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線上談:武進文退不講道理 無力沒變告別專欄 末代評論人仍發聲


【《線上談》結集】

本集嘉賓: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

在《明報》 寫了15年專欄文章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 6月23日以 〈告別的年代:每個道別都感恩〉 為題發表文章, 宣布擱筆。蔡子強在眾新聞《線上談》節目表示, 他會繼續評論政治,但現時政府「不講道理」, 寫政治評論文章耗費巨大心力,卻無法改變現狀,決定擱筆。 他又談到選舉制度大改,過往的研究方法已不適用, 而香港政治氣氛令身邊很多人離開,「告別已成為生活的重要部分」 。

蔡子強的《明報》專欄自2006年開始設立, 至今已刊登900多篇文章。他最後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 今天自己寫政治評論,已經改變不了什麼⋯⋯疲累和無力感都很重。 實在很想休息和沉澱一段時間,本欄也因此會擱筆。」他憶述, 回歸初期,政府仍會重視民間和學者意見, 寫政治評論文章仍有影響力。例如他早年倡議, 議員應按所得票數獲取相應的資助額,政府有推行相關政策,「 他們(政府)一定不會高調說聽取了你的意見,但你知道有商量過, 知道他們有吸納(意見)。」

2003年,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工作引起民間巨大爭議, 北京開始派人來港「收風」,以免施政碰壁。到近兩、三年, 官員諮詢學者的情況近乎絕跡。2019年反修例運動爆發初期, 曾有官員密集地找學者了解香港局勢,蔡子強亦抒發己見, 甚至為此撰寫報告,但最後政府仍拍板「止暴制亂」, 自此沒有再聯絡過學者。從官員找學者「傾偈」的頻密程度中, 蔡子強開始感受到政府現時不重視民意和學者意見:

寫政治評論需要講道理,但現在是一個政府完全不講道理的時空。

節目當日錄影期間,政府公佈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升任政務司司長、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升任保安局局長,副處長蕭澤頤升任警務處長。蔡子強形容是「劃時代事件」,管治班子「武進文退」。他指,政務司司長是公務員之首,以往由富有決策經驗的政務官出任,講求決策、管治等經驗,但如今改由紀律部隊出任。

你會知道準則變了,講紀律、講忠誠、甚至凌駕決策質素。

國安處早前拘捕《蘋果日報》社論主筆李平, 國安法的刀就架在各行各業頸上,評論界不能倖免。蔡子強表示, 現時以文字入罪,李平被捕對評論界打擊頗大。 但他仍會繼續評論政治,因為恐怕自己是「 香港最後一代會評論時事的學者」,年輕學者憂慮誤踩紅線, 不敢高調評論。常有記者請蔡子強推薦能評論中國政治形勢的學者, 他只能回覆:「有能力講的人很多,但你找他們,他們絕對不會講。 」

蔡子強是少數研究香港選舉制度的政治學者,至今已20多年, 過往以數據分析,花費巨大心力和金錢,雖然每逢選舉都「 壓力勁大」,但他認為分析選舉是自己對香港的責任。蔡子強解釋, 選舉有兩個重要步驟,一是提名,二是投票。以往人們更重視投票, 學界也以投票結果作分析。但「完善選舉制度」後, 投票變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提名,是「黑箱」如何運作。 在此制度下,蔡子強認為如往年般評論或分析選情,意義已不大:

如果你還當它是一場民主的選舉,反映選民的投票意願、政治取態, 就有少少緣木求魚。

蔡子強最後一篇《明報》專欄以「告別」作主題, 有講師這層身份的他,要與教學的美好回憶告別嗎?他表示, 自疫情爆發,中大已實施了三個學期的網上教學,課堂互動減少, 講師教學滿足感大降。雖然中大下學期開始可恢復面授課堂, 但蔡子強認為,長時間的網上教學,已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 例如師生關係、系內聚會等,「有些文化無咗就無咗」。他續指, 大學要求講師錄影,令講師擔心隨時被舉報,教學變得小心翼翼。

政治氣氛壓抑,香港出現移民潮。蔡子強常常收到學生的告別電郵, 對越來越多年輕人離開香港甚為傷感,他引用他的一篇文章作結:

告別成為生活的重要部分,告別的是朋友、學生, 更重要的是我們以往的生活方式,我們長期相信的信念, 還有我們以為不變的幸福,這些都需要告別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