拆Band。」Charleston紅著眼睛說著這番話。

他讀音樂出身,著重音樂上的美學,但李嘉達是文字人,著重內容上的表達,因此他們經常因為一些虛無縹緲的概念而吵架。對上一次吵架在今年1月,他們討論新歌時,內容不斷圍繞好不好聽,無考慮內容上的表達,最終李嘉達板起面孔發脾氣……有時Charleston忍不住氣,又會回一句「咁叻你做」,這兩位各有堅持的隊員走在一起,不時產生火花和衝擊,後來他們形成默契一人讓一步,「我睇得準啲,佢讓一讓我;佢有佢固執時,我又讓一讓佢。」

不過,後來李嘉達被還柙,再沒有這些吵架聲。

Forward入面年紀最細的阿Wing今年21歲,他說平日最常「剝定花生等佢哋拗交」,但吵架以外的李嘉達其實幾照顧他,生活和情感上也會考慮他的感受,「試過有日夾band無食嘢,李嘉達煮意粉畀我們吃,佢的角色好似阿媽,我不會認佢做兄弟,最多認佢做阿媽。當佢唔固執時,有善良、sweet的一面。」

這隊Band,很重視隊友餘暇的時間。

我們不只夾band,也會打機、打通宵、打到翌日七八點,大家都好爛玩,我們好重視大家打機、相處的時刻。我們很相信一隊band,不只夾band時才會有火花,大家兄弟的感情才可維持下去。

說畢,Charleston還是補一句「唔想認他做兄弟」,但又說得著緊、記在心內。

「我們不只夾band,也會打機打通宵,我們好重視大家打機、相處的時刻,大家兄弟的感情才可維持下去。」受訪者提供

生日願望 當一位區議員

夾Band、Busking、寫劇本、打機,就是李嘉達的生活。以前瘦少少的時候,還會踢足球。Timothy形容李嘉達在不同崗位都很熱血、一鼓作氣,有一年的生日願望提到想做一位區議員,那時才第一次知道對方有參政的想法,當時還沒有社會運動。

早在波瀾壯闊的反送中運動前,李嘉達已創立公民自主力量,推動環保、以物換物的概念,由地區做起,建立社會公民意識。直至運動爆發,他堅決參選觀塘區議員,擊敗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兼上屆區議會主席陳振彬,成功當選。

「李嘉達是一個心中有數的人,不易受他人左右影響,參選都沒有問我們意見。」Charleston憶述,有時他們一邊打機,一邊聽網台,也會一邊談理念。

我問過他為何要做區議員,抗爭咪抗爭,未必需要擔當一個職位,但他說不敢衝得太前,覺得區議員是另一個角色去幫呢個社會,希望由社區做起,再有政治論述和慨念。

後來,李嘉達有意參選立法會,Charleston極力反對,向對方表明:「Forward開始上軌道,如果你當選,你的身份幾影響Forward的發展。區議員已經是吃力不討好的角色,派嘢會俾阿婆鬧,立法會議員將要承受更多,唔使搞咁多野、唔需要咁做。」但李嘉達最終還是決定參與初選——民主派的協調機制,Band友唯有支持。

正因如此,他的決定賭上了自己的一生。他因參與初選今年1月被捕,2月底被落案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不准保釋,未開審先被扣押逾三個月至今,今年4月正式辭任區議員一職。

「我諗無人諗過會落得現時情況,只不過是投票誰人參選,沒想過後果咁嚴重……如果你明知一定會被人拉,你仲會不會參選?我諗唔止李嘉達沒想過燒得咁快,所謂的政治明星都一樣。」Charleston說。

李嘉達由百多公斤瘦至89公斤,在獄中做運動、看書、寫信、學畫畫、學日文。EYEPRESS圖片

突然瘦晒

Band友輪流到赤柱監獄探望,每次15分鐘、最多兩個人,平均一個月他們每人輪到一至兩次的見面機會。他們說,李嘉達由百多公斤瘦至89公斤,手腳明顯消瘦,因為獄中很熱、衛生環境差,很難一覺睡到天光,加上私飯昂貴不常吃。

對於一個外向、排劇夾Band的人來說,悶是最難熬的時間。李嘉達在獄中做運動、看書、寫信、學畫畫、學日文,開設Patreon賣文賣笑話賺取生活費,還會唱歌娛人娛己。他曾經在台灣看過日本樂團Mr Children的演唱會,很希望有一天能擁有對方的感染力,現在他也會跟著Mr Children的歌詞學日文,Ivan說:「他仍然有堅持和力量,希望出來的時候,變成更優秀的人。」

出走半生

高低跌盪,遙望天邊遠方,漆黑裡仍有光,未怕渺茫。

Forward在5月31日初選案第二次提堂時,推出新歌《出走半生》,歌中聽到李嘉達的聲音,是他還柙前錄的Demo版本。樂隊希望憑歌寄意,勉勵李嘉達和其他失去自由的人:「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同時送給香港人,因為他們相信真正的失去自由,或許是仍有選擇的時候,失去為人生做決定的勇氣。

歌曲早在2019年開始創作,但那一年大家都很頹,有人來不了練Band,大家都明白原因,創作也因此暫停。直至今年1月李嘉達被捕獲釋後,大家想做點事,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何事,因而錄了Demo版本,豈料之後再無機會正式錄過。

樂隊之中,鼓手是一位「典型」的香港人,朝九晚五工作多年,生活規律。歌曲鼓勵人們走出舒適區、擺脫人生規範、勇於離開社會約定俗成的路線,簡單來說,要叛逆一點。原本想送給鼓手,但今天歌詞卻很符合香港人面對的情況,氣餒、迷惘、好像沒甚麼希望的感覺。Ivan認為「我們仍要前行,行出一步可以行到的路,不一定關於社會事件,每一個人生、每一個人的路亦然,除了鼓勵鼓手,也希望鼓勵其他感到迷失的人。」

「大家都很累,當下的香港人很迷失,但首歌想鼓勵每一個人,我們同在經歷這個情況。」Charleston相信音樂和文字的力量很大,可以讓彼此的信念變得強大,團結緊扣在一起。

Forward新歌《出走半生》聽到李嘉達的聲音,是他還柙前錄的Demo版本。受訪者提供

強大內心

歌詞提及「就放膽,出走一趟」、「還年輕別怕輸,即管一戰」,但現實看來眼前的香港似乎再沒有嘗試的空間,各個界別的行動、言論和創作空間均收窄。Charleston認為未必是行動上,心理上也可做到「即管一戰」,大家要強大內心,如果內心不夠強大,也做不了行動。「現在大家可能很沮喪,但老套啲講置諸死地而後生,即管一戰就是在自己能力以內做到的事。」

「我希望更加裝備自己,讓自己更有說服力和影響力,當你的力量不夠強大時,很難保護身邊的人,我希望自己成為更優秀的人,再保護身邊的人,這是我的即管一戰。」

「因為你的內心不夠強大,很容易會被環境撃倒,例如我教結他,阿媽會問你交了家用未?親戚會問你做啲咩?搵幾錢一個月?但我都唔知自己今日搵到幾多錢,負能量很大。」

內心夠不夠強大,就是你對自己的信念能否抵擋這些負能量的說話、很差的困境。你能承受克服,你會不知不覺間強大了。香港人在這兩年進步很大,內心可承受的傷痛愈來愈大,可以承受傷痛,才可以強大。

要成為一個更優秀的人,除了內心要強大,還要影響身邊的人。「有一日親戚話你彈結他好堅喎,你就是一個優秀的人,不是說需要別人去認同你,而是你有沒有進步,肯定過自己,再影響他人。成為優秀的人,先要肯定自己。」

平日的他們,有吵架、有玩樂、也有sweet的回憶。受訪者提供

我們的崗位

「現實好像沒有空間談夢想,但每個人還是可以在自己的崗位上、可做到的事情上努力。這幾年香港人很識得變,用不同的方法去表達、追求、爭取,需要的是放膽,唔行就唔知結果。」Timothy說會繼續創作,希望歌曲讓人有共鳴,因為他相信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仍然可以把信念和愛傳播開去。

正如Charleston是一位結他老師,他說:「我不需要向學生說我的政治理念,不需要灌輸他們光復乜光復乜,但我教的歌可以讓他們了解多元文化、開放的思想,做一個善良的人。我會教他們廣東歌,不論Mirror也好、Error也好,我都會教,這就是我們的文化,我的角色希望將香港的文化傳承下去。」

這個樂隊中,有人是音樂老師、有人是社工、有人是學生、有人失去自由,但他們仍然堅持信念、抱有希望,「我不會想起以前,我會想將來,他出來之後我們如何發展?」歌詞的最後一句是:

風雨下揚帆就當磨練,仍相信星光始終未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