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黃口罩紅褲子


有人含糊其辭,受眾卻大有所得,例如魯迅先生的文章晦澀,人卻能抽絲剝繭讀出每字每句的意味,這是一門學問。有人振振有詞,受眾卻讀得一頭霧水,出神入化,似有還無,相比起來這又是一門更大的學問了。

石塘咀公共圖書館的「館長之選」架上的推薦。照片來源:張國鈞Facebook

康文署說有職員在館長之選上擺放一名涉嫌違反國安法, 正在候審的人的著作,已將職員停職。我讀得迷糊: 候審者是無罪之身,若因黎先生候審而差別對待,那無罪假定哪去了?康文署前涉嫌後候審,既知其無罪,又為何不准擺放他的著作?即使最後他被定罪,又豈可以今罪廢前言?黃毓民2013年非法集結罪成,至今還有十多本著作在圖書館架上呢。

我以為要讀懂康文署的文字也不難,只要認識政府的新法——直覺法。我觀察到,近日政府喜用直覺辦事,畢竟普通法過於普通,終難合新時代香港特色。轉以直覺為本,必將提高政府施政效能。且容我稍稍猜度康文署的直覺邏輯:

黎智英被控國安法。

直覺認為他必被定罪。

直覺認為勾結大罪必經多年籌劃,成書時極有可能將違反國安的思想滲入書中。

如此,把黎先生的著作放上館長之選便罪大惡極了。又,鄒小姐如何煽惑未經批准集結?正是因為警方直覺認為,遊行上訴必然失敗,早晚是一個未經批准的集結。有此直覺,理解政府行為便易如反掌。

政府始用直覺,早在去年。去年7月6日,警察拘捕舉白紙的人—— 直覺覺得白紙上表達了違法的口號。如此靈巧地運用直覺,實自古已有,乃是我中華民族之優良傳統。清初朱三太子案, 朝臣判罪:「朱某雖無謀反之事,未嘗無謀反之心!」語驚四座: 是啊,難道未造反便不能斬?造反二字,不是昭然寫在他臉上!白紙無字,難道我便不知你要寫什麼?

7月1日的銅鑼灣。多位戴黃色口罩的市民被截查。

今年7月1日,警察又施直覺:「為何戴黃色口罩?」容我再斗膽列出其直覺:

黃色是黃絲暴徒的象徵。

戴黃色口罩的人是黃絲暴徒。

黃絲暴徒破壞香港、勾結外國、危害國安。

於是一句為何戴黃色口罩便隱藏了幾條問題:為何破壞香港?為何勾結外國?為何危害國安?後勁凌厲、句句迫心,言有盡而意無窮,真叫人拍案。

人選擇衣著,總有其要表達的言語、心情,隨手抓一件衣服、口罩而不顧其顏色,曠古未聞。顏色代表人心,所以以衣著顏色判罪,又是一個優良傳統。隋文帝時,刑部侍郎辛亶穿了條紅褲子上朝。皇帝直覺敏銳,敏察其不尋常處, 謂其「厭蠱」,以巫術施禍於人也。遂命大理長官趙綽斬其首。 趙氏不從,文帝以死相脅,趙答曰:「執法一心,不敢惜死。」

隋帝國時,有一個執法者為以顏色獲罪的無辜者挺身抗命。而昨天我們聽到一個執法者說:「 為何戴黃色口罩?」

妙極妙極。

話說回來,我認為鄭小姐若在黃口罩下穿一條紅褲子,應該是允許的。上黃下紅,正襯了國旗黨旗。「戴黃色口罩有咩問題 ?」問題就在於你沒有穿紅褲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