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這些古典 你會嘗試聽嗎?(上)


 

我聽古典音樂不是從門口進去的,而是打破窗戶,爬進不知是古典音樂這個大屋的後門呢?還是浴室?還是雜物房?印象最深的是在音響雜誌內,看到雷明先生談Bernard Haitink指揮的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 1824-1896)第8交響曲,把幾個不同的版本的演奏時間表列出來。怎麼原來這麼好玩?於是便跑去買了這張唱片。不錯,雖然有點悶,還可接受。後來聽過幾次,便喜歡上了。

Anton Bruckner 1824-1896。網路照片

我成長期聽的搖滾樂,剛好是所謂Progressive Rock流行的年代。那時社會開始繁華,這些當年的地下音樂,以今視古,實際上是中產階級漸漸形成的日子。冗長的音樂是對主流那些過份簡短的歌曲的反叛。我毫無疑問是反社會人格,一般人聽這些,我偏找少人聽的。其中當然還有很多理由,例如讀書不成,總覺得出頭無望,心中有點討厭那些成績好,將來會穿西裝,返office的高級人士。我硬是要聽你們覺得吵耳的音樂,以顯示與這些人不是同一夥的。Yes、King Crimson等樂隊的歌曲,有些是來自古典音樂的,最著名的是Emerson Lake & Palmer改篇莫索斯基(Modest Mussorgsky 1839-1881)的《圖畫展覽會》(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成搖滾樂。所以我第二張買的古典音樂唱片便是Carlo Maria Gilulini指揮的畫展版本。

此外,我還老是覺得音樂其實是有物理學成份的,某些音樂硬是跟神經細胞接上了,便會喜歡,根本不可解。作為一個音樂癡,當然希望把個人喜愛的東西推廣開去。但,事與願違,真正受我影響喜愛古典音樂的是我兒子,而我只是把數不清的唱片和錄音帶放在家中,並沒有什麼從入門開始介紹。我有個信念:每一個人的喜好都不相同,孩子的興趣不應該由成人去干預,讓他們自去尋找屬於他們的世界。

或許內心深處仍是希望介紹喜愛的東西與別人分享,明知作用不大,依然找來這12個曲目,你們聽了喜愛了,很好,如果最後是只是喜歡這12個曲目,並不像我任何種類的古典音樂都聽,也不壞。肯定的是,這些音樂不會讓人討厭。

1) 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給愛麗絲》(Fur Elise)

一首非常簡單的鋼琴音樂,連初學者都會彈。一開始便由一連串的音符展示樂曲的主題部分,然後以類似變奏曲的形式發展下去。據說這首音樂,是貝多芬打算拿來向暗戀的人告白的,結果是臨時沒膽量,放棄追求。原作是Fur Therese,因為後來字跡糢糊了,人們以為是給愛麗絲。

2) 馬思耐(Jules Massenet 1842-1912)
 《沉思》(Méditation)

取材自作曲家著名的歌劇〈Thaïs〉。年齡稍長,看過不少粵語長片的讀者,一定聽過這首音樂,只是通常是情節去到最淒慘處播放出來。聽多了,以為是賺人熱淚之作。實際看名字便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