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逐字紀錄】控方劉智鵬稱「光復、革命」意涵千年不變 指梁天琦2016年造勢已具港獨意味


國安法首案唐英傑中開始進入戲肉,控方專家證人、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今日(2日)出庭就2019年示威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作供,劉供稱「光復」歷史上意指在敵人或異族手上奪回佔領的政權或國土,而「革命」則歷史上指推翻或改變政權及社會制度,漢語中多用於政治意境,更稱三國時起已有「光復」一詞,「革命」甚至可追溯至商周,兩個詞語歷史上意涵無特別改變。結合而言,劉認為「光時」意思是:採取手段去改變當前嘅香港的政權,及在現時當政者手上奪回香港這政權。

劉智鵬確認,在考慮「光時」的專家意見時,考慮過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2016年新界東補選時的選舉單張,及2016年2月20日晚的造勢大會片段。劉智鵬說,梁的單張說「呢一代人唔再寄望中國、立足香港本土」等訊息,是鼓吹「改變香港政局,並且呼籲群眾以武力挑戰當時政權,以達到改變政權的目的」。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休庭前,問梁當時是否等於鼓吹香港獨立,劉智鵬不假思索說:「可以咁講。」

劉智鵬到庭作供,而辯方兩名專家證人李立峯、李詠怡亦有到庭旁聽。林勵拍攝

案中被告唐英傑在國安法生效首日的2020年7月1日涉嫌駕駛電單車衝向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恐怖活動罪,及一項危險駕駛交替控罪。案中不受爭議事實,是唐的電單車當時插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及英文「Liberate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s」的旗幟,但預計雙方就含義及被告動機將有交鋒。

劉智鵬在控方引導下陳詞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必須作為一個詞組及口號去理解,而口號中的「光復」在歷史角度看,基本上就是「攞返」或「恢復」失去的國土或政權,甚至「某些城市」,而在三國時期至現代中國的用法並無特別改變。劉稱:「根據光復這個詞在中國歷史上應用,由三國時期到現代中國,都無變過,都係指相同意思,即係去恢復或者取回落入敵人、異族手上的政權,或者國土」。結合「香港」一併使用,劉智鵬說,等同指香港被「敵人或外族佔據」,香港政府就被敵人控制的政府,或不是國家政權下的政府,當中敵人或國家政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至於時代革命,劉智鵬說歷史語境等同不接受、要改變當時政權及社會制度,及可引伸至當時政權及社會制度不合法,需要推翻及改變。他在書面供詞中提及,「革命」一般指政變,劉智鵬在庭上解釋自商周到晚清,「革命」基本上都指推翻政權,及取而代之。雖然中國在20世紀起受西方對「革命」(revolution)如工業革命等影響,但認為結合近代歷史事件如辛亥革命、文化大革命,及辭典上意思,都以政治意思為先。他供稱,兩個詞意思在當代意思中並無太大改變。

「因此,革命呢個漢語,應該由古到今,都唔會聯想到政治以外嘅課題。」劉智鵬如是形容。

其中一名指定法官陳嘉信一度詢問,劉解讀「光復」香港政府被敵人控制,或香港政府不是國家政權一部分,是否指兩種途徑,還是同一個概念。劉智鵬說是同一個概念,並認為歷史語境上,光復某事是由有正統政權出發。「因此,講嘢嘅人(認為)香港嘅政權係一個敵人嘅政權,香港主權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據講嘢嘅人,佢就係非法地擁有呢個城市。因此講嘢嘅人認為香港呢個地方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2016年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作為參加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口號。劉智鵬稱,在考慮口號來源時,考慮過梁當時競選口號,及梁在造勢大會上的發言。劉引述梁當時提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認為不能接受香港政權,尤其是港府背後的中央政府,而單張提及不再寄望中國、立足香港本土,劉則解讀為「香港本來就係自己管理自己嘅實體」。

庭上播出梁在造勢大會片段。控方特別引述,梁當時發言提及「當我們掌握呢個天下,我們就係香港嘅主人,無人可以再打壓我哋」,及「認同香港民族論」說法。劉智鵬認為,梁認為香港不屬於他們,呼應當時佈景板上的「光復香港」;而認同民族論,即認為香港住民不屬於中華民族,並非中央政權下的地方政權。至於梁當時亦提及「選票就係子彈」,劉以此認為等同說選票作為武器,終極目標是掌握政權,「某程度上,佢係用選票達到推翻政權的目的」。

眾新聞製圖

控方庭上披露,劉智鵬共提交了四份報告,分別在2021年3月首先提交有關「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意思的報告,然後分別在4月1日及5月18日有關首份報告出處及梁天琦2016年新東補選小冊子的兩份補充報告,及6月15日回覆辯方的報告。劉又確認,撰寫報告時參考張姓高級警員研究2019年6月9日至2020年7月1日「光時」在社會事件使用次數,並參考了高達855段影片。

控方早前傳召拘捕唐英傑的時任署理警長朱冠強,他表示當時下午約3時40分以瘋狂駕駛拘捕唐英傑,因為對方衝向警方防線,至於分裂國家罪則因為背後插著「光時」旗。庭上雙方花了相當唇舌分析到底朱冠強在電單車駛過一刻手持圓盾舉起,他在辯方盤問時承認,在兩次口供中都無提及盾牌,原因是無法鉅細無遺地透露案發情況,但否認扔向唐英傑。朱冠強接受辯方盤問時說,不認為被告撞向警員純粹是意外,辯方資深大律師郭兆銘質疑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以企圖謀殺拘捕被告?既然唐被指可以衝向其他同袍,為什麼不是企圖謀殺?朱只是重申瘋狂駕駛比較適合,郭兆銘質疑其實他知道純粹是意外,朱否認。

劉智鵬周一繼續作供。

劉智鵬與控方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對答:

(Q:主控周天行;A:劉智鵬)

Q:光復在歷史角度,是什麼意思?
A:歷史角度看,光復基本上就是攞返、恢復返失去的,例如國土、政權,或者講得具體啲某些城市。

Q:「光復」結合香港的意思為何?
A:意思就係光復一個落入敵人,或者外族手上政權的國土。香港在這個情況下,狀況等同被敵人或外族佔據。因此,光復香港這口號,就係提出時候香港政府就是敵人控制的政府,或者唔係一個我哋國家政權底下的政府。

陳嘉信法官:(政府被敵人控制或並非國家政權)是表達兩個不同可能性,還是解釋同一個概念?
A:是兩個部分解釋同一個概念。從歷史語境上,光復某樣嘢,係表達從一個有正統政權政權出發。因此光復香港的提出,就係講講說話的人擺係一個正統的位置,然後去斷定面對的政府係不正統、唔合法,因此就必定係敵人嘅、外族控制嘅政府。

將香港放喺呢個詞組裏面,香港當時嘅狀況,就係被一個敵人控制嘅政府。因此,講嘢嘅人(而言),香港嘅政權係一個敵人嘅政權,香港主權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據講野嘅人,佢就係非法地擁有呢個城市。因此講嘢嘅人認為,香港呢個地方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Q:你在書面供詞說革命一次,普遍是指政變(political change),例如工業、文化革命,而此用法一直約定俗成指政治意思?
A:革命呢個詞,在中國很長歷史。由商周時期的革命,到後來晚清年代其實都無變過。基本上都係指推翻現政權,同埋取而代之。在20世紀的中國,革命呢個詞雖然收到西方revolution嘅影響,但在中國的應用方面,主要都係政治方面,包括辛亥革命,或者好接近我們的文化大革命,都係政治嘅意思。

另外,從辭典上的意思排列,政治嘅意思係排喺第一嘅。呢個係符合辭典慣常嘅做法,就係將主要意思擺第一位。因此,革命呢個漢語,應該由古到今,都唔會聯想到政治以外嘅課題。

Q:就你認為 結合「時代」及「革命」會出現什麼意思?
A:(讀稿)意思係口號提出當時或某個時期,採取手段去造成社會制度或政權的改變,從而造成時代的改變。

Q:當(光復香港及時代革命)整個口號結合起來,意思是什麼?
A:如果一併考慮,採取手段去改變當前嘅香港嘅政權,同埋在宜家當政者手上,奪回香港呢個政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