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賀黨慶、讀黨史、明黨性


中國共產黨今天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百年黨慶活動。美聯社

寫這類文章,應該是沒有什麼意義的,沒多少人想讀,也沒什麼好結果。不過既然百年一遇,也就讀讀黨史、贈贈慶。

人有人性,黨有黨性,黨性源起革命奪權成功經驗之累積,手法不斷複製、承傳、學習,成為文化基因,根深柢固,指導意識行為與是非觀念。

網絡常瘋傳,中國共產黨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曾經的民主自由承諾,例如毛澤東曾批評「一黨專政」已喪失人心、周恩來曾批評國民黨政府禁止人民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自由、黨的機關報《新華日報》也曾發文謂要民主的「真貨」。可注意,這些動聽說話的背景在抗戰期間,中共為了統一戰線,團結大多數,宣告「新民主主義」,停止在其北方勢力範圍的激進土地革命,不止對地主、富農、民族資本家較寬容,亦常對外宣示其開明思想,毛澤東甚至曾對著美國軍人,頌讚美式民主,目的很實在,很針對性,就是與國民黨爭逐人心的支持。

當時在中共控制區的基層選舉,推行「三三制」,這個選舉制度,香港人應該似曾相識。「三三制」的框架,重點在共產黨對外宣示「放權」、體現「民主」,限制黨員只佔席次三分一,其他席位開放予黨外人士,三分一是「進步分子」、餘下三分一席次予「中間分子」競逐。當然,誰是進步分子,誰是中間分子,由黨話事,而中共傳統,黨員高度統一思想,三分一席次打底,另外的「中間分子」「進步分子」,大家在香港見到很多人版,加起來當然有信心穩勝。至於「右派分子」,仍然被拒參選,他們沒有資格。

此乃一直以來「人民民主專政」的精粹,黨是講民主的,大部分人享有「民主權利」,但黨也「專政」,那些被劃為敵人的壞分子,權利被剝奪,當然,誰是壞分子,由黨定義。

如何在「自由」與「專政」之間游移,1957 年毛澤東發動的「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運動,是絕佳例子。毛叫知識分子用「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方式給黨建言,怎料人們來真的,建言觸及黨壟斷權力等核心敏感詞,於是幾十萬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史家陳永發於《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言,可見自由有清楚底線,批評不能反對當權的黨,不能超越中共所能容忍的限度;被劃定為右派分子,就不屬人民內部矛盾,這些人當然就不配享有自由。至於底線為何,也沒有客觀標準,由中共認定。

綜合諸史家所言,中共革命得勝,有兩項重要成功之處。一是活學馬列主義的「階級鬥爭」,移植至當年的貧困農村,通過土地改革,得到農民廣泛支持,成為堅實的群眾基礎,即是毛澤東自詡的「秦始皇加馬克思」。上世紀二十年代,中共曾在城市發動工人暴動,仿效俄共無產階級工人階層革命成功之道,但中國工人畢竟只佔人口少數,而且城市都充斥國民黨勢力,難以公然活動;連番失敗後,中共遂轉移至農村,摸索土地革命之路,重點研究貧農與地主之間的矛盾,這種農村的階段鬥爭才能發動大多數人的支持。最終於抗日期間,國民黨疲於打仗之際,中共得以在日軍敵後遊擊,及以階級鬥爭為綱,推動土地改革,穩得貧農人心,這些群眾基礎成為日後內戰的堅定後盾。

另一鼓動人心之道,則是民族感情,從抗戰前反帝國主義,城市工人罷工,目標俱是外國的資本家、租界的不平等條約;到二戰中以抗日號召民眾,以抗日抨擊國民黨;至內戰時反美、韓戰時更要反美,都屬爭取大眾放下歧見、同仇敵愾之機。國難當前,固然有民族團結抗敵之義,但這種鼓動國人民族激情之手法,一直延續到昇平年代的今天。

可以留意,7月1日黨慶的天安門廣場大慶典,群眾與解放軍高呼和應、反應最大的時刻,多是習近平激昂地談對抗外侮的時候。

鋪天蓋地的百年黨慶事跡,少不了 1921 年標誌中共創黨的第一次黨大會,秘密舉行,中途為避巡捕追查而匆忙逃遁的故事,革命成功了,這些就變成史詩。可以注意,當年為改革社會最積極最先組黨,把理念附諸實行的都是什麼人?出席第一次黨代表大會的人,都是年輕的知識分子,職業是教師、學生、律師、編輯記者。這些人,都是最有理想、最有行動力的人、最危險的人,共產黨很清楚,因為他們自己就是。當年,這些年輕人也是國民黨狙擊的人,做得不夠絕,留下了活路。

一場囍宴
以上材料,百年黨慶不會講。中央電視台有個黨慶專題微紀錄片,名為《百煉成鋼:中國共產黨的 100 年》,每集七、八分鐘,共七十集,製作頗認真,最少很多舊事既缺影片,甚至相片也沒有,要重塑當時情景,頗花工夫。

這齣「微紀錄片」,也可窺探中共的史觀。 

節目大致順時序說故事,一路從建黨偉業開始看,當然是歌功頌德,也是預料得到。快要來到五十年代末大躍進時期,當年冒進,要超英趕美,全民大煉鋼;又要急速過渡到共產主義烏托邦,建立人民公社,結果數以千萬計農民餓死,成為太平時代最大人禍,黨慶紀錄片會有什麼「百煉成鋼」的經驗分享?

嘿,時光機突然壓縮加速,好幾年就此跳過。

仿若什麼都沒有發生,定過神來,回帶再看,的確沒有提過「大躍進」,只有幾句隱晦的形容:「為盡快改變中國貧窮落後的面貌,黨力圖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上,打開一個嶄新的局面,但是由於黨對大規模建設社會主義經驗的不足,由於背離了黨一向倡導的實事求是的原則,憑主觀願望和意志辦事,結果事與願違,黨和人民面臨新中國成立以來,前所未有的嚴重經濟困難。」完。

再看下去,其實建黨以來所有群眾運動、黨內整風、反右、批鬥、武鬥,這紀錄片都是輕描淡寫,大部分都不提;來到文革十年亂局,還未開始講,已經跳到改革開放。

那些是歷史嗎?對不起,是本人表錯情。百年黨慶,大囍事,猶如婚宴席上,一對新人回顧一生片段,當然只有修飾過的浪漫溫馨,新娘永遠明艷照人,婚禮大龍鳯,不會細數前度情史、不會播出手持菜刀的家暴。那些紀錄片叫賀禮,是壽宴上的壽桃包,你以為真的在上歷史課嗎?

歷史虛無
有時,你不能不佩服共產黨,如此編寫歷史,也有理論根據。

回顧共產黨的轉折,其一是 1989 年,中共六月四日鎮壓了民運,重新上路;遠在東歐,同年同月同日,波蘭團結工會選舉勝出,揭開變天序幕,東歐好兄弟全數倒台,連蘇聯老大哥也頃刻土崩瓦解。

以俄為師數十載,號稱消滅了階級的蘇聯一夕間解體,歷史這一篇章引人深思,中共自不例外。多年來,官方看來沒有公開高調地研究或總結教訓,但零散反思也見於黨媒文章,例如認為要警惕當年戈爾巴喬夫支持媒體自由,又無力反駁批評聲音,動搖了管治正當性;加上經濟停滯多時,又缺乏創新改革動力,失去了群眾基礎;聰明的管治者,當然會汲取教訓,快馬加鞭,避免重蹈覆轍。

近年黨的文人則常提及總書記習近平早前的「歷史虛無主義」觀點,認為蘇聯崩解,根源在早年赫魯曉夫全盤否定史太林的路線,搞亂了全黨思想,危急存亡之際,卻發現身邊的人都已失去信念,蘇共就此作鳥獸散,前車可鑑。引伸下來,這些「歷史虛無」,早已種在戈爾巴爾夫等下一代心坎,思想上本來就茫然迷失,容易受外來思潮影響。

反思黨的反思,你就明白他們對待歷史的態度:髒事非不能講,但少講,又要強調「付出巨大代價後取得的成就」,歷史如何荒誕,也不能全盤否定,偉人的形象要維持,毛澤東縱使製造了史上最大人禍,頭像要永遠掛在天安門城樓。不斷提醒「百年屈辱」,強調救星形象,灌輸歷史厚度,塑造敵對勢力,一切都有「理論根據」。

承諾轉頭拋棄,那是因為「實事求是」;闖了大禍,那是因為「堅持信念」;有錯不能認,是為了防備「歷史虛無」。高明。

***   ***   ***

(本文原刊於筆者報章專欄,此為合併加長版。)

相關文章:

自我審查變形記

你的血液依然溫熱,兼記專欄完結的方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