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Agency不平等條約


【撰文:保險代理「保險刀」】

筆者動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是今年首個黑色暴雨的早上,好趁這個風雨飄搖的日子,淺談某些保險團隊的管理文化,以及當中的「不平等條約」。對於我這種仍未晉升到管理層的前線Agent,並非制度的既得利益者,看到的負面地方可能較多,是否公允,留待讀者判斷。 

保險代理團隊本質上就是銷售團隊,所以各種制度也會經過包裝,使其合理地存在,「推銷」給前線Agent遵從。就以遲到罰款為例,因為不能明言為「罰款」,所以會巧立名目來收費,但本質不變。有些團隊在招募時都會以此作比較。不採用罰款制度的,就會說別的團隊過時;採用罰款制度的,便會說別的團隊罰得更多! 

僭建勞工法例

歸根究底,某些保險團隊將自僱Agent當作員工來看待,兼且僭建勞工法例以外的規定來約束下屬。在這我先不談對錯,因為法律的界線確實模糊,這些制度才會一直在灰色地帶遊走。然而,制度的成效顯著與否,以及背後衍生的利益才是制度仍會存在的理由。 

在團隊發展而言,即使將團隊視作生意打理,以上層經理的管理佣金來支撐團隊開支,相信是沉重負擔,罰款便成為支持團隊活動、培訓開支的額外資金。不過偶爾也會聽聞有些帳目不清的情況,換言之罰款被高層挪用了。 

其次,某些團隊十分崇尚「返工」的概念,筆者在執筆時,看到同事在群組內訴說極端天氣下仍搭的士、call Uber 也要返到公司的責任感真是感到拜服。員工講得出「我好鍾意返工」,對團隊的歸屬感確實是正面的。可是,保險代理本質上就是沒有工時限制的自僱人士。入職時上線多以時間自主作招徠,但實情卻是進入了另一個體制,業績好的就可以豁免罰則,業績不好的便用更多罰則和限制來催谷業績。同樣地,業績與「返工」與否並不掛勾,始終公司看重的是業績而非出席率,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積欠罰款被扣佣金

筆者便曾經聽過有同事因為積欠罰款,而被上線扣起佣金支票,即使離職也要大費周章去討回。這些不合理的情況,在於代理人合約是與保險公司簽訂的,在公司層面上的借糧、津貼和相關的業績要求,沒錯是需要尊重合約精神。可是,團隊自行制定的,在我的印象中並沒有簽字作實。至少我特意查看幾年前的入職合約副本中,並沒有找到關於團隊制度條款。況且,團隊每次更改制度,身為前線Agent也只是被知會,當中並沒有太多話語權。 

聽過某經理維護團隊制度時會說:「你入職時,已經清楚明白團隊的制度,為何現在才不滿?」我認為這般的說詞並不合理。試問當初入職時,有幾多朋友真的做到貨比三家才決定加入?相信大多人都是因為友情、親情、信任,甚至上線經理的個人魅力,才會簽約入職。當時對制度的優劣未有深刻的體會,之後會有負面感受和不滿屬人之常情。身為管理層亦有責任檢討,而非將矛頭指向不滿的同事。 

筆者在過往的文章提到,保險代理屬自僱人士,不應過份強調從屬關係。我真心尊重的上層經理是有能力協助前線Agent爭取業績,而非居於上位看着業績報表發號施令的既得利益者。雖然我明白上級經理面對公司業績要求的壓力不比前線少,但被壓搾、被迫離職的首當其衝的都是前線同事。故此,職工會往後的工作重心之一,就是希望為同業排難解憂,改善行業生態。 

保險Agency的不平等條約又何止遲到罰款這些小事,職工會曾收到Agent反映被上線強迫拆佣、被上線惡意針對被迫離職等。不過因為資料不充分,未知實際內情所以留待日後再撰文探討。讀者如果有更多有關Agency的不平等條約,歡迎與職工會聯絡。 

作者簡介:保險刀,剛加入保險業即遇上反送中、武肺疫情的前議員助理,立場先行,以業界手足的角度評論保險生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