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首案】劉智鵬稱字意千年無改 但指梁天琦2016賦予光時穩定意思同用法


國安法首案,控方專家證人、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今日繼續出庭作供。劉智鵬今午接受辯方盤問,被質疑既然說涉案字詞意涵千年不變,為何倚重於梁天琦2016年的用法。劉回應指,是因為梁天琦於2016年立法會補選當中「將呢八個字擺咗喺好重要嘅語境入面,因此佢呢個語境賦予咗呢八個字相當穩定嘅意思同用法。」被問到是否認為梁天琦就涉案字詞在歷史上的用法,與其理解一樣,劉智鵬斬釘截鐵說:「同我嘅理解一樣,同好多中國人對呢啲字詞嘅理解都一樣。」

在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郭兆銘盤問期間,曾問到涉案字眼在2021年傳達甚麼樣的訊息。控方一度提出反對,質疑提問範圍聚焦2021年與本案有何關係。郭兆銘隨即反駁指:字詞涵意2000年沒變啊,引來一陣笑聲。

案件進入第六日審訊,被告唐英傑在國安法生效首日的2020年7月1日涉嫌駕駛電單車衝向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恐怖活動罪,及一項危險駕駛交替控罪。

劉智鵬今午在周天行引導下反駁辯方的專家報告。辯方專家分別是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以及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二人今日亦在席旁聽。

劉智鵬認為,辯方企圖用2019年較後時間的例子,說明不同人士在接收涉案字眼時會有不同演繹,劉直指這是「有缺陷的論證」。他解釋:「好簡單啫,我哋唔可以用後來嘅解釋去斷定以前發生咗嘅歷史,即梁天琦創造呢八個字,有佢喺創造呢八個字時語境指涉嘅意思,我哋唔可以將後來嘅人、唔同嘅人,對呢八個字唔同理解,去斷定梁天琦對呢八個字嘅理解係後人理解咁樣。」

反之,劉智鵬有信心根據其從歷史角度的分析,梁天琦與他對光時的理解一樣。以下是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郭兆銘盤問期間的節錄:

問:既然你話字眼在現代同過去的用法一樣,點解倚重梁天琦對字眼嘅用法?

答:因為梁天琦喺 2016年立法會補選,將呢八個字擺咗喺好重要嘅語境入面,因此佢呢個語境賦予咗呢八個字相當穩定嘅意思同用法

問:你係話梁天琦所講嘅嘢係確認你歷史角度嘅睇法?

答:我係話梁天琦用嘅呢八個字,係遵從咗約定俗成嘅用法,並且通過佢創作呢八個字嘅語境,進一步確定口號其實同歷史上面相關字詞嘅用法一致

問:你係咪即係話,梁天琦就住呢啲字眼喺歷史上嘅用法,同你嘅理解一樣?

答:同我嘅理解一樣,同好多中國人對呢啲字詞嘅理解都一樣

2016年2月,時任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資料圖片

劉智鵬:必需理解字詞過去用法 同意辯方也可能正確

劉智鵬供稱,辯方專家用當代語境理解「光時」在社會上被認受的情況,認為是沒有回應到自己提出的歷史角度的考慮。他續形容,「光復」與「革命」兩詞在中國歷史上有源遠流長的使用,必需要知道兩詞幾時開始用、過去在用法的變化,才能較準確知道現在的用法。劉智鵬花了頗長的篇幅(約450字)解釋,主審法官杜麗冰、陳嘉信先後用左手托頭一段時間,亦即托著頂上假髮。

不過,劉智鵬其後在控方盤問下承認,自己用歷史角度出發可能是對的,而辯方專家證人用社會科學及文化研究的角度分析,也有可能是對的。劉智鵬說:「我哋唔可以將今日發生嘅事情,同過去有關嘅事情切斷。」

劉智鵬斥辯方解釋「光復」用glory一詞 含糊、無內容

劉智鵬又反駁辯方對「光復」、「革命」字詞的理解,形容「辯方報告對《說文解字》嘅理解其實係唔正確」。劉稱,辯方引用的《元史:陳祖仁傳》正好說明與其報告所提出的「光復」正常用法一致,「即係話呢,自古嘅仁君,即係皇帝,佢哋光復嘅所謂祖宗之業,其實就係指江山、政權、國土,就唔係好似辯方報告用一個字『glory』咁含糊,並且係無內容嘅。」

至於「革命」,劉智鵬重申最早可以追溯去湯武革命(即商周朝代),直到晚清遇上「revolution」這個概念,劉說:「(晚清)中國係好受法國大革命嘅影響,因此係用咗一個古老嘅詞語『革命』去作為revolution嘅翻譯。……有突破性嘅發展,都有人用『革命』來形容,但喺中國近現代嘅使用入面,主要都係政治嘅,譬如辛亥革命、階級革命,甚至乎辯方專家報告都講到文化大革命,都係一個高度政治嘅用法,因此我總結就係話,辯方報告喺呢幾個段落對我報告嘅批評,係唔成立嘅。」

控方周天行引導劉反駁辯方引用的汽水廣告「靜靜地起革命」、美容產品「美肌革命」。劉智鵬說:「革命呢個詞,政治用法排喺第一位,就係推翻政府,然後先有第二個意思,指一個事物好明顯或者好大、程度大規模嘅轉變,當然最重要都係個語境。」他認為不能相信政治的革命與商業的革命有同一意思。

周天行又播放了約10分鐘的片段,顯示不同光復行動的過程,其中一條是由香港自治運動拍攝的影片,兩位主持人在節目中談到「光復旺角,還我奶粉,反走私賊」。劉智鵬看過影片後回應周天行說:「肯定唔係還我奶粉咁簡單。」他續指,光復行動的一個重要訊息,就是香港這個族群與內地的族群不一樣,因此要有一連串的光復行動,香港族群自己保護自己。

眾新聞製圖

今天早上的主問環節,劉智鵬供稱,梁天琦在2016年立法會補選所講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以及2019年7月21日出現在中聯辦外的「光時」口號,在語境上是一致的,並與古時的無明顯分別。

劉上周五作供解釋歷史角度怎樣理解「光時」的語境,他由三國時期講起「光復」意指在敵人或異族手上奪回佔領的政權或國土,「革命」甚至可追溯至商周,指推翻或改變政權及社會制度。

在周天行的引導下,透露劉智鵬在專家報告引述梁天琦稱2016年的年初一事件是「起義」,周天行問劉是否知道年初一發生甚麼事,劉形容:「佢指嘅係一般稱為旺角暴亂嘅事。」

控方又播放多段呈堂影片,見到2019年7月21日有示威者在中聯辦外牆噴漆,包括「支聯辦」 和光時,周天行於引導提問將兩者放在一起:「見到有啲人喺中聯辦外牆噴咗啲油,話支聯辦或者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你嘅意見來講,呢啲嘢係代表咗咩?」劉智鵬回應指,寫支聯辦的人,以外國人的立場看待中國及中國政府,因為「支那」一詞過去一段長時間裡被外國人用以形容中國,「結合佢哋塗喺牆上嘅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即係呢,示威人士要挑戰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管治嘅權威,甚至係唔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嘅管治。」

控方又播放多段有群眾叫喊光時口號的影片,劉智鵬認為口號多次在活動出現,訊息清晰:「首先佢係一個政治口號,伴隨呢個口號一齊叫喊嘅包括:驅逐中共、香港獨立、天滅中共(繙譯員譯作:heaven destory the communist party),仲有一系列毀壞公物嘅活動,最嚴重嘅係焚燒同踐踏國旗,總結而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喺多次活動經常被叫喊,係同呢個驅逐中共、香港獨立有直接關係。」

不過,影片亦都顯示同場群眾有叫喊「香港人加油」、「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好仔唔當差 當差正仆街」等口號,這些內容卻未有在周天行提問或劉智鵬回應時被提到。

周天行今午經已完成主問,辯方開始盤問,劉智鵬明天將繼續出庭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