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郭文貴「色控」指控想到曾俊華落選原因


 

「天呀,你竟變成一個這樣的人!」

這句話是我去年跟自己說的。當時,我從新聞報道看到馬恩國率領的一帶一路法律界訪京團的其中兩個成員跟KTV小姐的合照,我第一反應居然是,大陸這片遼闊國土沒美女嗎,幹嘛找長相這麽普通的小姐啊!

一帶一路法律界訪京團的其中兩個成員跟KTV小姐的合照。網絡照片

我自己也是女的,也不想別人單以我的外貌來判斷我,為什麽我這樣評頭品足其他女性?

其實我之所以能判斷他們找的小姐質素差,是因在大陸工作居住了10年的我,雖然是女流之輩,但也沒缺到夜總會見識的機會(都是應朋友之約),所以衡量小姐是美是醜早已有一套標準。

那種地方多去幾次也沒什麽,震撼力說得上大的也就是第一次。一個親戚的朋友叫我去北京北五環北六環之間一個叫「華麗匯」的地方找他,我還以為那是一家餐廳。到目的地只看到一棟大樓,外面完全沒KTV招牌,進去了才別有洞天,在迷宮一樣的堂皇長廊上,美若天仙的小姐成群結隊地穿梭,我好不容易找到親戚朋友的房間號。那個人我之前已見過一次,當時他給我印象是一個西裝筆挺的斯文人,怎麽眼下一下子變成一個在我面前對身旁的小姐動手動腳也不害臊的人!房間內還有幾個男人,各自身旁都有小姐,都在做同樣動作,他們見到我也沒難為情。但說也奇怪,他們都跟賭場大廳裏坐在老虎機前那些人一樣木無表情,我沒覺得他們享受小姐的陪伴。

我獨自坐在沙發的角落,他們叫我吃水果我就吃,叫我唱歌我就唱,就這樣過了一兩小時,終於熬到結賬的時候。房間一下子鴉雀無聲,每個小姐都盯住負責埋單的那位男士手上的一疊鈔票,他一張一張地數,把小費分配好,小姐們拿了錢就走,我也可以回家了。當我走到我親戚朋友面前道別,我又替他不好意思起來,我突然想到我的寵物兔,就衝口而出地說:「我家裏養了一只小兔子,我平時跟你們一樣隨便親她抱她,但她從來不問我要小費的。」他和其他男人聽到都笑了,我親戚朋友說我有什麽事可以找他,我心想,以後說不定真的多了個幫忙渠道,今天也不一定白來一趟。

當我在大陸接觸做生意的男人多了,我才漸漸明白其實我當晚完全沒必要替那幾個人感到難為情。在一個法治不健全的社會,合夥做生意的男人尤其需要通過各種方法取得對方的信任,在大陸廣傳的一首解釋什麽是「鐵哥們」的民謠很能說明這點:「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一起分過贓。」說白了,就是做「哥們」的最高境界是各自有把柄給對方抓,這樣合作起來才安心。這也能解釋為什麽在夜場的男人大部分時候都木無表情:我在家親我兔子是出於我對她的愛,他們最終目的卻不是在小姐上而是在對方上,一起去叫小姐,是跟其他男人聯絡感情的其中一個環節啊。

後來我這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理論被一個大陸男性朋友證實。我跟他熟絡後有次打趣地問他有沒有嫖過,他居然回我,而且說有!但那次是政府請客,他是做房地產,有求於他們,所以不想嫖也得嫖。後來我把這個故事轉告給另一個大陸男性朋友 ,他聽了只笑了一聲,一句話也沒說,但他那聲笑告訴了我,他是在笑我的朋友居然讓我也知道生活有這一面,也就是說,政府請人嫖不是我想象中那麽不尋常的事!

郭文貴爆料,說中央對香港富豪建制派議員等進行「色控」。

最近郭文貴爆料,說中央對香港富豪建制派議員等進行「色控」。我心想,假如郭文貴日後真能拿出這些人的嫖娼視頻,我會可憐被偷拍的那個人或那些人。如果他們跟我那個被政府帶去嫖的朋友一樣,因有求於政府,雖然知道在大陸嫖娼有風險也不得不嫖,後來果然真的被偷拍,那就真是冤枉了。

郭文貴爆料事件也讓我回想到,幾個月前特首競選期間,當曾俊華在其中一場辯論裏自豪地表揚他的團隊是錢買不到的,支持他的我立馬覺得「完了」,他一定會落選!他可以跟過劉鶴同過窗,可以扛過槍(當過海關關長), 但如果他自己沒嫖娼、分贓或做其他壞事的潛質,他和他的團隊也沒法被收買,那就等於他沒把柄讓人抓啊,中央怎能放心用他呢?

反過來看,如果中央有曾俊華的不雅錄像,他可能就是我們下屆特首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