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父親難為:(上)父親傷痕的年代


怎樣才是稱職的父親?女士們怎樣答?為什麼總是覺得柔情不夠,是被自己的嚴父嚇怕了,還是丈夫是原生爸爸的翻板,毫無進步?
 
其實,何止女士迷惘,男士可能也不知何去何從吧。為什麼許多男性榮升父親後,雖然一心想作兒女的良師樂伴,卻很多時仍然原地踏步,甚至不知所措?余亞弘在《父親,最榮耀的名字》一書中,嘗試提供答案。

作者點出了男性在現今世界可悲的一面,就是很多都在父親缺席或感情疏離的年代下成長。與從前農業或遊牧民族生活相比,兒子都不能長時間近距離接觸父親。
 
根據一些輔導機構的調査,爸爸除了長時間外出上班外,不少每天只願花數分鐘與兒女互動,對做父親的天職忽視、漠視或短視。忽視是不知道為父的重要性,漠視是不在乎,而短視則是看不透為父的價値。
 
更可怕的是父親的實際缺席,因為父母離異及性開放所産生的未婚子女的家庭越來越多。在美國,父親荒已成社會趨勢,在2005年就有35%的孩子出生於單親家庭,而在非裔族群,更高逹69%。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美國籃球名將Charles Barkley坦言,沒有爸爸當然造成經濟壓力,但更重要的是,爸爸具體存在是一個男孩子的需要,他説:「除非有人教你,你不知道如何成為一個男人。」這些兒子唯有向外求,以至深受歪曲的傳媒和輿論影響。
 
為何這麼多父親會逃避為父的責任,造成無形(情感上)或實質的無父家庭?很多時,這些爸爸本身承受著自己父親給他造成的傷痕(Father-Wound),得不到醫治,便會缺乏力量去作真正的一家之主:既能付出勇氣悍衞,又可傾出豐厚的愛。
 
男性若在無父家庭長大,常會缺乏安全感。不論爸爸是不負責任缺席,或因工作不能留守家庭,甚而不幸早逝,子女多會産生被遺棄的感覺,自我價値意識矮化。
 
不過,更多的是與原生父親不懂得如何當爸爸有關。錯誤的管敎,如一味嚴厲處罰或只講父親權威,會令子女不能體會管教背後愛的動機,而溺愛與偏心皆是錯誤的兩個極端。再者,若父親懦弱,未能在關𨫡時刻出面保護,或恪守承諾,亦嚴重破壞子女對父親的信任。
 
而在華人文化中,更常見的父親傷痕則是情感遙遠所帶來的疏離,當子女無法與爸爸的情感連結,雖敬重父親,卻很難走進他的心靈世界。
 
華人父親另外常見的現象便是拙於情感的表達,很少懂得用言語或身體行為去傳達親情,影響至下一代的男性也變得過於含蓄,不知如何將愛表現出來。
 
另一種傷痕是來自華人傳統觀念中的極端父親權威,子女不敢違抗父命,令他們的自我價値與定位無法確定。
 
此外,不少華人在乎面子,將兒女的功名成就作為愛的依據,是否成材,成為父親(母親也不例外)接受兒女與否的條件。再加上華人父母又多用羞恥感來操控或鞭策兒女,令子女的心靈受創,被迫強勢或失去信心。
 
當然懷著傷痕的父親令女兒和兒子都同樣受傷害,但父親是兒子學習當男人的榜樣,更是其後做丈夫和爸爸的藍圖,失職或嚴厲的父親影子重重蓋在兒子頭上,做成惡性循環,使自己下一代也無法表現既柔又剛的真正男子氣慨。
 
太太們,請原諒你的伴侶一路走來的崎嶇之路,作父母從來都不易啊。容許丈夫們邊學邊做吧,願你的提點,成為他衝破文化框架的動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